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4章 齐龙(31)
    青玄子道长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顺着他意思,给他再次递了一根烟,又替他点燃。

    这次,青玄子道长没直接吸烟,而是盯着烟头看了一会儿,又抬头看了看夜色,深呼一口气,淡声道:“小九,你先发个誓吧!”

    发誓?

    我盯着他,疑惑道:“哪方面的誓言?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看,淡声道:“别将今天对话的内容,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发了一个誓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发完誓,青玄子道长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啊,别怪小道让你发誓,而是这事关乎重大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没事,我懂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,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坐在梧桐树下,谁也没说话,整个场面变得极其宁静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青玄子道长徐徐开口道:“小九,在你印象中,小道跟老秀才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一怔,诧异地盯着他看了看,还能什么关系,不是师生关系吗?

    等等,青玄子道长既然这样问了,自然说明他们的关系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这让我下意识朝青玄子道长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为什么,我忽然生出一种错觉,好似这青玄子道长跟老秀才的神韵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这种神韵很邪乎,倘若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特别是青玄子道长抽烟的动作,跟老秀才更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难道…。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不是吧!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…青玄子道长的名头,可真是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紧紧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呼吸声不由变得急促,颤音道:“道长,你跟老秀才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惨笑一声,说:“或许你已经猜到了吧,小道只能告诉你,你的猜测没错,小道的确是老秀才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两个字,在我听来,宛如五雷轰顶一般,令我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青玄子道长的身份,我或许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但,对于老秀才的身份,我却是了解至深,他老人家是我们村子有名的懒汉,年轻的时候一心想着学道,不肯下地干农活,后来道没学成,又过了娶亲的年龄,打了一辈子的光棍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足以说明老秀才是没有后人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,老秀才仙逝,在办丧事时,他的墓碑上也没雕刻后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老秀才的身份,不单单是我,我们村子所有人都认为他老人家就是个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可,现在青玄子道长居然说,他是老秀才的儿子?

    这不对啊!

    倘若他真是老秀才的儿子,老秀才仙逝时,他为何不说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人死如灯灭,在这节骨上,他不可能不以后人的身份参与丧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认的干儿子,也应该以后人的身份,参与丧事才对。

    可,当时青玄子道长跟没事人一样,不过,仅仅是以道士的身份参加了丧事,更多的仪式时

    ,他选择的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不想这些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死死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颤音道:“道长,你没跟我开玩笑?”

    他惨然一笑,淡声道:“小九,你觉得小道像是在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支吾道:“不像,可…可…可老秀才没媳妇啊,连媳妇都没,哪能有儿子啊,难道你…是他干儿子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玄子道长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不是,小道算是他唯一的后人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深吸一口烟,继续道:“实不相瞒,这事憋在小道心里,数十载了,如今实在是憋不住,想找人倾诉一番,也算是还老秀才一份清白。”

    还老秀才的清白?

    这让我愈发疑惑了,压根不知道青玄子道长到底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按说这种事,他应该不会轻易对人吐露才对。

    再说,即便是要吐露,也不适合在这吐露才对。

    可,青玄子道长偏偏在这节骨上选择跟我吐露心声。

    这让我真心有些拿捏不准他的想法,就问他:“你真是老秀才的亲生儿子?”

    亲生儿子,四个字,我咬字特别重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的确是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,主要是觉得太扯了,试问一句,一个连媳妇都没的人,怎么可能有儿子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烟,点燃,深吸一口,心里别提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道长见我抽烟,问我要了一根,点燃,吸了一口,缓缓吐出烟圈,说:“小九,小道知道你心里郁闷,但有些事情,就是如此神奇,至于小道为什么会变成老秀才的儿子,说来也是家庭的一桩羞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脑子立马浮现了一个词,偷情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以老秀才的那好色的品行,真能干这事。

    可,还是不对,以老秀才那德性,谁家姑娘愿意跟他偷情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青玄子道长开始讲起了他家跟老秀才的一段孽缘。

    故事的源头,得从五十年前开始说起,当时的老秀才约摸四十三四的年龄,虽说那个时候的老秀才有些懒,但,这老秀才生的俊俏,用当时的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,小伙生的油头粉面的,老招人喜欢了。

    若是生活在现在这社会,老秀才有那么一张脸,估摸着也能生活的很。但,那个时候的社会,脸好看没用,得殷实,爱劳动,否则,即便貌比潘安,估摸着也会过的很惨。

    但,这社会吧!总有那么一些女人,就喜欢帅哥。

    而这个女人就是青玄子道长的母亲。

    他母亲当时也就是二十刚出头的样子,对老秀才可以说是一见倾心,有事没事老爱缠着老秀才。

    没错,你没看错,就是他母亲老爱缠着老秀才。

    我在听到这一话时,凭心而言,我是不相信的,但青玄子道长却郑重其事地对我说:“小九,小道没跟你开玩笑,据母亲大人亲口所叙,她老人家当时的确经常缠着老秀才,甚至发过誓,非老秀才不嫁,奈何老秀才为人正直,以年龄差太多给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直接颠覆了我对老秀才的认知,不过,青玄子道长都这样说了,应该是真有其事。

    ps:晚点还有两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