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4章 齐龙(61)
    说到这办法,倒也简单,那便是在小黄身上打主意。

    我当时打的主意是,利用莫梁临死前给我的那根笛子。

    犹记得当初在地下世界时,也是乌漆嘛黑的,什么都看不到,莫梁仅仅是吹了几声笛子,便能叫来小黄。

    而他在临终前,曾告诉我,怎样吹奏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对音乐这东西,天生没啥天赋。

    不过,事已至此,我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从身上摸出笛子,试探性地吹奏了几下。

    令我崩溃的是,虽说莫梁曾教过我怎么去吹这笛子,但,我捣鼓了几下,愣是没吹奏声音出来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当真是不知道怎样形容内心的想法,只好闷着头又捣鼓了几下。

    约摸捣鼓了七八下,总算吹出来几道声音。

    虽说出声了,但那声音却是难听的很,这不,那高佬拉了我一下,笑道:“九伢子,你在捣鼓什么勒,噪耳朵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好说什么,便闷着头,又吹了几下。

    大概捣鼓了七八下的样子,吹奏出来的声音,总算有点接近莫梁所说的那声调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郁闷无比的是,吹奏了好几下的样子,愣是没感觉到小黄的存在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小黄在这房间,感觉不到笛声?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当初在地下世界,跟这情况有点类似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只觉得脑袋一痛,紧接着,好似有什么东西咬住我脑袋,我甚至能清晰感觉到牙齿印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小黄咬住我了。

    邪门的是,我居然没感觉到小黄的任何气息,唯有脑门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“小黄,是不是你!”我扯开嗓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股疼痛感立马消失了,紧接着,我眼睛所看到的景物,不再是黑色,而是由黑色渐渐转入淡绿色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颜色仅仅是在我身边一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这情况下,我正好看到小黄一张巨大的头颅出现在我边上,也不晓得咋回事,它头顶位置的鳞片,有不少伤口,隐约能看到一些鲜血溢了出来,它的精神好似也萎缩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小黄!”我颤着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它好似听懂我声音了,一张巨大的蛇头朝我靠了过来,伸出舌头在我额头舔了舔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,就在这时,高佬的尖叫声传了过来,“啊啊啊,九伢子,蛇,蛇,蛇!”

    我一怔,连忙回过神来,高佬好似没见过小黄,也难怪他会如此尖叫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拉了他一下,笑着说:“高佬,别怕,这是朋友!”

    “朋…友?”高佬颤音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是朋友!”

    说罢,我立马朝小黄说了一句,“小黄,点点头!”

    小黄一听,巨大的蛇头立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幕一出,高佬紧绷的脸色松弛了不少,但,对于小黄,还是充满了警惕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,高佬是第一次见小黄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当前的任务是第一时间找到温雪跟结巴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立马朝小黄问了一句,就问它,结巴跟温雪在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小黄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了,它这是不知道呢?还是说结巴跟温雪在左右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再次问了一句,“小黄,结巴跟温雪在哪?”

    这次,它摇头的速度颇慢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它意思,它这是告诉我,结巴跟温雪在左右两边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立马对它说:“能帮我把他们俩弄过来么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立马后悔了,要是小黄知道他们俩的具体位置,肯定早就把他们俩弄到一起了,绝对不会让他们俩分开待着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我刚说完这话,小黄刷的一下朝左边移了过去,不到片刻时间,它回来了,嘴里还含着一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结巴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面色一喜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小黄刷的一下朝右边移了过去,不到片刻时间,它再次回来了,这次,它嘴里含的是温雪。

    待它将温雪放在我边上时,我盯着他们俩看了看,就发现他们俩好似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,特别是结巴,脸色一片苍白,好似几天没吃饭一般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掐了掐结巴的人中,也不晓得咋回事,他愣是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我又用这方法,掐了一下温雪,跟结巴一样,温雪也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按说人陷入深度昏迷后,一掐人中肯定没问题,但,他们俩愣是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意思是弄醒他们俩才离开,可,就在这时,身后那房间的火势愈来愈少了。

    我也是急了,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,先是让高佬替我扛着结巴,我则一把背起温雪,又朝小黄说了一句,“小黄跟紧我,别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猛地朝我房内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人来到窗户边上,小黄则紧跟着我们。

    由于我先前放了火,但,也不晓得是什么情况,这窗户居然没人没被大火给烧了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看了看那小洞,又看了看小黄的体积,我跟高佬肯定能出去,问题在于小黄的体积实在过大,想要窜过去,估摸着很难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客气,先是让高佬扛着结巴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高佬扛着结巴从那小洞钻了出去,我又将温雪从那小洞内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三人都出去后,我朝房内瞄了几眼,就想着找个东西,把这窗户完全砸开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这房间内的东西已经烧的七七八八了,压根没什么坚硬的东西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立马朝高佬喊了一声,“高佬,找几块石头丢进来。”

    高佬立马明白我意思,不到片刻时间,他找了几块石头扔了进来,说:“九伢子,要不,你出来砸窗?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怕我在房内出现意外,但,小黄没出去,我绝对不会出去。因为,我曾答应过莫梁一定要替他好好照顾小黄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我才会选择继续待在房内。

    当下,我捡起石头,奋力朝窗户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砸窗户的一瞬间,小黄的巨大蛇头伸了过来,它亲睐地推了推我身体,意思是让我先出去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它的蛇头,也没说话,再次举起手中的石头朝窗户上砸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