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9章 齐龙(56)
    那高佬在社会上摸爬打滚多年了,自然知道我意思,先是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后是徐徐开口道:“九伢子,你今年快23了,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入行的新人,有些事情,我也不再需要我招呼了,我相信你有自己的想法,只是,作为过来人,有一句话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高佬很少这样对我说话,下意识说了一句,“高佬,论年龄,我得叫你叔,论资历,你是我长辈,有什么话尽管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望着我,沉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跟郭胖子到底是什么关系,也不知道你在外面有多少朋友,但,我知道,人生能称为,朋友,兄弟,只有那么几个,而郭胖子绝对不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深叹一口气,抬步缓缓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颇为复杂,说实话,我不知道高佬为什么会对郭胖子这么大意见,或许是因为挖坟的事,又或许是为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人生就这样,你认可的朋友,并不见得你朋友会认可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喊了一声高佬,立马跟了上去,然后朝坳子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们出现在坳子村村口时,整个村子显得格外寂静祥和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我跟高佬并立而站,高佬也不晓得是触景生情,还是咋回事,他望着坳子村,轻声道:“人生要是没有竞争该多好,每个人日升而出,日落而归,享受这漫长又短暂的人生,那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紧紧盯着坳子村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,高佬深呼一口气,死劲搓了搓脸,说:“呼,进去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率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坳子村我熟悉的很,毕竟在这生活了十几年,对于我家更是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俩进村后,直奔我家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到家门时,一道令我想不到的身影拦在我身前,定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我们村子的刘寡妇。

    一见他,我眉头一皱,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四点的样子,这刘寡妇不睡觉,在这干吗呢?

    “刘婶!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刘寡妇一听这话,惊呼一声,“九伢子,你咋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就说,“回家来看看,对了,刘婶,都这个点了,你咋还不睡觉?”

    她一怔,笑着说:“还能干吗,上厕所呗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看了看我边上的高佬,又盯着高佬看了看,喜道:“哟,这不是高佬么,怎么滴?大半夜来这找我?”

    高佬老脸一红,忙说:“刘寡妇,该干嘛干嘛去,我可不是老王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要是老王就好了。”刘寡妇嘀咕一句,又盯着我们俩打量了几眼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我肯定会问她是不是遇事了,但,现在我实在是没空搭理她了,就说:“刘婶,我还有事,得回家一趟,先不聊了哈!”

    说罢,我拉了高佬一下,连忙朝自家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松口气的是,刘寡妇也没追上来,不过,直觉告诉我,刘寡妇应该是有事,否则,以她的性子,不可能大半夜在外边溜达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来我家门口,借着月光,我发现这大门上边贴了一张封条以及一张字迹,上边写的是,入此门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看着这纸条,我压根没多想,伸出手,正欲撕开纸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格外邪乎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宛如数万只蜜蜂在耳边嗡嗡作响一般,令人耳根子极度不舒服,而高佬好似也听到这声音了,皱了皱眉头,问我:“九伢子,这房子是不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将耳朵缓缓朝门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耳朵接触的大门的一瞬间,那股声音变得愈来愈尖锐,令我下意识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是不是有东西?”高佬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大门,按照以前的性格,肯定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才开门。

    但,现在,我压根没那么多时间去浪费,也没犹豫,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大门上,令我疑惑的是,一脚下去,那大门居然毫无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不对,不对!

    我家的大门,我再熟悉不过,仅仅是两块门板加个门框罢了,再加上我刚才所使的力度颇多,按照正常来说,这一脚下去,绝对能将大门踹开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紧皱起来,也没客气,抬腿又朝大门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连踹了七八脚,这大门跟石板似得,愣是没半点反应,这把我给郁闷的,连连称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走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我感觉这大门应该被人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我朝高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想啊,当初我跟瘦猴一起守着老秀才的坟头,结果还是被郭胖子给挖了,所以,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猛地想起一个事,那便是郭胖子挖坟的事。

    按照我当初的猜测,之所以会出现那种情况,很有可能是牵扯到某个幻阵,换而言之,我现在所遇到的情况,也有可能会牵扯到阵法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盯着大门看了一会儿,一把拉住高佬,说:“走,咱们去后门。”

    “后门?”高佬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以前被我爸锁在房间时,我曾把我们家窗户撬了一大块下来,上次回家,我曾看过,我爸并没有把那个洞补起来,仅仅是在那个位置挂了一块窗帘布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抬步朝后边跑了过去,高佬立马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我们俩来到窗户边上。

    刚到边上,也不晓得是我五感出错了,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一股凉气迎面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伸手朝窗户摸了过去,就在我手掌碰到窗户的一瞬间,那股凉气愈来愈重,到最后我更是感觉手掌上边起了一层冰渣子。

    “擦!”我低声骂了一句,借着月光找到我以前撬开的位置,用力一推,一股极强的腐臭味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