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7章 齐龙(64)
    我将他们的眼神收入眼帘,深呼一口气,一个跃身朝地面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我站稳身形后,朝其中一名村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村民我挺熟的,叫朱三天,刚入行那会,这人经常在我面前炫耀,说是他儿子在广东东莞混的特别好,没少叫我去跟他儿子混,而我们村子不少人现在都跟他儿子去东莞混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朱三天在我们村子威望颇高,甚至比我们村长的威望还高,或许这就是父凭子贵吧!

    走到他边上,我朝他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,“叔!”

    朱三天先是一怔,后是满意的看了看,再是朝边上的村民瞥了一眼,其炫耀之意彰显无余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在我们村子还算有点名声,再加上我前段时间拿了不少钱出来建八仙宫,所以,我们村子的村民对我也还算恭敬。

    而现在我对这朱三天如此恭敬,他自然会借机炫耀一番,就听到他说:“九伢子,不是我说你,你得学学我儿子,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,别没事总在农村瞎捣鼓。”

    “叔教训的是。”我连忙回了一句,又说:“叔,能帮忙让大家把我家的废墟清理一番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?”他嘀咕一句,抬眼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边上的村民,笑道:“行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清了清嗓门,喊了一句,“大家伙别看了,赶紧去家里拿工具,把这些废墟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朱老大,可…可…可那里有蛇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一听,忙说:“大家放心,小黄绝对不会伤害你们,我以性命作担保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村民们面面相觑,但愣是没人敢动,我也不怪他们,毕竟,任谁忽然看到这么大的巨蛇,都会这个反应,更何况还要在巨蛇身边清理废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朱三天开口了,他说:“大家伙听我说两句,九伢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这孩子善良,忠厚,他说那巨蛇不会伤害我们,就绝对不会伤害我们,这样吧,我给大家做个表,你们再跟上怎样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径直朝家里走了过去,不到一分钟时间,他回来了,手里多了一把锄头。

    他对我说:“九伢子,你确定那巨蛇不会伤害我们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声音都是开始打颤了。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叔,小黄真不会伤害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叔信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罢,朱三天紧了紧手头上的锄头,朝小黄那边走了过去,待走到小黄边上时,我清晰地看到他双腿都开始打颤了,足足过了七八秒的样子,他朝双掌吐了一口唾沫,死劲搓了搓,举起锄头朝小黄边上的废物挖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挥锄的一瞬间,边上所有村民都紧紧地盯着他,我则朝小黄喊了一声,“小黄,不可伤人,他们是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锄头下去,小黄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那朱三天面色一喜,连忙将锄头放在边上,冲那些村民喊了一声,“大家看,这巨蛇真没伤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村民们面面相觑,还是没人敢动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救人如救火,哪里耗得起啊!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朱三天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朱三天除了爱炫耀这一点不太好,其心性还是真好,在我们村子也是出了名的热心肠,这不,他一见我眼神,便朝他媳妇喊了一声,“桂花儿,把咱孙子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打算让他孙子站在他边上,以此证明这巨蛇不会伤人。

    但,他媳妇好像不太愿意,支吾了几句,愣是没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刘寡妇冒了出来,她先是瞥了我一眼,后是在我胸口狠狠地摸了一把,扭头朝那些村民看了过去,讥笑道:“瞧瞧你们一大群爷们,还不如我个娘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立马朝朱三天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朱三天边上时,她接过锄头,猛地挖了下去。

    跟先前一样,小黄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这让刘寡妇面色一喜,将锄头用双腿夹住,冲那些村民又吼了一声,“看看你们那怂样,愣着干吗啊,快来帮忙,把你们在媳妇儿身上使的力气,使到正地才对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一出,不少村民开始蠢蠢欲动,但并没有大面积涌动,那朱三天又开口了,他说:“怎么,你们一群大老爷们真不如刘寡妇这个女流之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朝他媳妇喊了一声,“桂花儿,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他媳妇不太想上去,在看到我眼神后,估摸着是不好意思,颤着腿儿朝上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媳妇走动的一瞬间,那些村民好似想通了什么,一个个连忙朝家中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些村民拿着锄头、铁楸来了,开始清理废墟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情况,我面色稍微松了一些,这么多人一起清理废墟应该能在一小时内清理干净,而高佬也没闲着,找了一把锄头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忙碌时,我一直待在小黄边上,这倒不是我偷懒,而是担心小黄忽然抖动,要知道现在他身上可是整个坳子村的劳动力,无论谁受点伤,我都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在清理废墟过程中,难免会出现磕磕碰碰的情况,万一小黄受不了,误伤到谁,我当真是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所以,我一直待在小黄边上,不停地说着好话,大致上是告诉它,无论怎样,切莫乱动,又告诉忍忍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一边安慰着小黄,高佬领着那一票村民则清理废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人多就是力量大,仅仅是花了不到一小时的样子,整个房子的废墟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,唯有一块三个拳头粗的房梁横在小黄身上。

    要说是普通的木质房梁肯定是早就弄开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我父亲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,愣是将这根房梁弄成了不知名的材质,其重量更是重的很,我试探性地掰了掰,纹丝不动,其重量至少在一千斤以上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很难想象父亲会弄这么一根房梁,不过,眼下的情况,压根没时间多考虑,必须得早点把那不知名的房梁弄开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小黄才算彻底脱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