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6章 齐龙(33)
    言罢,青玄子道长好似不太想说话了,径直朝老秀才的棺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后边看着他的背影,好几次想开口,但最终还是没开口,最好跟着他的脚步,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来到老秀才棺材边上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刚到边上,青玄子道长,直愣愣地朝老秀才的棺材跪了下去,双手伏地,先是磕了三个头,后是喃喃私语,由于他声音极低,我听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通过他嘴唇的动作,我好似听到他喊了一声父亲。

    这让我伫在原地,尴尬的要命,若说我先前来这边是想以主事人的身份来捣鼓这件事,可,现在,我感觉主事人应该是青玄子道长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,青玄子道长已经把他跟老秀才的关系公开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只能以另外的身份掺合这事。

    待青玄子道长磕完头后,他缓缓起身,顺手捞了一些黄纸烧在老秀才棺材边上,又从他随身携带的八卦袋中,掏出一枚符箓。

    那符箓不像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黄符,而是银色的。

    他先是对着符箓念了几句词,后是将符箓贴在棺材前边的棺材梆子上边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几年不见,青玄子道长好像比以前厉害了不少,仅仅是一道符箓下去,原本这帐篷内还溢满着一股很淡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但,随着这符箓贴下去,那股淡淡的腐臭味立马消之殆尽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盯着青玄子道长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他好似擦觉到我眼神了,扭过头来,冲我一笑,淡声道:“没什么,一点小把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也不知道咋回答他的话,就问他:“你想怎么捣鼓老秀才的棺材,是打算直接换口棺材,还是…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脸色一下子变了,沉声道:“就这样下葬,肯定不行,必须要拿郭胖子来祭奠棺材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语气满是杀意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就说:“也行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玄子道长朝我走了过来,一掌拍在我肩膀上,轻声道:“小九,有些年头没见面了,也不知道你这些年头你经历了什么,更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值得小道信任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放心,我一直守着初心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守着初心就好,那小道也不跟你客气,小道怀疑怀疑这挖坟,仅仅是郭胖子的第一步,要是小道没猜错的话,明天一大清早,或许坳子村附近会有五个村子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着他,颤音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没直接说话,而是拽着我手臂,朝帐篷外边走了过去,我问他去干吗,他说,“陪小道去山顶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山顶两个字,我心里咯噔一声,隐约觉得这事或许真的不简单,要说原因,我也说不出来,就觉得老秀才的坟头被挖,不单单影响了莫梁的坟头,甚至会牵引出更多的事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压根没敢久留,立马跟着青玄子道长去了山顶。

    待我们到达山顶时,青玄子道长先是从八卦袋里,取出一枚罗盘,后是对着罗盘念叨了几句最后又将罗盘交给我,沉声道:“小九,我记得你也懂点风水,你就站在这山顶看看周边的风

    水如何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接过罗盘看了看,就发现这罗盘的指针,很是奇怪,一动不动,要知道,一般站在山顶的位置,罗盘受周边气场影响,磁针肯定会有所抖动。

    可,这罗盘的磁针却宛如被黏住了一般,别说抖动了,就连最基本的颤抖都没有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罗盘咋回事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托着罗盘朝四周试了试,无一例外,无论我将罗盘放在任何地方,这罗盘的磁针,没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“道长!”我颤着音朝青玄子道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凝,问我:“你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颤音道:“一般罗盘不动,只有三种情况,一种是受气场影响,磁针被地磁给吸住了,这样的地方,必定是大凶之地,还有一种是受怨气的影响,导致罗盘的磁针被怨气所感染,呈现虚动,肉眼压根无法发现,但一般怨气无法影响到罗盘,除非是怨气极重之地,还有一种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没敢再继续说下去,因为这第三种太可怕了,而前两种情况,压根不可能出现在山顶,就如第一个受气场影响,我曾在这齐龙山看过风水,压根没出现罗盘磁针不动的情况,而第二种情况更加不可能。毕竟,这齐龙山压根没啥怨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可,可…可这最后一种情况,更加不可能出现在齐龙山啊!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见我没忘下说,又问了一句,“第三种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他,颤着音说:“困…龙…之…地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一出,青玄子道长微微一怔,扭过头看着我,淡声道:“所谓困龙之地,指的是势如降龙,水绕云从,爵禄三公,星岚撑汉,踏衔而下,据小道所观察,这齐龙山很有可能是困龙之地,而郭胖子挖坟,恐怕就是为了困龙之地而来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是为了困龙之地而来?

    不对啊,一般找地都是为了家里的长辈,换而言之,也就是家里有长辈要死了,后人得找块好地。

    等等…,难道郭胖子家里有长辈要过世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连忙朝青玄子道长看了过去,“道长,你刚才说郭胖子是为了困龙之地而来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盯着四周看了看,好似夜能视物一般,抬手朝四周指了指,轻声道:“小九,你看看这附近的小山,有没有一种众山来朝之势,据风水而言,千尺为势,百尺为形,你再看看这附近几座小山,那些山头的坟墓的朝山都是以这齐龙山为准,换而言之,齐龙山出事,周边至少有四个坟头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斟酌了一下,他说的颇有道理,就如青玄子道长所说的那样,附近的坟头的朝山,的确是以起齐龙山为准,否则,我也不会因为莫梁的坟头而找到这齐龙山。

    等等,他刚才说至少有五个坟头会出事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啊?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听,也不说话,而是在地面捡起一块石头,借着夜色在地面画了五行图,又在五行图中间的位置,画了一个小小的圆圈,沉声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来如此?”我连忙问了一句,双眼死死地盯着他,压根不敢眨眼。

    ps:四章完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