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42章 齐龙(29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眉头一皱,颤音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高佬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见此,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淡声道: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,剩下的事,我来搞定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高佬边上的瘦猴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这乌漆嘛黑的,一个人在山上,万一…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放心,我没事,趁着还有点光,你们先下山就行了,对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高佬看了过去,继续道:“记住,我先前跟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高老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最终点了点头,说:“好!”

    言毕,他再次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这才领着瘦猴朝山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俩的背影,我心里别提多沉重了,之所以让他们离开。原因在于,我想跟老秀才说点知心话,有高佬跟瘦猴在,有诸多不方便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才让高佬跟瘦猴离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刚才高佬所说的老秀才坟头没人,我心里有些疑惑,但并不是很重。

    待他们彻底离开后,我深呼一口气,将自身心态调整至最佳,然后再次深呼一口气,扛着一箱白酒朝老秀才坟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快到老秀才坟头时,我恍恍惚惚地看到老秀才坟头边上有一处用蓝色塑料搭建的棚子,要是没猜错,老秀才的坟头应该在那里面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下意识颤抖了一下,脚下的步伐不由沉重异常,我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。

    近了,近了,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出现在那帐篷内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跳忽然加快了。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抬眼看了看近在眼前的帐篷,再次深呼一口气,轻喃细语道:“老秀才,我来…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再次缓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快到帐篷边上时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整个天空显得格外阴沉,像是整块天快要塌下来一般,这让我心沉如铁,先是看了看周边的环境,伸手不见五指,后是深呼一口气,缓缓抬步朝里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门口,我发现这帐篷只有十个方左右,在帐篷中间的位置,好似站着一道身影。但,由于天色过于昏暗,压根看不清那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试探性地喊了一句,“谁在哪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身影缓缓扭过头,我连忙掏出打火机,滑燃,借着微弱的光线,朝那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仅仅是看了一眼,我眼神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发现那不是别人,竟然是老秀才曾经的徒弟,也是我一直想见到的人,青玄子道长。

    “青玄子…道长…。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事,青玄子道长,缓缓抬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待快到我边上时,他停了下来,先是盯着我看了看,后是扫视一眼我手中的一想白酒,冷声道:“陈九,就凭这一箱白酒,想在老师坟头道歉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声音极冷,冷到没任何感**彩,甚至可以说,他的声音充满了冷

    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令我下意识退了一步,死死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颤音道:“青玄子…道长,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扛着的一箱白酒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瞬间,酒箱落地,只听到砰的一声响动,整箱白酒落地而碎,一股浓重的酒香味从地面溢满开来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可知老师曾对小道说过,他可死,你必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青玄子道长抬手就是一记耳光煽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我懵了,死死地盯着青玄子道长,满脑子全是他刚才那句话,‘他可死,你必活!’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可知道老师曾对小道说过,若有机会,他定为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可知道老师曾对小道说过,他已将你视为亲生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可知道老师曾对小道说过,今生最大的遗憾是在有生之年,没能正式收你当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句话,一个个字眼,宛如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,直挺挺地插进我心窝里,令我有些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老秀才对我的感情,即便青玄子道长不说,我也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拿我当孙子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把他能给的一切全给我了。

    即便他在生命弥留之际,他所牵挂的人是我,是我,还是我。

    瞬间,我双腿再也坚持不住了,一下子软了下去,我整个人跪在地面,歇斯底地喊了一句,“老秀才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玄子道长走了过来,抬腿一脚踹在我腹部,冷声道:“陈九,你还有何脸面跪在老师坟头,还有何脸面来看老师啊!!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,青玄子道长直接吼了出来,“说啊,老师一生勤勤恳恳做人,谁曾想到死后,竟然会受如此奇耻大辱,说啊,这是不是你的错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再次抬腿朝我踹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,他脚头上的力气特大,一脚下来,我只觉得心脏都快被他踢爆了一般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我依旧不敢乱说什么,下意识朝老秀才坟头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对你太失望了,一个连自己最重要的人的坟头都守不住,你有何颜面继续在这世上行走啊!”

    青玄子道长一边说着,一边在我边上蹲了下来,然后盯着我看了足足一分钟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跟青玄子道长也算是老相识了,倘若不是在万名塔因为老巫婆的事产生过一些分歧,我丝毫不怀疑我们俩的关系,或许会更好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着他的表情,听着他的话,我能清晰的察觉到一向云淡风轻的青玄子道长,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他下一秒能干出来什么事,压根不是我能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青玄子一把抓住我衣领,沉声道:“你可知道死后被人挖坟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扬手又是一记耳光煽在我脸上,厉声道:“而挖坟的人还是被你视为最好的兄弟,你懂羞愧吗?说啊!你懂羞愧二字吗?”

    ps:明天四更补上,另外小九的公/众/号是:cbx2561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