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3章 齐龙(20)
    高佬一听我的话,应该是看出我神色不对,忙说:“上次把水云真人弄死后,整个东兴镇的八仙们,基本上都跟我在混饭吃,边上的几个镇子,也有不少八仙跟我们混饭吃,人数的话,大概有五十来个。”

    五十来个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立马说:“把所有的八仙全部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高佬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颤音道:“九伢子,你这是打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有人想挖老秀才的坟,你让人给我盯紧了,一旦有外人靠近老秀才的坟头,给我往死里打,特别是…郭胖子,他若敢靠近老秀才的坟头,给我弄……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残字,我没能说出口,主要是还惦记着跟郭胖子过去的情分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高佬差点没跳起来,怒声道:“草,谁敢挖老秀才的坟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急道:“现在叫人还是?”

    “现在,马上,立刻,二十四小时守着老秀才的坟头。”我也是急了,又朝瘦猴看了过去,说:“瘦猴,你亲戚多,要是有可能,把你所有在家的亲戚也叫上,事后,我定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瘦猴的亲戚真心多,他父亲生了八个儿子,三个女儿,而他媳妇的兄弟姐妹也有**个,加起来就是二十几个亲戚了,再加上这些亲戚的儿子,侄子什么的,只要瘦猴能将他们叫过来,保守估计至少有三十人以上。

    要说瘦猴这人吧,虽说不善言谈,但做人特仗义,所以,他在他亲戚圈里,颇有威望,这不,他立马对我说:“也是现在叫过来么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瘦猴连忙说:“行,我现在就回去给他们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言毕,瘦猴率先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瘦猴走后,高佬凑到我边上,问了两个问题,一个是,他走了以后,这里怎么办?另一个是叫足人以后,应该怎么捣鼓。

    第一个问题倒好解决,毕竟,这里我一个人应该能搞定,而另一个问题比较棘手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刚才所看到的画面,仅仅是画面罢了,压根没时间,也就是说,我根本不知道郭胖子什么时候会去挖老秀才的坟头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周期特别漫长。

    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怎么弄,总不能把人叫过去,无休止地守在那吧!”

    我仔细回想了刚才的两幅画面,若说刚才那两幅画面是同时发生的,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下着蒙蒙细雨的天气。

    等等,还是不对,我看到郭胖子时,好似并没有下蒙蒙细雨,而看到莫梁的坟头时,却下着蒙蒙细雨。

    难道这两幅画面不是同一时间发生的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高佬又开口了,他说:“九伢子,你到底打算怎弄,你倒是给句话啊!”

    我扭头瞥了他一眼,又抬头看了看天色,沉声道:“先让他们轮流守着,一直守到下雨为止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也是为了保守起见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衣食住行咋办?”高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高佬考虑事情的确比我周到,就连衣食住行都考虑到了,可,以我目前的经济条件,肯定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衣食住行。

    但,让我就这样放弃守老秀才的坟头,我又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当下,我仔细想了想,沉声道:“先把人叫过来,钱的事我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高佬深深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也没再说话,便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他忽然停了下来,说:“九伢子,我跟老秀才不是很熟,但我内心却是格外尊重他,如今,他的坟头要出事,我义不容辞全力助他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他意思,正准备开口,就听到他说:“这些年我在广州工地上班,积攒了一些钱,我全部拿出来,瘦猴跟我一起,应该也会拿出来,你别给自己太重的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说不感动是假的,要知道老秀才生前时,很少跟高佬说话,甚至还有些看不起高佬,用老秀才的话来说,高佬这人太圆滑了,他不喜欢跟圆滑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,老秀才没少讽刺高佬。

    而高佬那时候,看老秀才年事已高,仅仅是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高佬内心深处居然会如此尊重老秀才,甚至不惜拿出全部的积蓄。

    “高佬,钱的事,我来想办法。”我朝高佬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没说话,径直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高佬的背影,我心里特不是滋味,但对于眼前的一切却是无可奈何,说白了,有钱男子汉,没钱汉子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莫村长凑了过来,轻声说了一句,“陈八仙,要是缺钱,我家里还有些,要不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说:“不用了,这事我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没啥心情跟他闲扯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便是早点弄好莫梁的尸体。

    考虑到我先前所看到的画面中,莫梁的坟头爬出了黑蛇,我想过在他坟墓里撒一些硫磺跟石灰。

    可,如此一来,对莫梁的尸体势必是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就想着让莫梁的家人拿个主意。

    但,这种想法仅仅是在我脑海一闪而过,压根不敢付之行动。说难听点,无论是莫梁的二叔,莫村长,还是莫梁的哥哥,莫骏,他们俩可以说是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让他们选择,还不如我替莫梁做个决定。

    当下,我稍微思量了一会儿,就打算按照原先定下来的裸葬捣鼓莫梁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,我既然看到莫梁的坟头里面爬出黑蛇,也就是说,无论我做什么,那些黑蛇还是会从莫梁的坟头爬出来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,倒不如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也没跟他们说什么,先是将稻谷撒进墓穴,后是点燃一些木柴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下来,大概花了十几分钟的样子,待柴火烧成灰烬时,我念了几句词,又撒了一些泥土在上面,整个墓穴算是彻底捣鼓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墓穴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朝边上的莫村长问了一句,“几点了。”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看了看,说:“12点半了。”

    12点半。

    我嘀咕了一句,离丑时下葬还剩下半小时的样子,也没再墓穴边上久待,径直朝莫梁房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莫骏身边时,我停了下来,沉声道:“无论你跟莫梁有什么仇,什么怨,也不管莫村长跟莫梁有什么仇,什么怨,一旦在下葬这事上,谁敢捣乱,我豁出性命,也会将捣乱之人弄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