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5章 齐龙(62)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家这窗户当真是牢固,足足砸了十七八下,愣是没能将窗户砸烂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满头大汗,就听到高佬说:“九伢子,快出来啊!照着速度下去,这房子快坍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身后的小黄,也没说话,再次举起手中的石块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就在我砸下的一瞬间,也不知道小黄到底咋了,猛地朝我窜了过来,巨大的蛇头撞击在我身上,我脚下一失,整个人朝窗户那边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尖叫一声,一把拉住我,用力一拽,我整个人被高佬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黄!”我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感,猛地扭过头朝房内看了过去,就看到小黄朝我摇了摇头,意思是让我别管他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的急了,小黄本身就是带伤的,万一这房屋真的坍塌了,小黄势必会命丧如此。

    咋办,咋办。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但那窗户宛如一道枷锁般,伫立在那边。

    “小黄!”我歇斯底喊了一声,正准备窜进去。

    高佬一把拉住我,“九伢子,你疯了啊!我们人类的力气,哪有巨蛇那般,它要是想出来,哪需要我们砸窗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怔,高佬说的有道理,倘若小黄真的想出来,只需要用蛇头撞窗户就行了,再说,即便不撞窗户,以它的力气,即便是墙壁,未必不能撞倒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面色一沉,而现在小黄并没有撞击窗户,也就是说,它不想出去。

    不对,它不会不想出去,很有可能是它的行动被限制,换而言之,应该是有什么东西缚住它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哪里敢耽搁,一把打开高佬拽住我的手臂,猛地朝房内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扭过头说了一句,“高佬,相信我,先带结巴跟温雪离开。”

    高佬盯着我看了看,沉声道:“九伢子,答应我,一定要活着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放心,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办好,绝对不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也没再说,猛地朝小黄身上爬了过去,顺着它身体往下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原本小黄有些不同意,死劲地晃了晃身体,我轻轻地拍了拍它身体后,它才停止晃动。

    见此,我顺着它身体继续往下滑。

    不到几秒钟时间,我再次出现客厅,整个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,不到片刻时间,入眼除了黑色还是黑色,压根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按照先前的情况,只要进到这个位置,无论摸到的,看到的,都会出现差错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但实在没办法,我想过用纯阳剑法来试试,但,眼前这种情况,别说找到一根木棒子了,恐怕从小黄身上滑下去,都会找不着小黄。

    待在小黄身上,我束手无策,甚至生出一股绝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屁股下面传来一阵异样感,仔细一感受,就发现我好似没有坐在小黄身上,而是坐在一块海绵上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这房间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倘若不是先前经历过这一幕,我绝对会第一时间站起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么,我压根不敢起身,生怕一旦起身了,就会找不到小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绪中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许是一瞬间,又或许是两三个小时,我只觉得身体周边的热量愈来愈高,不到片刻时间,我已经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这房间已经彻底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难道只有等死?

    我心沉如铁,但压根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脸上传来一股冰凉感,应该是小黄的舌头。

    “小黄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我嘀咕一句,就想着从它身上跳下去,也算是最后一搏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生出这想法的一瞬间,一道微光从左边满满溢开。

    见此,我面色一沉,若是先前看到这光芒,我或许会高兴。毕竟,重要有光,就能看到到底是什么东西敷住小黄。

    但,现在忘却高兴不起来,原因在于,有光意味着,这房子快要坍塌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要死在这里吗?”我心如死灰,压根不敢往后想。

    忽然之际,我感觉身体一重,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在身上,紧接着,那股压迫感愈来愈重,愈来愈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光点也愈来愈大,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借着这丝光线,我赫然发现小黄的半个身体将我紧紧地包裹,仅仅是把我脑子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它这是打算以自身给我垒起一堵墙,以免我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黄!”我歇斯底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它抬眼看了看我,伸出舌头在我脸上舔了舔,一对蛇眼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小…黄!”我颤着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次,它没理我,抬眼看了看周边,最后猛地将巨大的蛇头朝我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发现上边一块约摸四个平方大的天花朝这边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的急了,歇斯底地喊了一声,“小黄!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音落地,那天花朝这边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那天花并没有砸到我身上,应该在是砸在小黄身上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一阵轰隆隆声不绝于耳,小黄用巨大的蛇身死死地包裹住我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一刻,我整个人都麻的,不是因为房屋倒塌,而是因为小黄作为一条蛇,居然懂得用生命去守护,反观有些人,却活的不如一条蛇,在那些人眼里,有的只是金钱、权利、美女以及对生命的漠视。

    有人说,人生在频临死亡时,其内心的想法会无限放大,不得不说,这话挺有道理的,在这一刻,以前放不下的,紧拽着的,如我来说宛如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我才发现,这次经历给我最大的成长是懂得放下,心态也变得与世无争。或许,只有守护值得自己守护的人,即便是搭上性命。

    或许,只有这样,人生才会变得格外有意外,不枉在人世间走上一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