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5章 齐龙(52)
    唯一让我不能释怀的是,郭胖子挖了老秀才的坟头。

    即便郭胖子说挖老秀才的坟头是为了我,但,我心里吧,总觉得有个疙瘩在,压根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当下,我耸了耸有些酸痛的手臂,掏出手机给高佬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意思是问他在哪,我过去找他。

    高佬也是爽快的很,说是他住在明日旅社,让我过去找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直接拦了一辆的士。

    我到高佬旅社时,时间差不多是半夜1点的样子,我径直朝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旅社颇为寒酸,只有三层楼高,与周边的高楼大厦相比,这房子有些眨眼,我走了进去,值班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。

    “细伢子,住店还是?”那妇人一见我,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找人!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她一怔,罢手道:“我们旅社没你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这什么意思,莫不成这旅社不让找人?

    我立马掏出手机,给高佬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上是让他过来接我一下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刚挂断电话,那妇人也不知道咋回事,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细伢子,你叫谁下来也没用,想要上楼,必须得给二百块钱,否则,这楼梯可不是那么好上的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这是遇到黑店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脸色一下子沉了过去,正欲发火,高佬穿着拖鞋走了下来,一见我,他连忙对那妇人说:“老板娘,这是我儿子勒!”

    “儿子?”那妇人盯着高佬看了看,又在我脸上扫视了一眼,皱眉道:“不行,就算是你儿子也没用,当初你住店时,可是说好了,一个人住,现在又多出来一个人,肯定得另外收费!”

    “草!”我特么也是火了,这什么歪理,哪有住旅社不让人进入的道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想揍她,考虑她是女人,这才忍了下来,直勾勾地盯着她,而高佬估计也是有些火了,就说: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,这房子我已经租了下来,想住几个人,应该是我说了算吧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妇人好似挺横的,脸色一沉,一把抓住我手臂,厉声道:“细伢子,今天晚上想住这里,必须得给两百块钱,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去其它地方入住,不过,有个事,我得提前告诉你,这附近几家旅社全是我老公开的,想要住店,恐怕是难啊!”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她,玛德,她这是吃定了我们啊!

    我想过去住好一点的酒店,但,我们目前所在的地方仅仅是县城罢了,再加上高佬所住的地方比较偏,所以,想要再找到住宿的地方,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高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问他,是想继续住在这里,还是走。

    高佬微微思量了一下,朝那妇人看了过去,皱眉道:“老板娘,都是两个本地人,不至于吧,这样吧,我给你再掏三十块钱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高佬说完,她脸色一凝,罢手道:“三十块钱,打发要饭的呢,至少两百,不行,现在得三百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跟高佬算是彻底怒了,高佬朝我说了一句,“九伢子,你等我一下,我去上面拿东西,咱们今天不住这破店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刷的一声,朝楼上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高佬离开后,我紧紧地盯着那妇人,也没说话,主要是觉得跟这种泼妇说话,没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,高佬来了,他手里仅仅是提着一件衣服罢了。

    待高佬下到楼下后,他立马朝那妇人走了过去,将手中的发票朝那妇人边上一砸,沉声道:“退押金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妇人跟发疯似得,一把抓住发票,撕了个粉碎,厉声道:“滚!还想退什么押金,当初可是说好第二天中午11点半退房,现在想退?没门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再也受不了,一把抓住那妇人手臂,沉声道:“大婶,你确定要这样?”

    那妇人脸色一横,压根不说话,气呼呼地坐在边上,任由我们说啥,死活不愿退押金。

    按照高佬的意思,押金也就五十块钱,不退就算了,毕竟,这妇人敢这黑押金,自然有她的关系网在里面。

    但,于我来说,这口气不好咽,钱是小事,可,这口气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懒得跟那妇人废话,掏出手机,正准备报警,那妇人或许是察觉到我的动作,立马起身,一把夺过我手机,然后扭头朝另一边尖叫一声,“老公,有人来砸招牌了。”

    不到五六秒钟时间,从左边走出来一名三十六七岁的中年男子,那中年男子留着平头,下颚留了少量的胡须,乍一看,给人一种魁梧壮汉的感觉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,这中年男子好似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盯着他看了几眼,没错,我的确见过他,具体在哪见过,我却是有些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中年男子走了过来,仅仅是盯着我看了一眼,惊呼一声,“是你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佬好似认出那人了,惊呼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说罢,高佬立马朝我靠了过来,附耳道:“九伢子,还记得几天前郭胖子带人去遛马村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,立马明白过来,难怪觉得这中年男子有些眼熟,捣鼓老半天,这人居然就是跟着郭胖子的。

    玛德,本以为不好找郭胖子身边的人,没想到住个店子,居然能碰到一个。

    有句俗话咋说来着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懒得跟他客气,径直朝那中年男子走了过去,微笑道:“又见面了啊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好似想逃,但他媳妇给他这个机会,一把抓住那中年男子,尖叫道:“你个怂货,平日里不是在我面前说你多牛逼,怎么看到这俩穷逼,就想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先前特讨厌这妇人,甚至有点恶心她,可,现在我不恨她了,相反,我还得感谢她。

    因为,要不是她拽住那中年男子,以那中年男子跟我的距离,他很有可能会第一时间跑掉。

    现在么,想跑,没那么容易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