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8章 齐龙(25)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么问题来了,他们为什么会守错地方,这不符合逻辑啊,要知道高佬跟瘦猴,经常往我们坳子村跑,当初老秀才下葬时,还是他们几个抬棺的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守错地方,我绝对不信。

    而想要解释这一切,只有一个可能性,那便是他们可能被人使了障眼法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障眼法,我脑子立马浮现一个想法,阵法。

    对,肯定是阵法。

    唯有用阵法,才能导致高佬几个人守错地方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压根不敢久待,立马对高佬说:“走,先去老秀才坟头看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莫村长连忙起身,一把拉住我,支吾了几句,也没说个所以然出来,这把我给郁闷的,只好说:“莫村长,你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他轻声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又问了一句,“莫村长,你有啥想法尽管说出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还是不说话,我也是醉了,就朝边上的莫骏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还是年轻人说话爽快,这不,那莫骏一见我望着他,立马说:“我们发现我弟弟的坟头全…全…全红了。”

    全红了?

    我一怔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莫骏也没隐瞒我,就说:“是这样的,你先前不是趴在坟头上么,我们几人以为你在做什么仪式,一直没敢去打扰你,直到一小时后,高佬说情况不对劲,我们几人才冲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坟头上流了好多血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沉声道:“的确流了不少血,可,我们当时看到的,也就只有饭碗那么大点的位置,我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说话开始支支吾吾起来,我真心是急了,也顾不上那么多,直推了他一下,厉声道:“你倒是说啊,后来怎样了?还有就是我昏迷多久了?”

    那莫骏抬头望了我一眼,支吾道:“你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在我脸上瞥了一眼,支吾道:“至于我弟的坟头,我…我后来不放心…就跟莫村长一起去看了看,就…就…就发现那整个坟头都红了,宛如蘸了鲜血一般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颤音道:“整个…坟头全是红的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对,整个坟头全红了,殷红,殷红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再说话,脑子则不停地思索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按道理来说,我仅仅是在这坟头滴了一些心血,问题应该不大,相反,还能起到保护的作用。

    即便是滴入的鲜血过多,也绝对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可,刚才从莫骏跟莫村长的语气来看,他们不像是骗我,也就是说莫梁的坟头很有可能真的变成红色的。

    等等,不对。

    刚才莫骏喊莫村长喊莫村长?

    这不对啊,他俩的关系势同水火,以莫骏的性子,不可能会喊村长啊!

    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但仅仅是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心情平缓一些,然后朝莫村长

    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莫村长,莫骏说的是真话吗?”

    那莫村长微微一怔,忙说:“恩,他说的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这话的时候,我眼睛一直盯着莫村长,想从他的表情看出来一点东西,令我失望的是,那莫村长说话时,表情淡如水,没丝毫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压根看不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又试探了几句,不得不说莫村长真是老江湖了,甭管我问什么,他都是一副淡如水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这样,我还是找出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便是,莫村长在提到莫骏二字时,他的嘴角会下意识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致上揣测出一点事,要是没猜错,莫村长跟莫骏很有可能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一是因为他们俩一起去看莫梁的坟头,二是因为他们俩说话的语气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饶有深意地盯着他们俩看了看,也不说话,就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莫村长见我离开,连忙问了一句,“陈八仙,你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我扭头望了望他,淡声道:“先去看看莫梁的坟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立马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陡然发声道:“那老秀才的坟头咋办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“老秀才的坟头破坏严重么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连忙说:“棺材盖都翻开了,老秀才的尸骨都露了出来,我…我用一块黑布盖在他尸骨上,又在上边捣鼓了一个棚子,怕他的尸骨晒到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那边守着没?”我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有!”

    这让我稍微放心了一点,不过,一想到老秀才的尸骨都被翻出来了,我下意识紧了紧拳头,嘀咕了一句,“郭胖子,如果真是你干的,我势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,高佬在后边又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看老秀才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天色,应该是早上十点的样子,就说:“看完莫梁的坟头,就去看老秀才,对了,老秀才曾是青玄子道长的老师,不知道你有没有青玄子道长的消息没?”

    他一怔,摇头道:“没有,我特意问了一些八仙,他们都说青玄子道长这几年就好像从人间消失了一般,从未出现在东兴镇。”

    我淡声哦了一句,也没说话,便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佬在原地愣了一下,也没多想,立马跟了上来,瘦猴则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一行人朝小竹园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由于莫梁的坟头跟老秀才的坟头都出事了,我们一众人心情压抑的很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约摸花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我们一行人出现在小竹园边上。

    还没进竹园,我眉头一皱一股冲鼻的血腥味从小竹园内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立马朝小竹园内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竹园,那股血腥味愈来愈浓,待快到莫梁坟头边上时,那股血腥味已经呛鼻了,这令我心沉如铁,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