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6章 齐龙(53)
    当下,我盯着那男人冷笑一声,正欲去抓他,陡然,我想起一个事,那便是以什么理由去找他。

    否则,单凭目前跟那妇人的冲突,肯定不好下手,会让他生疑。

    等等,还有办法,我在郭胖子边上见过他,完全可以借这个理由抓他,而那中年男子见到我想跑,估摸着也是因为我见过他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盯着那中年男子看了一会儿,正欲开口,就听到那妇人开口了,她说:“老公,上,把他们俩打残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连连,也没说话,便朝高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高佬去堵住那中年男子的退路。

    虽说高佬暂时不知道我跟郭胖子的关系已经和解,但高佬知道这中年男子曾跟在郭胖子身边,而我们这次出来的任务就是抓郭胖子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,高佬很自然知道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使完眼色,高佬立马朝中年男子后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将那中年男子围了起来,而那妇人好似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事,一个劲地劝那中年男子来打残我们俩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倒是上啊!”那妇人又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而那中年男子面沉入水,死死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七八秒的样子,那中年男子开口了,他说:“陈九,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我一笑,淡声道:“没想怎样,就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在我身上瞄了瞄,又瞄了瞄高佬,阴恻恻地说:“就凭你们俩,想抓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我耸了耸肩头,脚下朝他缓缓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佬也朝那中年男子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跟高佬离那中年男子只有不到一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要说有些妇人啊,当真是差劲的很。

    这不,那妇人见我们俩围了过去,她显然是看出自家男人的情况,跟先前一样,一个劲地骂自家男人。

    对此,我真心不知道怎么说道那妇人了,而那中年男子显然也是有些反感自家婆娘了,一把甩开那妇人的手臂,怒骂了一声,“你个败家娘们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就在他说话的一瞬间,我伸手朝那中年男子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想避开,但我身体的体能有些异于常人,岂是他能避开的,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他想甩开我手臂,我用力一握,紧接着,抬腿就是一脚朝他裤裆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脚下去,那中年男子脸色刷的一下变了,紧接着,他死死地捂住裤裆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也没跟他客气,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瞄准的是他胸口,一脚下去,他整个人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高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高佬摁住那中年男子,我则朝那妇人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妇人一见我望着她,浑身瑟瑟发抖,死死地盯着我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单凭这妇人的性格,我真心想揍他,但想到她是女人,我抛弃了这个念头,仅仅是瞥了那妇人几眼,也不晓得我眼神太恐怖了,还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那妇人被我这么一盯,刷的一下坐在地面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    “大婶,谢谢你了。”我冷笑一声,也没理她,然后走到那中年男子边上,一把抓住他衣领,拉着他朝外边走了过去,高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待我们走到门口时,那妇人回过神来,尖叫连连,嚷着要报警,我也没跟她客气,在地面捞了一枚小拇指大的石子,径直朝她手中的电话直射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啪的一声,手机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我微微抬头,故作凶狠,沉声道:“敢报警,杀你全家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再次捞起一枚石子,朝那妇人边上抖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卯足了劲道,待石子落到地面时,那石子愣是透过地板,钻进地面,砸出一个约摸两公分深的小坑。

    那妇人一见这情况,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跟见鬼一般,双手抱头,猛地朝里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手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?”高佬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这事以后再说,先解决眼前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那中年男子看了过去,那中年男子一见我望着他,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嘴唇微微动了一下,好似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劲!

    我记得电视上经常演着一些电视剧,说是一般坏人被抓了,很有可能会自杀,难道眼前这中年男子也是如此?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哪里敢犹豫,猛地抬手朝他嘴唇抓了过去,用力一握,一颗约摸绿豆大小的药丸,从他嘴里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着这情况,我跟高佬对视一眼,就听到高佬说:“九伢子,他这是要自杀啊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高佬死死地盯着那中年男子,满眼恐慌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心里则掀起了惊涛巨浪,这…这…这什么情况,他居然真的要自杀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一幕只会在电视剧中看到,谁曾想到,在现实生活中真的见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我死劲擦了擦眼睛,朝地面看了过去,没错,地面的确有颗药丸,他…他…他是真的打算自杀。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啊!

    这中年男子不过是跟在结巴身边的一名小喽喽罢了,为什么会这想着自杀。

    难道是怕我从他嘴里知道什么消息?

    换而言之,一个组织的一个小喽喽能有自杀的心思,足见这组织的恐怕,特别是当今社会,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眉头紧锁,死死地盯着那中年男子,就听到那中年男子厉声道:“陈九,你别想从我口里打听到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冷笑一声,也没再说话,照着他脸上就是一拳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那中年男子过于紧张,还是咋回事,一拳下去,他居然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这中年男子是假装昏迷,探了探他脉搏跟鼻息,很均匀,应该是真的晕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先是问高佬在这边有没有熟人,大致上是让他找个地方,好好审问一下这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高佬说他平常很少来县城,压根没啥熟人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,虽说我高中在这边念的,但,我也是没啥熟人,而想要审问这中年男子,肯定得找个安静且偏僻的地方,总不能在大马路上审问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