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3章 (50)
    郭胖子听我这么一问,紧紧地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九哥,不管你…信不信,高二时,我从未想过害你,甚至还想保护你,因为,我那个时候已经完全拿你当我哥哥了,只是,受制于人,我做了不少对不起你的事…,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立马起身,朝我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九娃!”程小程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他仅仅是告诉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里别提多郁闷了,就问程小程,“你知道他的身世?”

    程小程轻声嗯了一声,说:“高二刚开学那会,他找过我说过他的身世,让我一定要替他保密,所以,这些年,我一直没敢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朝郭胖子看了过去,怒声道:“行了,别跪了,赶紧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郭胖子愣是不起来,这把我给郁闷的,缓缓起身,抬腿轻轻地踢了他一脚,那家伙才不缓不慢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家伙爬起来的一瞬间,程小程开口了,他说:“胖子,你别拣好的说,把你所遇到的一切告诉九娃吧,免得你们俩以后心生隔阂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朝郭胖子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郭胖子把所有的一切说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郭胖子仅仅是一笑,罢手道:“不说了,过去的那些事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胖子!”程小程声音有了一丝怒意,沉声道:“你应该清楚九娃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“九嫂,我不想把我的不幸告诉九哥,更不想九哥因为怜悯才原谅我,我要的是九哥从心里原谅我,为此,即便是以死谢罪,也不足为过。”郭胖子紧紧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盯着郭胖子看了几眼,没好气地说:“行了,这一幕揭过去了,倒是你,郭胖子,你几个意思,宁可把这事告诉程小程,也不愿意告诉我?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正欲解释,就听到程小程说话了,她故作生气地说:“怎么?九娃,你对我有意见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们三人相互看了一眼,陡然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笑着,笑着,我眼睛变得有些湿润,紧接着,郭胖子眼睛也有些湿润了,程小程更是抬手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提过去那些伤心事了。”我深呼一口气,抬手朝程小程肩膀搂了过去,又朝郭胖子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郭胖子立马明白我意思,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旋即,我们三人紧紧地搂在一起,谁也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别享受这种感觉,念书那会,我们三人一旦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都会这样搂着。

    良久,程小程缓缓松开口手,我朝她看了过去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,说:“没什么,看到你们俩能合好,我这一趟没白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眉头一皱,她这话的意思是她要离开了?

    当下,我忙问:“你要走了?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嗯,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我呼吸一紧,本以为程小程这次回来,至少能待上个几天,谁曾想到她居然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盯着我看了看,笑道:“还能去哪,只能去那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意思,她应该是要回佛教了,就说:“不等再几天?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“九娃,我也想再等几天,但,身为佛教中人,很多事情身不由己。对此,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,再有就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紧紧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盯得太久了,还是咋回事,她眼角变得有些湿润,我想抬手替她擦拭眼角的泪水,她却抬手打开我伸过去的手,淡声道:“九娃,我已经不是我了,我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佛教。”

    我懂了,真的懂了,傻愣愣地看着她,想开口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郭胖子估摸着是发现我们俩有点不对劲,忙问:“九哥,九嫂,我得出去了,你们俩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紧紧地盯着程小程,压根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同样,程小程紧紧地盯着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她叹出一口气,说:“九娃,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结婚了,别让乔姑娘等久了,再不结婚的话,你的乔姑娘得变成乔老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笑了笑,又说:“对了,九娃,我利用佛教的关系,替你查了一下乔姑娘的身世,她的家庭颇为复杂,别跟她家人走的太近,倒是乔姑娘,本身跟娃哈哈矿泉水一样,并没有受到她家人的影响,是个好姑娘,值得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真的无缘了?”我盯着她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说:“上次见面,我还幻想着我们俩有一天能走进婚姻的殿堂,但,这些年见证了太多辛酸与无奈,爱情于我而言,已变得不再是那么重要,只要彼此心里给彼此留一个小位置就行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,没有说话,心里苦涩的很,或许就如她所说,我们只能在彼此心里留一个小位置,又或许从入了佛教后,我们俩已经注定有缘无份。

    说不伤心,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说伤心,却不知道伤心的源头在哪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相互看了一会儿,谁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十五分钟的样子,她缓缓起身,轻笑道:“九娃,我要离开了,还请你记住一句话,世上任何都有可能会害你,唯独郭胖子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一笑,说:“因为,我…我了解他那个组织,你能活到现在,郭胖子功不可没,千万别因为眼前一些事,而去怀疑他,他…不可能害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没再说话,转身朝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我好几次想开口,但最终还是没能喊出声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离门口的位置,越来越近,待她走到门口时,她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淡声道:“九娃,你是净音这辈子唯一深爱过的男人,即便是海枯石烂,这份心不曾有丝毫改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