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1章 齐龙(48)
    说实话,整个宿舍就剩下我们三人时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居然生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,就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这种尴尬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,程小程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九娃,郭胖子再磕下去,恐怕会有生命危险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瞥了郭胖子一眼,那家伙正对着我这个方向不停地磕头,额头都磕出鲜血了,特别是地面,更是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“死了最好!”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其实,我心里有些不忍了,毕竟,磕头能磕出鲜血的,足见其毅力。

    “九娃,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郭胖子的死活?”程小程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心里别提多郁闷了,以前我跟郭胖子发生点矛盾啥的,无论对错,程小程都是往我这边偏,怎么这次反倒偏向郭胖子了,这不对啊!

    “不在乎!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不在乎?”程小程一笑,继续道:“九娃,念书那会,我就知道你有个缺点,一旦说谎话,我刮你鼻子,肯定会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抬手朝我鼻子处伸了过去,轻轻一刮。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就说:“行了,我们都长大了,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她一笑,也没理我,再次轻轻地刮了一下我鼻子。

    这次,我没说话,主要是感觉,只要说话,会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那程小程显然是看出什么了,再次轻轻地刮了一下我鼻子。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忍不住了,下意识笑了两声,就听到她说:“瞧你个小样,还说不在乎,真不在乎,就不会过来这宿舍,真不在乎就不会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淡淡地看了看程小程,苦笑道:“就你知道的多,对了,你怎么会跑到这边来?”

    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,责备道:“还不是因为你跟郭胖子,行了,先别管我为什么会来,弄好你跟郭胖子的事,才是真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朝郭胖子看了过去,招手道:“死胖子,还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嫂,九哥没开口,我不敢!”郭胖子可怜兮兮地说了一句,脑门继续不停地朝地面磕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惺惺作态了,赶紧给老子滚过来!”我朝郭胖子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得令勒!”郭胖子兴奋一声,也顾不上擦额头上的鲜血,一个箭步朝我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跑到离我十公分的位置,也不晓得他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忽然停了下来,对着我再次跪了下去,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拉起他,但想到老秀才的事,我也没开口,任由他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郭胖子起身,在我对面的床铺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郭胖子,我只问三个问题。”我盯着郭胖子,也不太想跟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,一来没那心情,二来没那时间。

    “九哥,您问,小的绝对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郭胖子一边说着,一边抬手擦拭了一下额前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挖老秀才的坟?”我也没客气,立马把心中第一个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在我身上瞥了一会儿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九哥,有些事情,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,我只能告诉你,你是我兄弟,一生一世的兄弟,为了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有揍人的冲动,这什么解释?

    为了我?

    做任何事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在知道我跟老秀才关系的情况下,绝对不可能去挖老秀才的坟啊!

    “郭耀祖,这就是你的解释?”我冷声道。

    他好似预想到我会气愤一般,也不说话,连忙朝我边上的程小程看了过去,意思是让程小程替她解释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们三人在一起时间颇久,用我们农村一句话比较土的话来说,撅起屁股,就知道你想干吗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看他眼神,我立马明白他意思,不待程小程开口,我立马抢先道:“郭耀祖,如果你想利用程小程来劝说我,我只告诉你一句话,这事没完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一听,脸色一变,仅仅是过了不到一秒钟,立马一副嬉皮笑脸对我说:“九哥啊!咱们俩兄弟怎么说呢,我只能告诉你,我挖老秀才的坟头是为了让你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编,继续编。”我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,咱们能不能跳过这个问题,你放心,待老秀才迁坟时,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交待,若没有,我郭耀祖当天立誓,此生誓不为人。”郭胖子估计是真急了,信誓旦旦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就发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,神色颇为激动,要是没猜错,这家伙很有可能说的真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暂时将这个问题压了下去,立马问了第二个疑惑,“为什么绑架结巴、温雪以及小黄。”

    “小黄?”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,看那表情应该是不知道小黄是谁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就告诉他,小黄是一条巨蛇。

    他一听,摸了摸后脑勺,轻声道:“九哥,我要是告诉你,绑架他们还是为了你,你信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暴走,好在程小程一把拉住我,紧了紧我手臂,冲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瞥了郭胖子一眼,再次开口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这些年以来,你是否是有目的性地接近我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一直嬉皮笑脸的郭胖子,陡然变得严肃起来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,再次问了一句,“你是否是有目的性地接近我?”

    “九娃!”程小程忽然开口道:“我对不起你,有个事,我一直隐瞒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着程小程,如果她有事隐瞒我,那…我这二十几年全特么生活在谎言之中了,特别是程小程跟郭胖子,他们俩人于我而言,更是我的精神依靠。

    “九娃,我…我…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,我…我们俩刚在一起时,郭胖子曾找过我,他…他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程小程说完,郭胖子缓缓起身,沉声道:“九哥,事到如此,我也没必要隐瞒你,只是,在说这事之前,我想想说的我的身世,如果你还要责怪我,我定当以死谢罪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,轻轻地放在床边,然后掏出一支烟,点燃,深吸一口,缓缓吐出烟圈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宿舍陷入一片沉默当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