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3章 齐龙(30)
    听着青玄子道长的话,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如青玄子道长所说的那般,挖老秀才的坟头的确曾是我最好的兄弟,这让我傻愣愣地看着他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生怕惹恼青玄子道长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见我没说话,死死地盯着我,冷笑道:“陈九,对你而言,天地君亲师对你没半点约束力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一把松开我衣领,缓缓起身,然后朝我边上吐了一口唾液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内心别提多郁闷了,若有可能,我甚至想直接追寻老秀才的脚步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青玄子道长朝老秀才坟头走了过去,缓缓跪下,双手伏地,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青玄子道长跟老秀才的关系,我仅仅是知道他们俩曾有过一段师生情,至于再具体一点的事,我压根不太轻松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老秀才,问他跟青玄子道长关系怎样?

    当时,老秀才仅仅是告诉我三个字,他说:“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我也曾问了青玄子道长,问他跟老秀才的关系怎样,他当时也仅仅是告诉我三个字,他说:“不可说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对于他们俩的关系,我仅仅是知道,曾有过一段师生情。

    可,从青玄子道长如今的反应来看,直觉告诉我,他们俩的关系应该不止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青玄子道长朝我喊了一声,“陈九,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哪里敢犹豫,立马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待我所有反应,他一脚踹在我膝盖,或许是考虑到他会伤到我,所以,他这次所用的力气特别少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他意思,朝老秀才坟头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对,严格来说,是对着老秀才的棺材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想抬头去看棺材内的老秀才怎样,但又没这个勇气,只好双手伏地,朝老秀才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待我这边磕完头后,青玄子轻叹一声,挨着我坐了下来,轻声道:“陈九,你这次真的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说:“道长说的对,这次是我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气,盯着我看了看,淡声道:“若说是外人挖了坟头,小道最多怪你看管不力,但如今,却让你兄弟把老秀才的坟头给挖了,你说…这…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叹了一口气,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老秀才的棺材,也没起来,主要是感觉太对不起老秀才了,就说:“不用了,我跪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看,淡声道:“如此也好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缓缓朝老秀才棺材走了过去,抬手轻轻地摸着棺材梆子,由于这棺材埋在地下有些年头了,棺材梆子已经成了残木,偶有几个白色的蛆虫在上边蠕动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好似没感受到那些蛆虫一般,围着棺材,愣是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,青玄子道长脸色已经面沉如水,呢喃道:“老秀才啊,老秀才啊,任你生前何等洒脱,死后也…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也不晓

    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青玄子道长脚下一软,整个人朝后边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哪里敢让他倒下来,连忙起身,一把扶住他,眼睛的余光朝棺材内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仅仅是这么一眼,我浑身一怔。

    但见,棺材内的尽是腐烂的不成形的碎布条子,在碎布条子下,偶有几块白亮亮的骨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那些骨头,我脚下一阵打颤,好在我自制力还算可以,这才勉强稳定身形。

    当下,我压根不敢看棺材内,将眼神朝边上挪了过去,然后轻声问青玄子道长,“道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棺材内,沉声道:“想听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我先是一愣,后是立马反应过来,估摸着他是打算说老秀才的故事,连忙说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扶小道出去!”青玄子道长朝我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犹豫,扶着他朝帐篷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不想留在帐篷内,估摸着是怕触情生情。

    很快,我扶着他走出帐篷,按照我的意思是,在帐篷附近找一块干净的就行了。但,青玄子道长的一句话,令我有些莫名其妙了,他说:“走远点吧,别让老秀才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万分,他到底想说啥,还别让老秀才听到了,也没说话,便扶着他,朝山上走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两三分钟的样子,青玄子道长朝我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就这吧!”

    我借着夜色,稍微打量了一下附近的环境,这地方还算可以,一颗梧桐树在离我三米的位置,梧桐树下则有两块两溜溜的石板。

    “去那边坐坐!”青玄子抬手朝梧桐树那边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扶着他走到梧桐树边上,又稍微擦拭了一番石块,然后请青玄子道长坐下,我则挨着他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坐定,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青玄子道长居然朝我问了一句,“小九,有烟没?”

    我懵了,真的懵了。

    烟?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居然问我要烟?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,先不说青玄子道长是修道之人,且说从我认识青玄子道长以来,他向来是不沾烟的,就连饮酒,也只有老秀才要求时,他才会喝一点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人,到现在居然主动问我要烟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确定要烟?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主要是怕自己听错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轻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再问,立马给他掏了一根烟递了过去,又替他点上火。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估摸着是第一次抽烟,仅仅是抽了一口,立马咳嗽起来,不过,好在仅仅是咳嗽了一下,待抽第二口时,他好似适应了一些,也没再咳嗽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青玄子道长在抽烟这方面当真是极具天赋,仅仅是抽了好几口后,他抽烟的动作变得极其熟练,宛如多年的老烟虫一般。

    一支烟抽尽,他再次朝我伸手过来,轻声道:“再给小道来一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