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4章 齐龙(21)
    那莫骏一听我的话,也不晓得是故意的还是咋回事,他也沉声道:“小兄弟,我非常同意你这话,谁敢在我弟弟下葬的事情上捣乱,我莫骏第一个不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莫村长也连忙来了一句,“是啊,陈八仙,我非常赞同你的话,虽说我跟莫梁有些不对头,但,如今莫梁已死,死者为大,谁敢捣鼓,我肯定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俩的话,我一阵无语,至于他们俩人谁说的是真心话,谁说的是假话,我是真心分辨不出来,也没说话,便朝莫梁房内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进房,那莫骏跟莫村长立马跟了上来,至于其他的村民,则在墓穴边上守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压根不想他们俩进来,主要是现在心烦意乱,再加上对他们俩的话,我分不清真伪,所以,现在格外反感他们俩人。

    可,他们俩人已经进来了,我也不好赶他们出去,只好把他们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来到莫梁尸体边上,我没做任何动作,而是挨着莫梁坐了下去,一把抓住他手臂,淡声道:“莫兄啊!这次一别,想要再次见面,恐怕得来世了,你要是在下面过的不好,记得给我托梦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又在莫梁遗体边上说了一大堆话,大抵上是跟他叙叙旧。

    我在跟莫梁说话期间,莫骏跟莫村长出奇的什么也别说,仅仅是盯着莫梁的遗体,特别是莫骏,眼角更是泪花闪闪。

    不过,考虑到莫骏跟莫村长有一个人在说假话,所以,对于莫梁的眼泪,我假装没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要说时间这东西,倒也奇怪的很,你越是等它,它越过的慢,你越是不拿它当回事,它倒过的特别快。

    这不,我仅仅是跟莫梁唠叨了一些话,时间的指针已经快到一点了。

    我没任何耽搁,立马让莫村长跟莫骏过来搭把手,就准备将莫梁的尸体从房内朝墓穴那边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是裸葬,在移动过程中,有三个讲究,一是帮忙移尸体时,其心一定要纯碎,否则,很容易很出问题,其二,移尸过程中,不能开口说话,即便是遇到天大的事,也不能开口说话,一旦说话了,很有容易出问题,其三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,不能让尸体落地。

    一旦落地了,势必会滋生怨气,一旦怨气够重,恐怕这裸葬没法进行下去了,甚至会出现重重怪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把需要注意的三点告诉他们,又说:“两位,你们若是心机不纯,最好不要碰莫梁的遗体,否则,出了问题,别怪我不念旧情。”

    最先开口的是莫骏,他说:“小兄弟,你放心,我绝对会按照你的吩咐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我也是。”莫村长在边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以目前的情况,让我一个人移莫梁的遗体,肯定不行,一方面是显得太孤寂了,另一方面是不符合规矩。

    按照我先前的打算是让瘦猴跟高佬搭把手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,如今因为那两幅奇怪的画面,瘦猴跟高佬已

    经离开了,换而言之,目前可用之人,只剩下莫村长跟莫骏了。

    我想过到外边找两名村民过来搭把手,但考虑到外边的村民我并不是很熟,再加上,莫梁生前因为性格问题,应该得罪了不少人,我怕喊他们进来搭把手,会出现很大的意外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些因素,我才会决定让莫骏跟莫村长搭把手。

    当然,我让他们俩搭把手,还有个原因,那便是可以利用移尸,试试他们俩谁是真心实意对莫梁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又把那三点再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莫村长跟莫骏连连点头,齐声道:“你放心,绝对出不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多想,先是让他们俩搭把手将莫梁的遗体弄到我后背,后是让他们俩一人抓住莫梁的一只脚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让他们俩抓住莫梁的脚,这倒不是怕莫梁的尸体掉在地面,而是根据裸葬有这么一个习俗,这一习俗在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称之为,抓数,其意思来源于上古神话中,神仙都是飞的,压根不用双脚走路,所以,裸葬时,抓住其双脚,预兆着莫梁死后能白日飞升当神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一种说法,但我既然选择用裸葬,自然要遵循这一规矩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还有个规矩值得说道一番,古时候裸葬时,抓住双脚的两个人,不能用脚走路,必须蹲在一块木板上,前边让四个人拉着木板朝前走,这一过程称之为拉清。

    演变到清朝时,这一习俗,有了一些变化,那便是少了拉清,而多了另一个规矩,那便是移尸时,抓脚的两个人必须不停地说四个字,神迎鬼避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的意思很简单,神仙迎接,鬼祟避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俩抓住莫梁两只脚时,我连忙把这一习俗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俩一听,莫骏抢先开口道:“行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那莫村长也来了一句,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俩这么一说,我也没多说什么,便背着莫梁的遗体,朝外边走了过去,莫村长跟莫骏则抓住莫梁的两只脚,在后边不停地说:“神迎鬼避。”

    按照我的想法是,在移尸过程中,肯定会出事。毕竟,莫骏跟莫村长肯定有一个人对莫梁动机不纯,可,奇怪的是,一路走来,愣是没任何意外,就连最基本的风水草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待将莫梁的遗体弄到墓穴边时,我心头郁闷的要死,就觉得这事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没出事?

    难道他们俩对莫梁都是真心实意的?

    这不对啊!他们俩肯定有一人对莫梁不是真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为什么在移尸时,没任何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实在想不明白,再联想到莫梁的遗体进堂屋时,也是风平浪静的,这让我生出一种错觉,那便是莫梁的丧事过于安静,有种暴雨来袭之前的宁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