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8章 齐龙(55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内心一喜,要是没猜错,他说的那个事,很有可能是指绑架温雪、结巴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声音故作阴森,淡声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怔,忙说:“挖死人坟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朝那中年男子瞥了一眼,由于他跪着的,也没看到我转头,而高佬估摸着也是因为听到挖坟的事,跟我一样,朝那中年男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客气,立马问:“为什么要挖坟?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估计是害怕极了,浑身瑟瑟发抖,说话都开始打结了,他说:“我…我…我只是负责望风,真正挖坟的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挖坟。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好像是要…齐…龙。”

    齐龙?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了,这齐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齐龙山的缘故?

    不对,肯定不对。

    只是,我当了这么些年的八仙,愣是没听过什么叫齐龙,也难怪老祖宗会说,活到老学到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话真特么太对了。

    而高佬听着这话,好似跟我一样,也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便朝我看了过来,意思是问我知道么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顾不上什么吓那中年男子,立马蹲了下去,沉声道:“什么叫齐龙?”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那中年男子好似被吓得不轻,死活不敢抬头,嘴里却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…我…我上边的人说,好像是…是…一种习俗。”

    习俗?

    这下,我更疑惑了,倘若仅仅是一种习俗,完全没必要挖老秀才的坟,正欲开口询问,高佬一把拉住我,冲我摇了摇头,意思是让我别问了。

    他则蹲了下来,朝那中年男子看了过去,徐徐开口道:“你的罪责应该不止如此吧,倘若有所隐瞒,我跟老白可得带你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听这话,忙说:“前几天还绑了几个人,可,我们并没有伤他性命,应该不算恶事啊!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在哪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坳子村。”他忙说。

    坳子村?

    我有点懵,结巴跟温雪等人在坳子村?

    不对啊!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坳子村,压根没发现坳子村有什么异样啊!

    再者,郭胖子也曾说过,他说,他带着结巴去了一些大医院替结巴检查眼睛,换而言之,郭胖子曾带着结巴从坳子村出去过。

    按说,我们坳子村就这么点大,他带结巴出村,不可能没人看到。

    瞬间,我立马判定这中年男子在说话,正欲开口,就听到高佬开口了,他说:“荒谬,我俩天天在坳子村,压根没见过人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估摸着高佬太急了,用的是平常的声音。

    令我松口气的是,那中年男子显然没听出异样,连忙说:“听我们郭队长说,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,将那些放在坳子村陈九家,绝对安全,又说只需在门口贴上一张封条,再写上几行字,以陈九的性格,绝对不会胡乱开门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当真是哭笑不得,不过,郭胖子说的对,只要在门口贴上封条,再写上几个字,类似别开门之类的话,我会误以为这些字是我父母留下来的,绝对不会胡乱开门。

    只是,令我想不明白的是,郭胖子这样做,是在帮我呢!还是摸准了我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见我没说话,还以为我不信他,缓缓抬起头,一见是我,那家伙脸色变得,当真是变化莫测,先是一红,后是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死死地盯着我,“陈九!”

    我一笑,也不太想说话了,毕竟,该知道的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按照我意思是想询问一下他关于那组织的事,不过,看他身份,估摸着极低,也问不出来什么事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缓缓起身,一把拉住高佬,就准备回坳子村,高佬好似有些担心,压低声音问我:“九伢子,这人咋办?就这样放在这?”

    我回头瞥了那中年男子一眼,淡声道:“没事,让他走吧!”

    说罢,我又朝那中年男子问了一句,“对了,方便告诉名字么?”

    要说人啊,哪有不怕死的,这不,那中年男子一听这话,忙说:“谢安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微微颔首,也没再说话,便拉着高佬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离开,我还是有些不放心那中年男子,便用眼角的余光朝那中年男子看了过去,就发现那中年男子爬起身,抖了抖身上的灰尘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盯着我们俩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刷的一声,朝另一边的山脚下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谢安离开后,我深呼一口气,收回余光,淡声道:“希望他能活到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高佬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我之所以让他离开,是想保全郭胖子,而那人离开后,应该会考虑那组织不会放过他,所以,他很有可能会带着媳妇这边天。”

    “保全郭胖子?”高佬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一边朝坳子村走了过去,一边把我跟郭胖子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待我说完郭胖子的事后,高佬停下脚步,我问他怎么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你不担心郭胖子再次骗你?要知道有些人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我信他,倘若他这次真的骗了我,只能说我这双眼睛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高佬好似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说:“高佬,你觉得一个人没了牵挂之后,他最想干的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高佬微作沉思后,支吾道:“应该会根据自己的本性而行,你意思是郭胖子现在无牵无挂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在郭胖子的事情上,我不太想让高佬知道太多,毕竟,对于郭胖子所属的组织,我没丝毫了解,万一,郭胖子东窗事发后,势必会牵扯到很多事。

    一旦被那组织盯上高佬了,很有可能会把高佬拉下水。

    所以,在说完郭胖子的事后,我再三招呼高佬,让其切莫把郭胖子的事说出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