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80章 齐龙(67)
    高佬一听我的话,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九伢子,能被你称为活神仙的,那老先生本事应该很高吧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他,“那老先生有什么本事我不知道,就听我们村子的人说,这老先生在民国时期,是个教书先生,再详细一点的消息,我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朱三天凑了过来,轻声咳嗽了一声,说:“九伢子,你们这一辈人肯定不知道老先生的事,不过,我这一辈的人则不同,当时老先生在我们村子出现过几次,好像跟你父亲关系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忙问:“那老先生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他一怔,摇头道:“这个…我也不知道,就知道你爷爷好像对他也挺尊重的,有一次我好像听你父亲喊他…喊他…。”

    “喊他什么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朱三天挠了挠后脑勺,傻笑一声,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也是无语了,本以为能打听到什么消息,谁曾想到朱三天会来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不到三分钟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“老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整个场面瞬间变得落针可闻,没有任何人说话,我下意识抬头朝四周看了看,由于夜色的缘故,我仅仅是看到村口有个白影在闪动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那白影应该就是老先生。

    犹记得十三年那年,我看到老先生时,他老人家一袭白衣长袍,脚下是白色的八卦鞋,满头银发,其相貌有点像是笑傲江湖里面的风清扬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的样子,那老先生的身影逐渐出现在我眼帘。

    抬眼一看,他老人家的装扮跟我十三岁那年没什么差别,令我疑惑的是,他的相貌好似比早些年还要年轻了一点,脸色隐约有些红润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我边上那些村民立马跪了下去,无论老少,无一例外,都跪在里面,就连以骂人出名的刘寡妇也是如此,跪在地面,双手伏地,格外虔诚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犹豫,立马跪了下去,学着刘寡妇的样子,双手伏地。

    高佬见我跪了下去,也学着我的样子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这是干吗,都起来吧,老朽可受不起你们这一跪!”老先生徐徐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格外空洞,令人听不出来声音是从嘴里发出来的,就好似从四面八方各个方位传入耳内一般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先生缓缓抬步朝前边走了几步,见大家没起身,老先生又开口了,淡声道:“怎么?诸位是想让老朽早点入土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朱三天率先站起身,紧接着,一些村民也跟着起身,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些村民愣是不敢直视老先生。

    倒是我,没那么多讲究,站起身后,朝那老先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仅仅是看了他一眼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只觉得浑身一颤,就好似被什么东西在我胸口捶了一下,令我剧烈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那老先生好似发现我的情况,朝我这边慢慢踱步过来。

    他走路时,其具高人风范,双手负于背后,脚下的步伐不快不慢,速度正好适中。

    待他走到我边上时,他微微一笑,淡声道:“九伢子,数年不见,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啊!”

    我不敢乱说话,深呼一口气,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,颤音道:“老先生…身体还健朗吧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抬手拍了拍我肩膀,淡声道:“后生仔身体就是硬朗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径直绕过我,朝那浑身通黑的房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老先生好似想起什么,陡然停了下来,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我身上扫视了一眼,然后微微抬头朝后山那边望了过去,淡声道:“山上的朋友可以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看似格外淡,好似声音传播的距离不会超过五十米,可,就在他声音落地的一瞬间,后山传来青玄子道长的声音,“原来有高人在此,小道立马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下意识看了看那先生,心里则疑惑的很,这老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,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,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说,我认识的这么多人当中,老先生的能力指数绝对排第一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拉了我一下,压低声音问我:“这老先生到底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正准备解释,那先生瞥了高佬一眼,笑道:“你就是高佬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是。”高佬说话有些打结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也算是大器晚成。”老先生说了这么一句话,又扫视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想多了,还是咋回事,我总觉得他刚才看我的眼神,有点奇怪,具体是哪里奇怪,却说不出来,就觉得他的眼神宛如皓月当空,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那老先生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连忙嗯了一声,就问他:“老先生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他捋了捋下颚的胡须,淡笑一声,“你…”

    仅仅是说了一个字,老先生也没再说话,这把我给郁闷的,本想着问他想说什么,但,那老先生压根没给我机会,便抬步朝浑身通黑的房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房梁边上,我想跟上去,那朱三天一把拉住我,冲我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九伢子,不可造次,老先生办事,不喜有人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也没再说话,静静地站在原地,双眼死死地盯着老先生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老先生走到房梁边上,没任何表情变化,嘴里轻轻地念了一个字,伸出手一把抓住房梁,微微用力,整根房梁竟然被他举起了。

    见鬼了,那房梁的重量,我再清楚不过,没想到,这老先生仅仅是一只手,便举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,“小九,你们村子是不是有高人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青玄子道长,他一脸急色朝我这边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抬手朝老先生指了指,说:“喏,就是他,我们村子的活神仙。”

    那青玄子道长一听我的话,顺着我手指的地方一看,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,连忙跪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