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7章 齐龙(54)
    先不说在马路上能审问什么出来,单凭警察那一关就不好过。

    这让陷入沉思当中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有些着急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若是在乡村,随便找个山头就行了,但这是在县城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要不…租车回乡下?”高佬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立马拒绝了,就说:“万一让其它司机看到,你觉得我们能到乡下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脑子生出一个想法,那便是买个车。

    当然,这想法仅仅是在脑子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高佬合计了一下,我们俩想了一个办法,那便是买瓶白酒从中年男子头顶往下浇,然后假装他醉酒了,最后找个车子将这中年男子拉回坳子村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高佬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店子,买了一瓶二锅头,我也没客气,拿起二锅头照着那中年男子头顶往下倒。

    一瓶白酒下去,还真别说,这中年男子一身酒气,乍一看,挺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,由于是大半夜,压根不好搭车,足足找了半小时,才找到一辆的士,好说歹说,才以三百块钱的价钱,让那的士司机送我们回坳子村。

    或许是淋了白酒的原因,那的士司机也没怀疑我们,拉着我们一行三人朝坳子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车上,我跟高佬将那中年男子夹在后排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路极速行驶,待我们快到坳子村的时候,我赫然发现那中年男子居然有些醒过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吓得,差点没跳起来,好在高佬足够冷静,拉了我一下,又朝司机那边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想下车。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窗外的环境,离坳子村只有不到500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那司机喊了一声,“师傅,到了,就在这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嗯?在这下车?”那司机一怔,扭过头看了我们三人一眼,又抬眼看了看两边的环境,也不晓得他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颤音道:“哥,亲哥,我…我回去以后,一定给你们多烧点纸钱。”

    起先,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直至我看到车窗外边全是坟头后,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这司机大哥是拿我们三当鬼神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当真是哭笑不得,也没多说什么,掏了三百块钱,丢在座位上,然后跟高佬抬着那中年男子朝山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走了不到七八步的样子,那司机大哥才回过神来,尖叫一声,一脚油门,整辆车子,刷的一下,朝前边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当真不知道说啥,不过,想想也就释然了,大半夜的,在坟头边上停车,是个人都会感觉到害怕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挥掉脑子那些负面情绪,抬着那中年男子朝坟头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佬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就问我:“九伢子,不是回坳子村么?来这坟头干吗啊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这男人连自杀都不怕,你觉得我们能从他嘴里撬出什么吗?”

    他疑惑地盯着我,轻声道:“你意思是利用…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,想要从这样的人嘴里知道一些消息,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鬼神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先前是打算将这中年男子拉回坳子村,但看到路边的坟头时,我临时改变了主意,就想着借用鬼神的名头吓吓他。

    据某个名人说,人在精神极度崩溃的情况下,往往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换而言之,只要这个时候,外界有任何带提示性的声音,当事人都会一五一十说出来。

    我正是打定这个主意,才将这中年男子抬到坟头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高佬将那中年男子抬到坟头,也不晓得是来到坟头的缘故,还是咋回事,那中年男子居然再次昏迷过去了,这让我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不过,我也没多想,连忙将那中年男子放在坟头,又在边上找了一些石头,将中年男子围了起来,乍一看,就好似那中年男子睡在棺材内一般。

    捣鼓好这一切,我跟高佬对视一眼,高佬问我,“九伢子,接下来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想要吓到他,普通鬼神肯定不行,得找黑白无常来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一方面是黑白无常在人的内心深处,极其惊秫,另一方面是由于我们没啥准备,不好扮其它鬼神,但黑白无常不同,只需要弄两顶高帽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不,我们俩仅仅是花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,便将自身打扮成黑白无常了。

    当然,说是装成黑白无常了,实际上,我们俩仅仅是将自身的衣服用两根棍子撑的高高的,恰好高佬穿的一件黑色的短袖,撑起来一看,在这茫茫夜色,真有黑无常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我当时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衣,撑起来,自然是白无常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我们俩这身装扮,绝对吓不倒人。

    可,有些事情说起来就是那么邪乎,我们俩刚弄好衣服,高佬朝我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咱们这样会不会吓死他啊!这大半夜的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正欲开口,就听到后边传来一阵响动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那中年男子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也没扭头,仅仅是用背对着那中年男子,然后缓缓开口道:“老黑,咱们要不要把这人带走?”

    那高佬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我意思,就说:“老白啊,我看这人阳寿未尽,但干了不少善尽天良的事,倒也可以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桀桀一笑,继续道:“照他这情况,带走的话,咱们把他安排在哪?”

    “十三层地狱吧!”高佬阴恻恻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真的,高佬在演戏这一块特别有天赋,特别他那句话,十三层地狱吧!乍一听,有种阴森森且空洞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本来还想再嘀咕几句,哪里晓得,偏偏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背后被人拉了一下,紧接着,就听到那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颤着音说:“大哥,大哥,我没作恶,真的,我没作恶,那些恶事都是…都是别人做的,就如前几天的那个事来说,我…我是无辜的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