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4章 齐龙(41)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没半点犹豫,立马朝左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我挪布的一瞬间,青玄子道长立马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此,我愈发确定青玄子道长刚才那句话是暗示我。

    这让我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用矿泉水瓶子装了半瓶子尿液回来,在经过青玄子道长身边时,我特意看了一下他,他跟先前一样闭目养神,好似完全没看到我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多想,回到扔阴阳卦的地方,就发现那阴阳卦还是不停地跳动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见我手机拿着矿泉水瓶子,朝我问了一句,“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告诉他,“让它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抬手指了指正在跳动的阴阳卦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紧了紧手中的瓶子,嘴里念叨了几句,大致上是若有得罪之处,还望多见谅。

    待说完这些话后,我拧开瓶盖子,猛地朝阴阳卦泼了下去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尿液的效果当真是立竿见影,仅仅是泼下去不到几秒钟时间,那阴阳卦立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,下一秒,我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那阴阳卦虽说停下来了,可,它的形状却令我脸色大变,它居然是…立着的,两只阴阳卦比较厚的那一端立在地面,一动不动,宛如陷进地面一般。

    起先,我还以为我看花了眼睛,死劲擦了擦眼睛,再次看去,没错,那阴阳卦真的立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说话都开始打结了,他说:“这…这是什么情况?活了几十年,还没见过如此奇怪的阴阳卦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我又何尝不是,打了几年的阴阳卦,我又何曾见过如此奇怪的一幕,就说:“是不是这地方有诡?”

    说罢,我缩了缩脖子,下意识瞥了瞥四周一眼,凭心而言,就我看到的风水而言,这地方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,问题是这阴阳卦一而再的出现问题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先是瞥了一眼青玄子道长,见他没反应,我下意识将剩下的一些尿液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这次的尿液好似没任何反应,那阴阳卦依旧立在那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?

    就我所知道的来说,阴阳卦只有三种情况,一种是阳卦,一种是阴卦,一种是宝卦,除此之外,再无第四种,而现在这阴阳卦居然立了起来,这是何用意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无奈之下,只好朝阴阳卦走了过去,打算重新丢一次。

    可,我伸手一碰那阴阳卦,传来一股冰冷感,这令我下意识脖子一缩,就感觉摸的不是阴阳卦而是冰块。

    见鬼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先前我丢阴阳卦时,无论是温度,还是什么,都特别正常,怎么丢在地面后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再次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是不是这地方太奇怪了?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没事,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但我心里没任何底子,说白了,对于这一切,我也是郁闷的很,压根搞不清楚咋回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干多想,一把抓住阴阳卦,就准备捞起来。

    更为邪乎的是发生了,那阴阳卦好似被什么东西黏住一般,任我如何使利,它死死地黏在地面,死活拿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高佬说了一句,朝我走了过来,我给他让了一点位置。

    要说高佬也是生猛的很,他一把抓住那阴阳卦,用力一拉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他用力过猛,还是咋回事,他整个人猛地朝后边斜了过去,好在我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他,这才避免那种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这阴阳卦太邪乎了啊!”高佬拍了拍胸口,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便围着那阴阳卦转了几圈。

    围着阴阳卦转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忽然感觉或许不是阴阳卦的问题,而是这地方的问题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是因为几天前,我曾拿这阴阳卦在莫梁的村子用过,当时并没有出现任何事,而现在用的是同一副阴阳卦,所以,我可以肯定的说,阴阳卦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这块地哪方面出现问题了?

    是气场不对?

    还是咋回事?

    我微微思量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来个什么东西,索性也懒得再想了,便怔了怔神色,双眼死死地盯着阴阳卦,然后让高佬给我找了一根木棍子。

    高佬问我要木棍子干吗。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说:“用纯阳剑法试试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无奈的很,毕竟,我压根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很快,高佬找了一根木棍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接过木棍子,没任何犹豫,嘴里开始念词,手头上的木棍子开始挥舞起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阴阳卦太邪乎了,我一口气用了十招,令我失望的是,十招过后,那阴阳卦跟先前一样,立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玛德,连纯阳剑法也不行,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内心不停地呐喊,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将求救的目光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青玄子道长好似没看到一般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内心是崩溃的,痛苦的,差点没抓狂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说会不会是…”说话间,他朝我靠了过来,压低声音说:“是不是青玄子道长在作怪?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青玄子道长怎么可能会干这事,再说,这事本来就是帮着他,他没必要为难我。

    等等,青玄子道长。

    老秀才。

    难道…。

    没任何犹豫,我立马跑到青玄子道长边上,先是朝他说了一句对不起,后是卯足劲,对着他左边脸颊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煽了过去,大骂道:“青玄子,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,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认老秀才。”

    一巴掌下去,青玄子道长有点懵,诧异地盯着我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盯,我有些胆怯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青玄子道长是长辈,煽他一记耳光,需要莫大的勇气,再有就是,我之所以煽青玄子,就是感觉这阴阳卦出问题,恐怕并不是阴阳卦的问题,也不是什么风水的问题,而是老秀才在作怪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老秀才在世时,青玄子道长一直没对他亲近过,换而言之,老秀才甚至可能不知道青玄子道长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而现在青玄子道长以亲生儿子的身份,来捣鼓老秀才的坟头,要说老秀才没想法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再次抬起手,照着青玄子道长另一边的脸颊再次煽了过去,嘴里碎碎地骂了好几句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掌煽下去,青玄子脸色微微一沉,抬眼盯着我看了一眼,淡声道:“小九,不给小道一个合理的解释,小道会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高佬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兴奋道:“九伢子,快,快看,阴阳卦倒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哪里顾得上跟青玄子解释,连忙朝阴阳卦看了过去,一面朝上,一面朝下,是宝卦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道长何等聪明,一见阴阳卦倒了下去,自然明白我刚才的用意,也没再说话,微微闭眼,开始养神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里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缓缓抬步朝阴阳卦走了过去,就打算以《梅花易数》开始破析那组数据的意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