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5章 齐龙(72)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也没跟高佬客气,就对他说:“高佬,你看着行不,老秀才的事,你就别掺合了?”
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高佬神色微微一怔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这才开口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怕伤及他的自尊心,连忙补充了一句,“高佬,你看这样行不,要不,你以后转到前台,做个白事知客?”

    说到白事知客,这职业太有来头,据《姻缘传》中第十八回所言,“合家挂孝,受吊念经,请知宾管事,请秀才襄礼。”京剧《将相和》中的第四场也有所言:“明日我府宴请廉老将军,敢烦作一知宾,替我分神周旋,俾使满筵增辉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古时候对知客的解释,而在现在,知客这一身份,更是显得重要了,例如丧事怎么办,遵循什么样的礼节,灵堂扎在什么地方,朝向如何,再有就是什么上香,哪个宾客来多少钱,等等。

    说白了,白事上的知客,需要懂得忠孝礼仪,还需要懂点玄学。

    对于玄学这一块,高佬肯定不懂,但,好在高佬跟着抬了不少棺材,再加上我从旁协助他,他应该能胜任知客这一身份。

    凭心而言,原本我一直想把知客这一身份留给郎高,而在以前的一些丧事中,我也曾让郎高试了一下,不得不说,郎高天生适合干这个。

    但,自从大连一别,郎高音信全无,这让我不得不另择人选了。

    而高佬,就是我眼中继郎高之后,最合适当知客的人。

    一来,他干过八仙,懂一些基本的东西,二来他年龄摆在那,再加上他这些年在八仙们眼中的地位颇高,应该算是德高望重之人。

    综合这几点,高佬绝对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就在我考虑这会功夫,高佬朝我看了过来,一脸担忧地说:“九伢子,我…恐怕当不好知客吧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笑道:“没事,我会帮你,对了,你应该识字吧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就上了一年的学堂,那个时候连肚子都填不饱,哪里还有更多的钱财念书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这样吧,我这些年在外面涨了不少见识,也收集了不少书,其中有一本名为《知客录》的书,我将他送给你,你回去好生看看,遇到不认识的字,让你子女帮忙认一下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高佬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颤音道:“九伢子,这样不好吧,我…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笑道:“高佬,从年龄上来说,我得叫你叔了,但咱俩的关系你也懂得,不似兄弟,胜似兄弟,所以啊,高佬啊,这本《知客录》你就别客气了,拿回去好好研究。”

    高佬一怔,盯着我看了看,支吾道:“九伢子,就算我学会了《知客录》上面的东西。可,你想过一个问题没,过了天命之年的八仙不止我一个人,其他的那些八仙,你打算怎么安排,总不能让他们就地遣散吧!”

    说着,

    高佬顿了顿,继续道:“九伢子,你可能不知道,当初你拿钱出来建八仙宫时,动工那天,整个东兴镇的八仙们全来了,就连附近几个镇子的八仙们也来了近九成,每个八仙过来,都会拿上一封鞭炮,放在八仙宫边上,用他们的话来说,当了这么多年八仙,如今总算有了娘家,而你在他们心中的身份更是水涨船高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深呼一口气,抬手拍了拍我肩膀,又说:“九伢子啊,现在的你不比以前了,以前的你,年轻,刚入行,一众八仙们把你当成了自家晚辈,对你呵护有加,而现在你作为八仙宫宫主,你的一言一行,那些叔伯们都盯着的,一旦说了伤他们的话,你可曾想过他们的反应?换而言之,那些叔伯们不干八仙了,也就没了额外的收入,你让他们的家庭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的高,我没再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他,或许就如高佬所说,一旦我把这话说出来,那些过了天命之年的八仙们怎么办?

    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你看这样行不,先把这事拖一拖,我慢慢给他们做思想工作?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我特想立马把这一限定说出来,但,高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让我陷入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高佬应该是看出我面色不喜,深呼一口气,又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让告诉我,说是我不同往日,每说一句话,都得考虑周全再说。

    “高佬!”我喊了他一声,说:“你看这样行不,过了天命之年的八仙们,可以安排到后勤,例如组建个承包白喜事酒席的队伍,可以让那些过了天命之年的人,去弄这个。”

    高佬稍微想了想,就说:“行倒是行,只是,不知道那些八仙怎样想了,这样吧,等这事过后,我再跟他们去协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连忙说:“高佬啊,你还不明白吗?我之所以选择现在说出来,就是打算利用老秀才迁坟的事,把我们东兴镇八仙们的规矩定一定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九伢子,你跟我说句心里话,你这样做的初衷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连忙说:“当然是为了我们八仙们能走的更远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好,如果真是为了让我们八仙们走的更远,我支持你,我相信瘦猴他们也绝对会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了!”我连忙道了一声谢。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行了,就我们俩的关系,还说啥谢谢,这样吧,你现在这边捣鼓着,我趁现在去把八仙们聚集到一起说说你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了一句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高佬也没再说话,径直朝山下走了过去,而我则守着结巴跟温雪,打算等杨言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曾想过扛着他们去老秀才坟头前边,但考虑到他们俩陷入深度昏迷,而老秀才的棺材又是刚挖出来没多久,或多或少有些煞气,万一老秀才的煞气伤着结巴跟温雪,我当真是无颜面对他们俩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