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60章 齐龙(47)
    当时的我,是真火了,也记不清是在哪摸了一条凳子,照着那人头上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砸还好,这么一砸,那人趁我跟其他人打架那会,他摸了一根棍子,在我后脑勺敲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只觉得脑袋是懵的,甚至觉得自己会死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郭胖子提着夜宵回来了,他将手中的夜宵往地下一丢,死死地护住我,不停地说:“九哥,九哥,我来救你,我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即便到现在,我依旧记得那一幕。

    那一次,郭胖子被人揍的鼻青脸肿,到最后,更是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我当时就告诉他,这辈子绝对不会让人再欺负他,谁曾想到,跟我当了八仙后,郭胖子好几次险些丧命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内心有些愧疚,下意识抬头瞥了他一眼,凭心而言,倘若他这次没挖老秀才的坟头,无论他做什么事,我都能原谅他,即便他是有目的性地接近我,即便他绑走了温雪、结巴、小黄,只要没伤及他们的性命,我依旧会选择原谅他。

    因为,人生能被称为兄弟的人,真心不多。

    但,郭胖子绝对算一个兄弟。

    可,他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挖老秀才的坟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紧紧地盯着郭胖子,淡声喊了一句郭耀祖。

    随着这话落地,郭胖子脸色一变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什么也没说,便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跟程小程对视了一眼,程小程说:“九娃,你没感觉到郭胖子的良苦用心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说: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不懂她意思,不过,还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三人来到413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我没敢推开门。

    郭胖子没敢推开门。

    同样,程小程也没敢推开门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三人站在门口,谁也没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良久过后,程小程最先开口,他说:“你们俩愣着干吗,进去吧!”

    我跟郭胖子对视一眼,不看郭胖子还好,一看郭胖子,我一肚子火立马冒了出来,冷哼一声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郭胖子则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,我来推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缓缓推开门,入眼跟我念书时的场景一模一样,几张简单的床位摆在地面,令我诧异的是,这宿舍的地面特别皎洁,特别是床上的东西,跟我念书时,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看了一眼郭胖子,轻声道:“这是你弄得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缓缓抬步朝里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待我们三人进入宿舍后,几道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,都是我念书时的舍友,或许是几年不见,这些人脸上挂着几丝沧桑感。

    一见我,那几个人立马凑了过来,喜道:“陈九,好多年不见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一看到他们,我心里复杂万份,只觉得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内心的想法,立马说:“好好好

    ,你们都来了?”

    陡然,郭胖子毫无征兆地跪了下去,死死地抓住我大腿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有些懵,忙问:“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错了!”郭胖子松开抓住我大腿的手臂,不停地朝地面磕头。

    我有点懵,这什么情况,不是来这叙旧吗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程小程拉了我一下,说:“九娃,原谅他吧,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不容易,而郭胖子比我们所有人都要活的艰辛,他…他…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不说身不由己这四个字还好,一说这四个字,我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冲着郭胖子吼了一句,“身不由己就可以挖老秀才的坟头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仅仅是瞥了我一眼,也没说话,不停地磕头。

    “九娃,你先听他讲完他的故事,可好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程小程的语气有几分怜悯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盯着郭胖子看了几眼,绕过他,朝我以前的床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床铺边上,刚坐下,以前那几个舍友走了过来,大致上是帮郭胖子说好话,说啥我跟郭胖子以前那么要好,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这般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几个并不知道我跟郭胖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所以,我也没跟他们多说,仅仅是跟他们拉了一会儿家常。

    但,由于他们几个一直惦记着给郭胖子说好话,我仅仅是回了几句话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他们几个不停地在我耳边念叨着郭胖子的好,到最后,我实在有些受不了,干脆也不说话,仅仅是微笑应对。

    而在这期间,郭胖子一直跪在地面磕头。

    “九娃!”就在这时,程小程走了过来,在我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么一坐,那几个舍友很自然地让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出去吧!我跟九娃有些话说。”程小程朝他们几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几人一听,笑了笑,也没说话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,在走到门口时,其中一人停下脚步,朝我看了过来,关切道:“陈九,人生有些东西,一旦失去了,会令人后悔莫及,就在去年,我弟弟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叫王军,以前睡在我左边,跟我关系还算可以,他说的弟弟,我也认识,好像比我们低一个年纪,高二那会,他弟没少来我们宿舍。

    只是,令我没想到的是,他弟弟居然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走的?”我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一下,淡声道:“疾病,走的很突然,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没再说话,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他走了不到三步,又折身回来了,回来时,他手里多了一叠钞票,约摸五千左右,他先是将那五千块钱放在郭胖子边上,后是笑道:“郭胖子,我之所以回来,不是看在这些钱的份子上,而是觉得你跟陈九的关系,已经超越了我跟我弟的关系,我不想看到你们俩因为一些事而闹掰,因为,人生真的不长,且行且珍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冲我一笑,朝外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离开,房门缓缓关上,整个宿舍只剩下我、郭胖子、程小程三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