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7章 齐龙(34)
    青玄子道长听我这么一问,扭头看了看,抬手朝东边指了过去,沉声道:“小九,你看看那边!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一看,乌漆嘛黑的,什么也看不到,就说:“太远了,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忘了你夜晚不可视物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蹲了下去,捞起石子,在地面的五行图边上,写上了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字,后是在滴个位置,写了一个奇怪的字。

    说是奇怪的字,实则是我不认识。

    或许,于我来说,那字更像是一个符号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问了一句,“道长,这是什么字?”

    他也没抬头,轻声道:“丮”(ji,第三声)

    “这字代表什么?”我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笑,“多数人都认为大自然只有四个大致上的方位,分别是东、南、西、北,实则这世间是有第五个方向的,那便是丮,这个方向并不是我们阳人所看到的方位,而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头朝老秀才棺材看了过去,继续道:“这方向是阴人的方位,凡夫俗子很难发现,小道也是最近才发现。”

    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就问他:“这个方位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看,笑道:“小九啊,这世间很大,大到无法用词汇来形容,你只需要记住一点,这方位若是平常日,或许没用。但,一旦跟阴人借道或借地,必须用到这第五个方位,否则,很容易出事,而它的作用,类似于人体水龙头的那个龙头,控制着整体气场的走向。”

    我大致上有点明白他意思,但并不是很懂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出去,考虑到青玄子道长在捣鼓东西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只好蹲在他边上看着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见我没说话,他也没再说话,而是继续捣鼓那五行图。

    待他将五行图彻底捣鼓好后,他抬手朝我看了看指了指,意思是让我看着地面的五行图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死死地盯着五行图。

    就发现青玄子道长先是掐了一个手决,后是嘴里开始念词,他念得词深奥难懂,且语速特别快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愣是没听懂是啥意思,就知道随着他这么一念,地面的五行图边上忽然起了一层浓雾。

    起先,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再次看去,没错,这五行图边上的确起了一层浓雾,令整个五行图看起来,像是隐匿在浓雾之下一般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死死地盯着那五行图,压根不敢眨眼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半分钟的样子,五行图边上再生变化,原本白色的浓雾,竟然由白转红,这种红像是黑色颜料跟红色颜料掺合在一起,呈现一种奇怪的颜色。

    这让我死死盯着那些浓雾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原本云淡风轻的青玄子道长,额头溢了不少汗水出来,嘴里的咒语也是愈念愈快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青玄子道长脸色一凝,呵斥道:“呔!”

    随着这字一出,那些浓雾像是遇到什么大风一般,猛地朝外边左边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sp;奇怪的是,一般浓雾飘动的过程肯定是异常流畅且从容自得,但,这些浓雾却像是水流一般,极慢地朝左边飘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呼神奇。

    然而,更神奇的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但见,那些浓雾飘到左边时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型。

    从轮廓来看,那些浓雾好似要凝结出一个人形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那些浓雾,哪里敢眨眼。

    “小九!”青玄子道长在边上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股说不出来的疲惫感,令人听人不由心生怜悯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,这是小道目前最厉害的一招了。”青玄子道长咬字道。

    言毕,他脸色一凝,双手不停地掐手决,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着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他脸色惨白如纸,掐手决的手法也逐渐慢了下来,嘴里念词的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他彻底停下来后,他右手以法诀变掌,猛地朝地面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掌下去!

    只听到哐的一声,那些浓雾急速凝结成人形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些浓雾已经凝结成约摸二十公分高的人形,令我诧异的是,那人形浓雾,竟然口吐人言,说了一句我们衡阳这边的家乡话。

    它说:“九伢子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

    言毕,那人形浓雾好似遭遇到什么风浪一般,唰的一下,烟消云散,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…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些浓雾,有些懵了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它说的那句,置之死地而后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还有就是,为什么说完这句话后,那人形浓雾为什么会忽然散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青玄子道长那边有了反应,他先是轻声咳嗽一声,紧接着,他整个人朝前边倾斜而去,旋即,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,不偏不倚,正好喷在五行图上边。

    “道长!”我连忙走了过去,一把扶住他。

    他朝我罢了罢手,虚弱道:“小道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抬手顺了顺胸口,又朝我问了一句,“小九,你可记得它刚才所说的话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连忙说:“记得,它说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青玄子道长掐指算了算,沉声道:“小九,别从字面来揣测这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不从字面来揣测,那怎么看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罢手道:“那人形浓雾不比正常人类,必须得依靠拆字出来的比划,从而去揣测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别提多郁闷了,还有这种**?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估摸着是看出我的不信,虚弱道:“小九,还是那句话,世间很大,很多事情不能光看表面,得从更深层的角度去看待问题,就如小道画这东西,看似是五行图,实则却是方图,而小道所念的咒语则是利用方图,将心中所求之事说出来,最后利用气场,凝成出来一个小人,以它之嘴,说出过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