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7章 齐龙(44)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下意识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道长,你确定要先找到郭胖子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沉声道:“凶手不到,你让死者如何安心?”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倘若真要将郭胖子抓到这边来,他应该早些日子说出来,没必要等到第五方出事后,才说出来啊!

    这不是浪费时间吗?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直接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问完这话,我死死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直觉告诉我,他并不是想抓郭胖子过来,仅仅是在拖延时间罢了,又或者,用他的话来说,他在等一个时机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听我这么一问,抬头望了望我,笑道:“小九,你办丧事,倘若死者有未完全的心愿,你觉得死者会甘心入土吗?”

    好吧,他他这话戳到我心里了,就说:“依你之见,必须找到郭胖子?”

    他一笑,“找到郭胖子仅仅是第一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,后续还有很多事要弄?”我盯着他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淡声道:“小九,你知道小道的身份,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破,小道只能告诉你,小道比你更在乎老秀才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盯着他看了看,也不说话,心中则开始权衡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这次回来,先是承认他跟老秀才的关系,后是以亲生儿子的身份来掺合这次的事情,这是巧合,还是…。

    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,甚至感觉青玄子道长或许另有目的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足足一分钟的样子,青玄子道长则直勾勾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!

    在他的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悲伤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不相信小道吗?”青玄子道长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一笑,淡声道:“我信你,因为你是青玄子道长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朝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蹲下来,我也没客气,立马蹲了下去,青玄子道长一手拍在我肩膀上,沉声道:“人活一辈子,士为知己者死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正准备开口,他朝我罢了罢手,继续道:“去吧,将郭胖子抓到这里来,时限的话,只有三天,若是三天没能抓到郭胖子,必须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嗯了一声,也没多说什么,毕竟,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再说下去,只会让我们俩之间徒生隔阂,倒不如爽快点,最为重要的一点是,我也想去找郭胖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温雪、结巴以及小黄还在郭胖子那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久待,就准备下山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意思是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,但青玄子道长好像不放心,就说:“小九,此去福祸难料,最好多带点人去。”

    多带点人?

    我疑惑地瞥了他一眼,就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怔,忙说:“小道观你气色不佳,恐有危险,多带点人防身也好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紧了紧手中的火龙纯阳剑,若说是以前,我或许会忌惮他们人多,但,如今,我身体的各方面机能异于常人,再加上火龙纯阳剑在手,应该不必惧怕郭胖子等人。

    再者,即便多带人过去,我担心那些人不但帮不了我,反倒会称为累赘。

    所以,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一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告别青玄子道长,只身一人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走到山脚的位置,正好看到高佬扶着瘦猴朝山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见我,高佬最先反应过来,他皱眉道:“九伢子,你这是打算去干吗?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看,淡声道:“去找郭胖子!”

    “啊!九伢子,你一个人去?”高佬惊呼一声,连忙扶着瘦猴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郭胖子已经不是以前的郭胖子了,你…”瘦猴在边上虚弱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一把抓住他垂着的手臂,定晴一看,就发现手腕处有一道伤口,那伤足有一寸长,最为邪乎的是,这一寸的地方的肉全被撕裂了,隐约能看到白亮亮的骨骼。

    “不痛?”我朝瘦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不痛,不痒,也并没出血,就好似被撕走的不是我的肉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抬头瞥了瘦猴一眼,就发现脸色苍白,就连嘴唇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真不痛?”我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头道:“真不痛!”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抬手在他伤口附近摁了几下,令我诧异的是,我摁下去的力度颇大。但,瘦猴好似没任何反应,一脸懵圈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沉如铁,按照瘦猴先前所说,他仅仅是被像老鼠一样的地方咬了一口,谁曾想到,其伤口居然会这样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再次问了一句,问他:“你身体各方面机能怎样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说:“除了身体有些虚弱,其它没啥问题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更疑惑了,正常人被动物撕走这么一大块肉,早已经痛的死去活来,他倒好,跟没事人一样,这…这…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是那动物的牙齿有问题?还是其它原因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拿捏不准,就对高佬说:“这几天没事,你带瘦猴去医院检查一番,对了,你再找几个人盯着青玄子道长,别让他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高佬死死地盯着我,颤音道:“九伢子,你意思是…青玄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怒骂一句,继续道:“玛德,我就说嘛,那些个道士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淡声道:“说不上有问题,让人盯着他,只是放心点罢了,一旦发现他有任何异常的动作,别管三七二十一,先将他绑了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无奈之举,主要是青玄子道长出现后,他所说的事情,已经违背我的初衷,特别是对老秀才迁坟的事,更是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我担心他另有所图,出于无奈之下,才让高佬找人盯着他,也算是给自己买个保险,倘若没有异常,这是皆大欢喜的事,倘若有异常,绑了他,也算是杜绝了后患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这一切都是误会,我再亲自跟青玄子道长道歉,也算是无伤大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