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0章 齐龙(17)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我满脑子全是雾水,这什么意思啊!

    这莫骏到底来这干吗的?

    难道真是来参加丧事?

    我本来想上去问几句,但看到莫骏一直在那痛哭,我也不好意思上前,便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三分钟的样子,那莫骏哭的喉咙都嘶哑了,到最后更是无声地抽泣。

    这令我产生一个错觉,难道莫骏跟莫梁关系很好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莫骏估摸着是哭累了,缓缓起身,先是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后是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二话没说,毫无征兆地朝我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他…他…他到底在闹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若说要参加丧事,先前没必要喊打喊杀的啊!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拉他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他抬眼看了看我,朝我磕了三个响头,沉声道: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,我弟弟能有你这样的兄弟,是我弟弟之幸事,也是我之大幸。”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地盯着他,疑惑道:“你是来参加丧事的?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话,一个劲地对我磕头。

    大概磕了十七八个头,额头都破了一层血,殷红的鲜血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过意不去了,便弯腰缓缓拉起他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莫骏一把打开我手臂,嘶哑道:“按照我们驱蛇人的习俗,得磕足九十九个,方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他意思,难道驱蛇人还有这习俗?

    没听莫梁提过啊!

    当下,那莫骏又照着我磕了几十个头。

    大概磕了九十九个头的样子,他方才缓缓起身,乍一看,他额头满是鲜血,而地面也有不少鲜血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个样子,说不感动那是骗人,这让我声音不由低了几分,就说:“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他冲我惨然一笑,说:“没事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好似想起什么,一把抓住我肩膀,由于我比他高一些,所以,他在抓住我肩膀时,掂了掂脚,说:“小兄弟,先前多有得罪,还望你海涵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嗯了一声,说:“没事!对了,能告诉我,先前为什么喊打喊杀的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看了一会儿,这才开口道:“实不相瞒,我是担心你不能好好办我弟弟的丧事,这才故意试探了一番,事实证明,我弟弟认识你这个朋友,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试探吗?

    那莫骏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怎么?小兄弟,你莫不成不信?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还是没说话,多年的抬棺经验,令我现在对陌生人,并不是很相信,就如当初某人跟我说的那般,信人信七分足以,剩下三分必须得保留自己的思想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莫骏这般说,但我依旧对他还留有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那莫骏应该是看出我对他的不信任,又说了一句,“小兄弟,真的,我先前真的只是试探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能理解,只是有个事,我却是想不明白了,莫村长说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冷笑一声,“小兄弟,你觉得莫村长是好东西吗?他若是好东西,我弟弟死了,他这个亲二叔,会如此冷淡吗?你可别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眼看了看门外,朝我凑了过去,附耳道:“我二叔对我弟弟的恨意,用滔天二字来形容也不足为过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疑惑地瞥了他一眼,这什么情况,莫村长说这莫骏对莫梁有着很重的杀意,而此时莫骏又说莫村长对莫梁有着滔天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拿捏不准了,就觉得他们俩人应该有问题。

    以我对莫村长的了解,应该不是那种人,原因有二,一是莫梁一直生活在这村子,倘若莫村长真要弄莫梁,应该有很多机会,二是莫村长作为这个村子的村长,其人品应该差不多了,再有就是,莫村长既然能替莫梁挖墓穴,足以说明其心不怀。

    反倒是莫骏,他这人虽说跟莫梁长的一样,但从他说话的语气,我却能听出来他应该是来意不善。

    即便他磕了九十九个头,这种感觉却一直在我脑海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朝莫骏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哦,莫村长跟莫梁有什么仇恨啊,会如此痛恨自己的侄子?”

    他诧异地瞥了我一眼,惊呼道:“你不知道这事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,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一听,再次朝门口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:“他有没有跟你说,让你去查清小孩失踪的事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事莫村长的确说过,严格来说,莫梁的尸体能进村,正是因为这件事,就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他摇头叹气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,这把我给郁闷的,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次,他盯着我看了约摸十秒的样子,缓缓开口道:“他就是因为这事痛恨我弟弟的,我岂能不知道,按照我二叔的想法,他小孩之所以会死,就是因为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莫村长已经说过了,他的确因为这事怪过莫梁,但后来一想,觉得不对,也没怎么怪莫梁了。

    可,现在莫骏又将这事翻腾出来了。

    莫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这让我的好奇心大起,再加上现在离莫梁下葬还有点时间,我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具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门口的位置,压低声音说:“暂时不是说这事的时候,我只能告诉你,我家二叔的话,不可全信,他那人啊,阴险的很,总喜欢背后阴人,你最好别被他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,我也不说话,心里则一直嘀咕着,他俩的话,谁是真话?

    莫村长说莫骏不是好人,想杀弟弟,甚至解剖亲生父亲的尸体。

    莫骏说莫村长道貌岸然,一直想弄死莫梁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从人性的角度来看,我更偏向莫村长,不为别的,只因他是这个村子的村长,要知道在我们农村当村长,并不是什么指派的,而是由村民一票一票选举出来的,若非德高望重之人,这个村长绝对当不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