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9章 齐龙(66)
    但见,那房梁原本被三条绳子绑的格外牢固,也不知道咋回事,只听到砰的一声,砸在地面。

    当然,单纯的砸在地面,肯定不值得说道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那房梁落地后,竟然莫名其妙的裂开一条细微的缝隙。

    起先,那缝隙只有针孔大小。

    仅仅是片刻时间,那针孔细的缝隙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裂开。

    不到十几秒钟时间,表层的木料,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,入眼是一根浑身通黑的树木,隐约伴随着一股极强的臭味。

    这种臭味像极了那种陈年老沟里面淤泥的气味。

    见鬼了,这什么材质,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气味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先是安慰了小黄几句,后是径直朝那房梁走了过去,抬手摸了摸,入手的第一感觉寒意彻骨,令我手掌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颤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喊了我一声,连忙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一见那房梁,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,问我:“九伢子,这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我哪里晓得这是什么东西,不过,想到我父亲将这东西藏在房梁之中,应该有他的道理在里面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就想着找个地方,将这东西埋入地下,毕竟,这玩意太臭了,倘若一直放在露天的地方,这坳子村的村民肯定没法生活。

    就在我打定这主意的一瞬间,那朱三天走了过来,他一双眼睛死死地那东西。

    我一怔,莫不成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我连忙问了一句,“叔,你认识这东西?”

    他没理我,径直朝那东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那东西边上时,他立马蹲了下去,伸手摸了摸那东西,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,颤音道:“它…它…它真的在我们村子。”

    我更疑惑了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说话,缓缓起身,朝他媳妇喊了一声,大致意思是把我们村子最老的那先生叫过来。

    说到那老先生,在我们村子是神一般的存在,现年至少一百二十岁以上,即便是我父母,看着那老先生,都是必敬必恭,只是,那老先生一直在家鲜少出门。

    饶是我在这村子长大,仅仅是见过他三次罢了,听我父亲说,我这名字就是他老人家取的,第二次见他是我六岁的时候,那时候的记忆很淡,到现在也想不起当时是什么情景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我十三岁那年,那老先生特意找到我,对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,他当时语重深长地对我说:“九伢子,你觉得活人跟死人有差别吗?”

    我那时候年少不懂,就告诉他,“活人能动,死人不能动!”

    他老人家一笑,当时拽着我去了后山,也不晓得他老人家使了什么法门,仅仅是对着新堆出来的坟头,说了三四句话,那坟头陡然炸开了,埋在下边的棺材缓缓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更为邪门的事还在后边,那棺材冒出来后,原本铆好的寿钉,莫名其妙的出来,整口棺材盖刷的一下就被掀开了,而躺在里面的死者,陡然睁开眼,刷的一下佐立起来,冲我邪邪一笑,喊了一声,“九伢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死者笔直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时的我年少,被那一幕给吓得三魂没了七魄,不停地尖叫。

    那老先生仅仅是对我说了一句话,我整个人立马安静下来了。至于他说了啥,我有些记不清楚了,不过,我却能清晰的记得,他当时说那话的时候,语气其怪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把这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,是因为那老先生曾对我说,“九伢子,这事你知,我知即可,若让第三个人知道,你会有大祸。”

    我那时候不懂事,听着他的话,被他吓得一愣一愣的,哪里敢乱说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年以来,我一直把这事藏在心里,即便是我父母,我也曾未对他们说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,乍一听朱三天要请那老先生出来,我有心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凭心而言,我有些害怕那先生,一是因为他的本事已经超脱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围,饶是我干了这么多年的八仙,身体异于常人,也学会了《纯阳剑法》,但想要做到当初老先生那样,扪心自问,我连他万分之一的本事都没。

    二是因为这老先生每次看我的眼神格外怪异,特别是十三岁那年,我一看他的眼神,发自内心的胆寒心颤。

    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些年,也遇到过不少大能之士,但却从未遇到眼神有那老先生眼神那般犀利的。

    若要我让我形容那老先生的眼神,我只能用深邃如浩瀚星际一般,令人看不到终点。

    “叔!”我连忙喊住朱三天,颤音道:“别喊老先生行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语气有些哀求,说白了,我并不太想见到那老先生。

    那朱三天在我身上盯了盯,摇头道:“九伢子,我也不想啊,但老先生曾说过,一旦我们村子出现这种东西,便是大火的起端,一个不小心,我们整个坳子村的额村民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那浑身通黑的房梁望了望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面色一沉,还有这说法,也不好再说什么,毕竟,这事关于到整个坳子村的存亡。

    只是,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东西为什么会在我房梁上?

    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哦了一声,也没再劝住。

    很快,那朱三天的媳妇摸黑朝村子另一头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我满眼全是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走了过来,拉了我一下,疑惑道:“九伢子,看你表情好像听害怕那老先生的,只是,我对你们村子也算熟悉,为什么从未听说你们村子还有什么老先生啊,你们村子最老的不是老秀才么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这事真不好跟他解释,试问一句,饶是我在这村子长大,仅仅是见了老先生三次,更何况高佬是外村人。

    但,高佬既然问出来了,我自然得说道两句,就说:“那老先生是我们村子的活神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