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1章 齐龙(18)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从理性的角度来看,我却偏向莫骏。

    要说原因也很简单,莫骏刚才的一番哭泣,绝对是真情流露,再加上莫村长的孩子丢了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个父亲丢了儿子,什么事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,我才会偏向莫骏。

    当然,至于是选择相信人性,还是相信理性,这却令我有些拿捏不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紧紧地盯着莫骏,淡声道: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出来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等你弄完我弟弟的丧事,我再告诉你,你放心,你是我弟弟的朋友,我绝对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假装信了他的话,说了一句,“行!”

    说罢,我又跟他扯了几句,先是问他在莫梁手里塞了什么东西,那莫骏告诉我,说是他往莫梁手里塞的是莫梁小时候特喜欢的一种香包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有些不放心他的话,特意走到莫梁尸体边上,大致上检查了一下香包,就发现那香包很普通,里面有股很淡的玫瑰花香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还是有些不放心,又将那香包拿了出来,仔细检查了一番,到最后更是对着香包念了一些词,大抵上是检查一下,莫骏有没有在香包上面动手脚。

    令我松口的气的是,一番检查下来,这香包毫无任何异样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不信我?”莫骏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直接回了一句,“莫村长的话,我也得考虑,万一你真对莫梁尸体动了什么手脚,我愧对莫梁啊!”

    说罢,我死死地盯着他,就想从他表情看出点东西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那莫骏仅仅是愣了一下,就说:“这样啊,留个心眼也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问了一句,“要不…这香包别放进去了吧!”

    他失声道:“我弟弟最喜欢这个香包,我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说:“要不,我们用阴阳卦听听莫梁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地盯着我,沉声道:“行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看了看他表情,很淡定,我也没多想,便掏出阴阳卦,对着莫梁的遗体念叨了几句,然后将手中的阴阳卦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落地显示的是宝卦。

    这令我仅有的一丝担忧也打消了,但为了保险起见,我又扔了一次。

    这次显示的还是宝卦,这令我彻底放下心来了,也没多想,便将香包塞在莫梁手中,又找了一根麻绳,将香包跟莫梁的掌心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弄好这一切,高佬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咱们可以去看墓穴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扭头朝门口看了过去,就发现高佬、瘦猴、莫村长以及莫富贵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多说什么,便对莫骏说,“我们一起出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应了一声,朝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意思是让我走在前边。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率先走了出去,他立马跟了上来,而高佬跟瘦猴等人,见我们朝外边走了过去,也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莫村长身边时,他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陈八仙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立马明白他意思,要是没猜错,他这是

    打算找我来说莫骏的坏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很是乐意,毕竟,刚才莫骏说了莫村长不少坏话,我也想知道莫村长会怎样说莫骏,说白了,我就想弄懂他们俩对莫梁到底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但,考虑到还没看完墓穴,我有些不放心,就说:“先看墓穴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说:“也行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行人朝墓穴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墓穴挨着房子,所以,我们一众人仅仅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便出现在墓穴边上,我提着手电筒大致上照了照墓穴,从尺寸上面来说,这墓穴没丝毫问题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莫村长看了过去,问他:“挖墓穴时,有没有留下脚印?”

    他稍微想了想,沉声道:“好像有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莫富贵看了过去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莫富贵的脚印留在里面。

    那莫富贵见莫村长望着他,连忙朝我解释道:“陈八仙啊,先前挖墓穴时,我看里面那种碎石子比较多,我…我…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一般挖墓穴时,肯定会留下脚印,就说:“没事,我把脚印弄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当了几年的八仙,这弄掉脚印对我来说,轻松无比,先是让高佬弄了一些柴火,后是让莫村长去弄些稻谷。

    都是农村人,自然知道我要这些东西干吗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俩也没犹豫,立马去准备东西了。

    待他们俩离开后,我们一众人在墓穴边上找了一块干净地方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坐下,那莫富贵立马朝我递了一根烟过来,尴尬地笑道:“陈八仙,真心不好意思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烟,那莫富贵立马点燃火,替我点上烟,说:“陈八仙,弄完这事,是不是可以替我们调查一下当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先不说莫村长跟莫梁有啥仇恨,也不管莫骏跟莫梁有啥仇恨,但,先前已经答应的事,我自然会去做,就说:“老叔叔啊,你把心放在肚里吧,弄完这事,我绝对会第一时间替你查清那件事,只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朝莫骏瞥了一眼,就发现他正盯着我们这边。

    那莫富贵见我只说了一半的话,忙问: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没什么,对了,你对莫骏有啥看法没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莫骏原本就盯着我们这边,双眼不由一凸,竖起耳朵朝我这边听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此,我假装没看到,而莫富贵则瞥了莫骏一眼,沉声道:“他啊,在我们村子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莫二狗子,你要对你的话负责!”那莫骏估摸着是急了,立马起身,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打算对莫富贵动手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莫骏兄,谁人背后无人说,谁人背后不说人,莫不成你怕他说你什么?”

    那莫骏一听,微微一怔,盯着莫富贵冷哼一声,也不再说话,便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那莫骏走后,莫富贵好似也有些火气,没好气地说:“陈八仙,我跟你说,这莫骏就是典型的忘恩负义,当年要不是莫村长救了他,这畜生坟头上的青草至少几米高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更疑惑了,莫村长救过莫骏?

    这不对啊,他们俩现在的关系是势同水火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