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9章 齐龙(36)
    我跟青玄子道长守着棺材时,由于我们俩很长时间没见面,聊的有点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青玄子道长更是把他从万名塔分手的事后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几年青玄子道长一直没回东兴镇,而是在全国各地修行,顺便把他的所见所闻悉数给我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对于丧事这一块,他更是重点给我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说是他曾在某些地方,见到了关于天葬,又说了他曾在西北一带,曾亲眼见过食尸,更是将尸体熬成汤。

    凭心而言,对于这一切,我并不是很信,主要是觉得这一切已经超脱了人类的接受范围。

    然而,世间事就那么巧合,就在2010年的时候,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每每想到那一幕,直叫人难以释怀。

    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说完这些后,我又把我这几年的经历跟他说了出来,在说到结巴跟他大师兄时,青玄子道长脸色一凝,连忙打断我的话,沉声道:“你意思是大师兄死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抬眼看了看他,轻声道:“当初在鬼山时,青舟子道长为了救了梦珂,甘愿牺牲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忽然想起青舟子临终前招呼我的事,连忙补充道:“对了,道长,青舟子道长曾招呼过我,让我在关键时候拉你一把,说是…你…你…。”

    我没敢继续往下说,主要是觉得这话说出来不好!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脸色一凝,笑道:“但说无妨,讲吧!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他,见他对我点头,才缓缓开口道:“青舟子道长说你会遇到生命危险,一个不小心会丢掉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抬眼看着青舟子道长,就想看看他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青玄子道长好像对生死看的很淡,仅仅是微微一笑,淡声道:“生死之事,在人出生那一刻,便已经注定了,何须多虑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眼瞥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怎么?小九,你很重视小道的生死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蝼蚁尚且偷生,更何况是人呢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,小九,小道只告诉你一句话,倘若小道真的到了那么一刻,还希望你别多加阻拦,让其自然下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他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让我看着?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正准备再问,青玄子道长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小九,万事皆是有因有果,一旦破坏了这个因果,其后果还是需要还的,所以,你应该懂得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我的确懂,只是,让我眼睁睁地看着青玄子以身涉险,这绝对不是我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但,现在青玄子道长这么说了,我自然不好再继续说下去,只能说,真有那么一天,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青玄子道长又扯了一会儿,直到凌晨四点的样子,我有了一些困意,青玄子道长说,“小九,你先睡会,明天还有事呢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多想,毕竟,就如青玄子道长所说的那般,明天还有事,便随便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直至我感觉身上有了丝丝暖意,才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一睁眼,一缕暖暖的阳光照在我身上,虽说这阳光是暖的,但我内心却是冰凉,冰凉的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睁开眼,青玄子道长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小九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松弛的睡眼,回了一句,“是啊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一个鲤鱼翻起了身,抬眼扫视了四周一眼,还真别说,今天天气真心不错,特别是阳光,刺眼的很,这让我下意识抬手挡了挡阳光,就听到青玄子道长开口道:“小九,记住我昨天跟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放心,我一直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他重重地点了点头,说:“听你这么说,小道也算彻底放心了,另外,从这一刻开始,小道不会再提醒你任何事,一切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说:“可以,倒是道长,切莫因为小子做的不够好而插手这件事,会影响到老秀才下辈子的命运,也会影响到你的修行。”

    他给我抛了一个放心的眼神,也没再说话,便在老秀才边上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看了约摸几秒的样子,深呼一口气,抖了抖有些酸痛的手臂,然后盯着老秀才的棺材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对于这次的事,我没丝毫头绪,倒是青玄子道长昨天夜里的几句话给我提醒了一点,按照我的意思是现在捣鼓昨天那组数据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,有些事情偏偏就那么巧合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准备捣鼓那些数据的时候,一道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九伢子,九伢子!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是高佬的声音,连忙扭头朝发声处看了过去,就发现高佬神色匆匆地朝这边跑了过去,他身后则跟着瘦猴跟另外一名陌生人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约摸四十来岁的年龄,身着一套灰色的短袖,整个人看去颇为急促。

    一见他们,我心里咯噔一声,要是没猜错,这是真出事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高佬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我走到高佬边上,就听到高佬说:“九伢子,不好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走到边上,先是深呼一口气,让自己心态稍微平缓一些,后是继续对我说:“这位是牛肚村的冯耀明,他家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那冯耀明猛地朝我跪了下来,颤音道:“陈八仙,你得帮帮我啊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盯着高佬看了看,又看了看跪在地面的冯耀明,立马将他拉了起来,就问他:“老乡,有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他跪在地面,死活不愿意起身,说是除非我答应他,否则,他绝对不起身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压根不知道说什么了,只好先应承他。

    那冯耀明听我答应了,立马站起身,也来不及拍打身上的泥土,就说:“陈八仙,你这次无论如何得帮帮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