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1章 齐龙(68)
    一见青玄子道长的动作,我心中疑惑的很,这什么情况,莫不成青玄子道长认识老先生?

    可不对啊,先前老先生还喊青玄子道长,喊朋友来着。

    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正准备问青玄子道长,就发现青玄子道长双手伏地,朝老先生那个方向磕了三记响亮的头。

    真正令我诧异的是,他嘴里居然喊了一声,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师…傅?”我懵了。

    死劲擦了擦眼睛,定晴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,颤音道:“老先生是你师傅?”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好似没听到我的声音,整个身体朝地面爬了下去,嘴里又喊了一声,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而那老先生听着这话,缓缓扭过身体,淡淡地瞥了青玄子道长一眼,微微一笑,“青玄子是你。”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连忙起身,朝那老先生走了过去,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,“师傅!”

    见此,我算是彻底明白了,这老先生是青玄子道长的师傅无疑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青玄子道长的师傅,我一直想见上一面,谁曾想到,我居然在数年前就见过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连忙走了过去,先是拉了一下青玄子道长,后是冲老先生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老先生见我过来,淡声一笑,也没说话,倒是青玄子道长在边上说了一句,“小九,这是小道的恩师,也是结巴的恩师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嗯了一声,连忙朝老先生道了一声谢,说:“老先生,多谢你对结巴的教导之恩。”

    老先生一笑,罢手道:“无妨,老朽只收有天赋之人,何来谢谢一词,倒是这饷木,恐怕有些棘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连忙问:“老先生,依你之见,可有办法?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办法倒是有,奈何这村子俗人太多,恐怕不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捋了捋下颚的胡须,又瞥了那些村民们一眼,继续道:“这样吧,这饷木交给老朽了,剩下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青玄子,剩下的事交给你和九伢子,老朽需要一心钻研这饷木,恐怕无法顾及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师命!”青玄子道长连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老先生也没再说话,一双深邃的眼神扫视了我们所有人一眼,最后,他微微一抬手,右臂猛地一挥手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就在挥手的一瞬间,整个空间的气温陡然下降了许多,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迫感从那老先生身上陡然爆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老先生左臂朝房梁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微微一用力,整根房梁竖了起来,旋即,他左臂微微一抖,将整根房梁朝空中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房梁快落地时,他左手结成道指,以中指的指头顶住房梁,脚下缓缓朝村口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我已经不知道怎样形容内心的震撼了,就觉得这老先生已经完全不能用人字去形容他,或许真如我们村子的村民所说,他老人家是活神仙。

    渐渐地老先生的身影愈来愈远。

    待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我们眼帘后,我回过神来,朝青玄子道长问了一句,“道长,你师傅…。”

    &nb

    sp; 不待我说完,就发现青玄子道长,双眼死死地盯着地面,顺着他眼神往下一瞧。

    但见,这地面留着一行小字,写的是:有危险,万分小心。

    我有点懵了,这是咋回事,我刚才一直跟老先生待在一起,从未见过他老人家弯腰或者啥的,他是什么时候留下这行字的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他老人家倘若有话说出来,完全没必要在地面留字啊!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的很,连忙拉了一下青玄子道长,就问他:“道长,你师傅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盯着地面那字足足看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方才徐徐开口道:“应该是在暗示小道。”

    “暗示你?”我疑惑了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点头道:“师傅他老人家行事向来随性而为,小道很难琢磨他的意思,不过,从这字面的意思来看,可能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抬眼盯着我瞥了几眼,我问他怎么了,他轻声道:“他老人家希望小道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保护我?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难道老先生在关心我?

    不对啊,倘若从字面来看,他老人家应该是告诉我们,我们现在所干的事可能有危险。

    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听青玄子道长的语气,那老先生是让青玄子道长保护我。

    这太不对劲了,一般来说,师傅应该最先关心自己徒弟才对啊!

    等等,还有就是不少人对我说过,这次我跟青玄子道长会遇到危险,我们俩人中,可能有一个人会死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老先生的话,他老人家这是让青玄子道长牺牲自己来保护我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愈发疑惑了,那老先生到底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死死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沉声道:“道长,老先生这话是不是暗示我们现在所办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淡声道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抬手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拍,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:“小九,你还年轻!”

    言毕,他抬步朝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连忙叫住他,“道长,请留步!”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朝我看了过来,疑惑道:“小九,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告诉他,“道长,是这样的,结巴跟温雪还在昏迷当中,不知道你可有办法让他们醒过来,还有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小黄看了过去,继续道:“有没有办法帮它一把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朝小黄指了指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小九,你应该知道小道在替老秀才守棺,不能乱使用道术,还望你见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扭过身,朝后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颇为复杂,就觉得青玄子道长在看到那行字迹后,好似对我的态度冷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死劲搓了搓脸,苦笑道:“可能是我想多了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