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0章 齐龙(57)
    一闻到那股腐臭味,我的第一反应是探头朝里面瞄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高佬好似也闻到那股腐臭味,凑了过来,问我:“九伢子,是不是这里面有尸体?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若说这房间里面有尸体,十之**是结巴跟温雪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呼吸一紧,哪里敢犹豫,连忙顺着那个小洞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高佬见我钻了进去,立马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钻进房间。

    刚进房间,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阴暗,紧接着是一种彻骨的寒冷,这种冷像是冰窟那种冷,令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家怎么这么冷啊!”高佬嘀咕了一句,下意识紧了紧衣服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主要是我家的气温怎么可能这么低,再有就是那股腐臭味愈来愈重,到最后,那股腐臭味更是呛的我直接捏了捏鼻子。

    由于我急着找结巴跟温雪,也没在原地久留,试探性地朝房间外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“结巴,温雪。”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这房间格外空洞,压根没什么回音。

    更为奇怪的是,我进来的是自己的房间,对于这房间我再熟悉不过,即便是这里面黑漆漆的,但还是能轻易找到房门。

    可,我摸索了半天,先不说没找到房门,就连开灯的位置也没找着。

    见鬼了。

    这不对啊!按说,在自己家,想要找到灯泡开关跟大门,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,事实却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开始分析眼前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若说是幻境,我不太信服,原因在于,一般幻境都要借助人体的眼睛,再通过人体眼睛令人的视觉以及感触产生幻境。

    可,在这房间内,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种情况,不可能会产生什么幻境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不是幻境,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在自家会找不到自家的开关以及大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拉了我一下,问我:“九伢子,怎么回这样啊!”

    我回了一句不知道,也没再说话,心里则开始思索这房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根据我所知道的来说,一般房间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个可能,一是这房间的腐臭味过重,令人体的五感失常,从而出现类似幻境的假象。

    二是这房间被人布了什么阵法。

    但,布阵法的话,有一个前提,那便是人的五感要受到影响,可,这房间黑漆漆的,不可能出现阵法才对。

    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就觉得这房间处处充满了诡异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,脚下朝后边退了几步,正好退到窗户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高佬,跟紧我,别乱走!”我朝高佬招呼一句。

    高佬自然明白我担心的事,就说:“九伢子,你放心,我绝对不乱走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告诉他,让他在原地站着,别乱动,我则试探性地挨着墙壁的位置,朝左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是没记错,我这房间窗户边上放置了一个老式的衣柜,衣柜中间的位置则是一面圆形的镜子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的样子,我试探性地朝墙面敲了几下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敲下去,感觉软绵绵的,不像是敲在衣柜上面,而像是敲在海绵上,用力一敲,整面墙壁居然凹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鬼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也不敢犹豫,连忙从兜里掏出打火机,死劲滑了几下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愣是没滑燃打火机,可,我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打火机的位置,传来一阵阵炙热感。

    凭感觉而言,打火机肯定是滑燃了,可,我就是看不到打火机散发出来的光芒。

    难道是眼睛出现问题了?

    为了验证这一情况,我再次滑燃打火机,又从兜里掏出香烟,立马朝打火机那边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立马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,深吸一口香烟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香烟是点燃了,可,我就是看不到烟头散出的火点。。

    “高佬!”我喊了他一声,问:“有没有看到光!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啊!这房间乌漆嘛黑的,哪里看得到光啊!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这是咋回事,为什么打火机明显滑燃了,偏偏看不到光,为什么香烟点燃了,却看不到火点。

    这让我陷入沉思当中,也没说话,又顺着墙壁,继续朝左边走了过去,每走上几步,我都会抬手敲敲墙壁,跟先前的感觉一模一样,就好似敲的不是墙壁,而是海绵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顺着墙壁走回到原地。

    这让我产生一种错误,就好似整个房间被一层海绵给包起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我心沉如铁,也不敢再耽搁,连忙对高佬说:“高佬,能背得起我么?”

    他一怔,好似不懂我意思,就问我:“背的起啊,只是,你要干吗啊!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他,就告诉他,我想站在他肩膀上敲一敲天花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然,我这样做也不是没有目的,就是想证明一下,整个房间是不是真被海绵给包起来。

    那高佬一听,二话没说,立马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高佬蹲了下来,对我说:“上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回了一句,摸到高佬,爬在他后背,然后朝他肩膀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坐下去,高佬问了我一句,问我:“准备好没?我要起身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回了一句,“好了!”

    缓缓地,高佬起身,也不晓得是高佬真的上年纪了,还是咋回事,他起身时,好似挺吃力的,足足花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样子,他才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待他站起身子时,我伸手朝天花摸了过去,令我疑惑的是,这天花冰冷冷的,我试探性地敲了敲天花,不像是先前那种软绵绵的感觉,而是异常坚硬。

    我面色狂喜,就觉得这天花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,下一秒,我笑容停住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