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1章 齐龙(38)
    高佬好似跟我差不多,一听到手机铃声,脸色刷的一下变了,朝我看了瞥了一眼,缓缓掏出手机,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不接电话,他抬眼看了我一眼,轻声道:“九伢子,是蜜蜂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蜜蜂我认识,四十来岁的年龄,以前跟我抬过几次棺材,也算是我们这一派的八仙,只因他长相奇特,这才有了蜜蜂这么一个外号。

    我也没多想,就对他说:“接吧!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二话没说,摁了一下通话键,估摸着是怕我着急,他这次摁的是外音,就听到一道急促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高佬,我们村子出事了,我老丈人的坟头冒血泡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咯噔一声,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,而他的老丈人,我也认识,是他们村子的,死了大概有七八年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得问了,老丈人怎能是自己村子的。

    这话说来有些长,我便长话短说了,这蜜蜂因为长相特殊,年轻的时候哪里娶的到媳妇,把他父母给急的,差点没上墙,最后没办法了,拿自己女儿跟同村人一个村民换了儿媳妇。

    大致上是,蜜蜂的妹妹嫁给了自己媳妇的哥哥,算是换媳妇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蜜蜂在我们这群八仙中,没少受讽刺。

    好在蜜蜂那人豁达,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蜜蜂在我们这群八仙中,人缘还不错。所以,他老丈人死亡时,请的是老王他们一群八仙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我,还在念书,不过,还是听老王跟高佬偶尔提起过。

    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且说我听到蜜蜂的声音后,连忙问了一句,“是不是变成血坟了。”

    那蜜蜂跟我挺熟悉的,自然听的出我的声音,忙说:“是啊!就跟被鸡血淋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再说话,而是朝高佬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佬这人聪明的很,自然懂我意思,连忙朝四周看了看,抬手朝右边指了过去,沉声道:“在那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跟我猜测的一样,是正北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蜜蜂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咋办勒,我媳妇现在指着我额头在骂,说是当初抬棺的问题,这才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而是朝高佬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高佬安慰他几句,我则盯着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位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按照青玄子道长跟我说的话,这个世间有五个方位,还有一个方位叫丮(ji),而现在四个方位都出事了,唯独剩下第五方,丮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没敢乱想,而是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坐下,高佬凑了过来,就问我这是干吗呢!

    我也没隐瞒,就告诉他,我在等消息。

    高佬并不知道第五方的事,听我说在等消息,他也不好说话,就在我边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我们俩坐下,瘦猴也挨着我们坐了下来,而另一边的青玄子道长则一直盘腿而坐,丝毫没被我们这边的事影响。

    好几次我想

    过去问问青玄子道长,但想到青玄子道长说他不会掺合这事,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人在原地足足坐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按照我最初的想法,十分钟内第五方出事的消息,肯定会传过来。

    但,事实却恰恰相反,压根没传来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慌了,就对高佬说:“高佬,打电话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打给谁?”高佬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青玄子道长说的第五方,介于东与南之间,我朝那个方位瞄了瞄,抬手朝那边指了过去,就说:“那个方向有八仙没?”

    高佬顺着我手指的地方一看,沉声道:“有,二狗子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说罢,高佬立马掏出手机,给二狗子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七八秒的样子,电话通了,高佬直接将手机朝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电话,也没客气,直接说:“二狗子,你村子出事没?”

    那二狗子先是一怔,后是疑惑道:“九伢子,你怎么莫名其妙的问这话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这不对啊,倘若他那边出事了,二狗子应该不会是这个语气,就说:“你那边没出事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没出事啊,安静的很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沉如铁,这不对啊,他村子怎么可能不出事呢,就问他:“你去山上的坟头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不太明白我意思,就问我原因。

    我也没时间跟他解释,就让他去山上的坟头看看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二狗子听着我的话,说了一句好,便挂断电话,估摸着是去山上看坟头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,我们几人再次席地而坐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半小时内,青玄子道长曾走到我边上,踢了我一脚,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当真不是咋说了。不过,直觉告诉我,青玄子道长绝对不会莫名其妙的踢我。

    所以,我当时就看着青玄子道长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抬手在我左边肩膀拍了四下,后是在我右边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是真心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半小时内,我一直在纳闷青玄子道长的意思,到最后实在想不明白了,我只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也是巧合的很,我这边刚放弃那个念头,高佬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任何犹豫,我一把夺过高佬的手机,连忙摁了一下通话键,忙问:“怎样?山上的坟头怎样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二狗子的声音,他说:“没事啊,一切坟头都好好的,对了,九伢子,是不是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我一怔,没事?

    没事?

    怎么可能没事啊!

    这不对啊!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应该出事才对啊!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正闭目养神,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