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2章 齐龙(69)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跟朱三天以及刘寡妇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抬眼望了望他们三人,就问他们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最先开口的是朱三天,他对我说:“九伢子,不好意思了,接下来的事,我们可能帮不到你,恐怕得让你自己想办法了,再有就是,请你放心,小黄的事,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我,他们不会把小黄的身份泄密出去。毕竟,以小黄的体积,一旦泄密出去了,恐怕会引起恐慌。

    说白了,以小黄的体积,一旦被更多人知道,很有可能会惹来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朱三天的话,我是绝对相信的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老先生一直住在我们村子,却从未听人提过,足见他们的保密本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稍微放心了一些,就说:“麻烦叔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话,边上的刘寡妇开口了,她说:“九伢子,婶就不说话了,只要你记住一句话,你是我们坳子村的人,不管遇到啥事,回村跟我们说一声,别的本事没有,但我们人多,能给你壮势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刘婶,等捣鼓好这事,我请你吃酒。”我连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嘿嘿一笑,说:“吃酒就没必要了,要是看到合适你婶的男人,你给婶留意一下,顺便替婶要个联系方式,成事后,婶给你包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当真是哭笑不得,只好含糊地说了一句,“好,要是遇到合适刘婶的男人,我一定厚着脸皮替刘婶要个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她没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,又跟我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,令我疑惑的是,刘寡妇跟朱三天一直站在原地,没半点走的意思,而他们身后的那些村民则陆续地离开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他们这是还有事找我。

    待那些村民全部离开后,果不其然,朱三天跟刘寡妇拉了我一下,朱三天轻声道:“九伢子,到边上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多想,就让高佬在这等等,我则跟着他们俩走到后山脚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朱三天先是朝高佬那边望了望,后是压低声音问我:“有个问题,叔想问你,你得跟叔说句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连忙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说:“是这样的,我总感觉后山有点不对劲,是不是老秀才的坟头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诧异地盯着朱三天,他不知道老秀才的坟头被挖了?

    不对啊,挖坟这等大事,就发生在后山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,看他表情,明显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又瞥了瞥边上的刘寡妇,轻声道:“老秀才的坟被挖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朱三天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而刘寡妇则惊呼一声,颤音道:“老秀才的坟被挖了?”

    刚说完,朱三天一把捂住她嘴巴,责备道:“刘寡妇,你知不知道这事意味着什么,说话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刘寡妇好似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连忙说了一句抱歉,压低声音说:“朱大

    哥,九伢子的伢老子不是说,老秀才的坟头动不得吗?”

    朱三天深呼一口气,沉声道:“是啊,的确动不得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俩的话,我愈发疑惑了,这什么情况,我父亲也说过这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他们原因。

    朱三天告诉我,说是,我父亲曾把他、村长、刘寡妇以及我们村子有威望的老人叫到一起,特意说了老秀才坟头的事,让他们务必要守好老秀才的坟头千万别让人给挖了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觉得挖坟这是极缺德的事,应该没人会干,也没怎么当回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近些年,老秀才的坟头一直没出啥,所以,他们的警惕性渐渐放低了。

    可,就在几天前,朱三天跟刘寡妇做了一个梦,梦到老秀才来找他们,让他们给自己烧点纸。

    朱三天跟刘寡妇一合计,老秀才无儿无女的,肯定是在下面缺钱花了,俩人便在自家烧了一点黄纸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就在今天夜里,他们俩又做了一个梦,梦见老秀才衣衫褴褛地找他们给自己找个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俩就想着天亮以后,去老秀才的坟头看看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俩发现我家房子被大火给烧坍塌了。

    听完他们俩的话,我神色一凝,本以为老秀才的坟头被挖,仅仅是郭胖子想要老秀才龙柩内的玄空盘,谁曾想到,这里面居然会牵扯出来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先是莫梁的坟头出问题,后是周遭几个村子的坟头出问题了,单纯这样的话,我已经觉得头痛了,哪里晓得,郭胖子又告诉我,他是迫不得已才挖了老秀才的坟头,再后来,因为救结巴、温雪以及小黄,烧了我自家的房子。

    最为郁闷的是,现在朱三天跟刘寡妇又跑过来告诉我,说是老秀才的坟头动不得,更是把我父亲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只觉得整件事扑朔迷离,有种越理越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朱三天拉了我一下,问我:“九伢子,你现在打算怎么捣鼓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就说:“打算先把老秀才的坟头移到另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朱三天脸色一变,颤音道:“移不得,移不得,必须把老秀才安葬在原来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满眼不可思议,这怎么行啊,一般坟头挖动了,肯定得另外挖个墓穴才行,哪有葬在原地的道理,这不是侮辱老秀才么?

    我把这一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朱三天给我的解释是,我父亲是这样交待的,一旦把老秀才的坟头挪开,会出大事。

    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,对于父亲的话,我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那朱三天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你跟我交个底,假如不能移开老秀才的坟头,你打算怎么捣鼓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倘若这事我能说了算,我或许会考虑,但,现在这事是青玄子道长说了算,就说:“叔,我父亲还跟你说啥没?”

    他稍微想了想,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性咋那么差,他伢老子还说了一句话。”刘寡妇瞪了朱三天一眼,朝我看了过来,沉声道:“你伢老子说,三人行,死其一,活其一,葬其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