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7章 齐龙(74)
    听着杨言的话,我算是松了一口气,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,倘若温雪再出点什么问题,我怀疑自己真心扛不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杨言开口了,他对我说,“九哥,结巴的情况有点急,我恐怕不能久待,必须第一时间将他送回长沙,我怕时间久了,会影响到最佳治疗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立马应承下来,下意识摸了摸口袋,就想着掏点钱给他,毕竟,治病是要给钱的嘛!

    可,就在我掏腰包的一瞬间,我尴尬的笑了笑,玛德,我目前哪有什么钱啊,全身加起来也就一点钱,重要的是,钱还在身上。

    那杨言应该是看出我的窘境,笑了笑,说:“九哥,钱的事不急,我那边还有点,先替你垫着,但,我只能支持一周左右,后续的开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说:“我懂,这样吧,我尽量三天内给你凑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言说了这么一句话,或许是怕担心结巴,也没久留,背着结巴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送他下山,但杨言却说:“九哥,看你目前的情况,应该是在处理事情吧,我一个人背结巴下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多说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杨言背着结巴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杨言离开后,我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的温雪,掏出手机,翻了一圈手机上的通讯录,令我郁闷的是,想在通讯录上面借到一千万的人,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年曲阳老英雄的陆家第九子,陆秋生。

    看着陆秋生的电话号码,我纠结了好长一会儿,压根不敢拨通,主要是觉得开口借一千万太多了,多到我还不起。

    不对,严格来说,就连利息,我特么都还不起。

    权衡一番,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一咬牙,拨通了陆秋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仅仅响了三声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令我疑惑的是,说话的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那女人说:“您是陈九吗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陆老板在吗?”

    那声音说:“抱歉,我们老板在开会,请半小时后再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便挂断电话,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又翻了翻通讯录,这上面没任何人能一口气拿出一千万的,不过,话又说回来,通讯录上边有不少老板,其中也有几个大老板。

    但,都不太熟,仅仅是帮他们弄过一场丧事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看来想借钱,还是只能指望陆秋生,一来我们俩比较熟,二来陆秋生也比较有钱。

    可,一想到是借一千万,我心里又没底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担忧中过了约摸十分钟的样子,我手机响了起来,低头一看,是陆秋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没半点犹豫,我立马摁了一下通话键,陆秋生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笑着说:“小九,抱歉啊,先前在开会,手机放在秘书那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我笑了笑,说:“陆老板最近生意

    好么?”

    他一怔,也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笑道:“小九,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吖,什么时候也开始生意场面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好直接开口找他借钱,便跟他扯了七八句家常话。

    要说那陆秋生不愧是在生意场上打拼的,听着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扯,就笑着说:“小九,是不是缺钱了,要是缺钱,你直接跟我说就行,别的东西我或许没有,但这钱么,我还是有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他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客气,就说:“陆老板,我遇到一点麻烦,想找你借点钱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爽朗道:“小九啊,我刚才还纳闷了,你怎么会关心生意场面的事了,捣鼓老半天是在探我口风啊,而听你语气,这次借钱的数量应该不少,怎么?是不是遇到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支吾了几句,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,主要是感觉,借钱有点低志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陆秋生何等聪明,就说:“小九啊,咱们俩是自己人,你给个具体数字就行了,需要一百万还是?”

    我没好意思意思,说白了,还是觉得这次借钱的数目太大了,即便他自己开口一百万了,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就支吾了几句,说:“我…我…我想要很多钱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还不够?”陆秋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低声道:“可能需要一千…万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陆秋生惊呼一声,说:“一千万?你需要这么多钱干吗啊?”

    我吱吱唔唔地把结巴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声道:“你意思是你要拿一千万去救结巴?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嗯了一声,说:“陆老板,你放心,这笔钱我就算卖血,卖肾也会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小九啊,还钱的事不急,只是一千万的话,我恐怕得到其它地方调一些资金过来才行,暂时的话,恐怕没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久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稍微想了想,说:“明天你看行么?”

    这下,轮到我吃惊了,就说:“陆老板,你答应借钱了?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啊,小九都开口了,别说有,就算没有也得给你凑齐啊!”那陆秋生打趣了一句,又问我要了卡号,说是明天资金到位后,立马给我转过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他这番话,我只觉得心里暖暖的,又跟他扯了几句,都是一些家常琐事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陆秋生那边好像有事,说是先挂电话,等有空再联系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深呼一口气,结巴的事算是彻底解决一半了,至于杨言所说的八仙花,我却是没半点把握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这次欠陆秋生的人情有点大,甚至可以说,以后的我跟陆秋生算是绑在一起了,至于怎样还他的一千万,我心里也是没半点底子。

    就如某个名人所说的那般,一千万对一个富贵人家来说,仅仅是一个电话的事,借一千万也仅仅是动动手指即可。

    但,对于普通人来说,却是倾其一辈子未必能赚到一千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