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9章 齐龙(16)
    说实话,由于有莫骏在房内,我们几人在捣鼓莫梁尸体时,畏首畏脚的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怕莫骏,就感觉吧,我们这边正捣鼓着尸体,那边却坐着一个人,要说单独坐个人也就算了,勉强还能接受,问题在于,那人偏偏跟莫梁还长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们三人在捣鼓尸体时,时不时会朝莫骏那边瞥几眼。

    约摸捣鼓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三人先是将莫梁的尸体擦拭了一个遍,后是用高佬买回来的红布,将莫梁重点部位以及胸口盖住,最后用一条麻绳将其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我们农村的风俗来说,用麻绳绑着尸体肯定不行,但,考虑到莫梁是裸葬。所以,这麻绳必须绑上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敢用麻绳这样帮着莫梁,自然也有办法避开这种忌讳。

    那便是用鸡血滴在莫梁的太阳穴、檀中穴以及下丹田,这样的好处,能利用鸡血中所夹杂的阳气,冲淡麻绳所带来的负面效果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即便是用麻绳,也不会对莫梁的尸体造成什么伤害,更不会影响莫梁的下辈子。相反,这麻绳还会起到保护的作用,能让其尸体葬入地下后,不会被蛇虫鼠蚁侵犯。

    待我们将莫梁的尸体彻底弄好,时间差不多是晚上十点的样子,按照我给莫梁算的时辰是丑时,也就是凌晨一点到三点。

    根据这个时辰来算的话,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三个小时的空闲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就对高佬说:“高佬,你跟瘦猴先出去看看莫村长把墓穴捣鼓的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那高佬何等聪明,立马明白我这是故意安排他们俩出去,轻声道:“九伢子,凭着我多年的直觉,这莫骏不好惹,你最好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罢了罢手,回了一句,“放心,我心里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见此,高佬也没说啥,领着瘦猴朝外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门口处时,他停了下来,也没回头,轻声道:“九伢子,我们所有人就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我,要是我跟莫骏发生了什么冲突,只需要喊一声,他能立马冲进去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回了一句好!

    很快,高佬领着瘦猴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待他们彻底走出去后,我径直朝莫骏走了过去,然后在他边上蹲了下来,又打量了他一眼,还真别说,这莫骏跟莫梁当真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,就连身上的气质都是毫无二致。

    这甚至让我产生一种错觉,莫梁没死。

    那莫骏或许是察觉到我蹲在他边上,缓缓睁开眼,嘴角滑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,说:“小子,是来求饶?还是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差点没暴走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莫骏没开口时,跟莫梁毫无二致,一旦开口了,跟莫梁简直就是两种极端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,为什么要杀莫梁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声音极低,主要是感觉他身上有太多莫梁的影子了,我潜意识里,甚至已经把他当成了莫梁。

    那莫

    骏好似没想到我语气会这般轻,微微一怔,笑道:“怎么?你想打听我们的家事,我只能这么跟你说,我一日得不到莫梁的尸体,便会一日守在这里,即便你把他下葬,只要你们离开,我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桀桀地笑了两声,“我定会将他的尸体挖出来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“只要你敢碰莫梁的尸体,我不介意在莫梁的墓穴边上再多挖一口墓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们可以试试。”那莫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我一连问了莫骏好几个问题,但那莫骏一直闭目养神,压根不搭理我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气的,杀了他的心都有,但一想到莫梁,我立马又打消了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在他边上蹲了约摸半小时的样子,直到高佬在外面喊了一声,“九伢子,墓穴好了,你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当下,我缓缓起身,抬步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门口时,那莫骏忽然叫了我一声,我扭头一看,就问他:“有事?”

    这次,他脸色好似有些不对,淡声道:“你真能好好安葬他的遗体?”

    我一怔,一脸狐疑地盯着他,这莫骏什么意思?

    那莫骏见我没说话,缓缓起身,走到离我十公分的位置,在我身上盯了约摸一分钟的样子,才开口道:“我不管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,也不想晓得他到底是怎么死的,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,他就是我,我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更加疑惑了,他这什么意思,到底来打算破坏丧事,还是参加丧事的?

    这让我压根摸不准他的想法,甚至感觉他的出现就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我盯着他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直接说话,而是朝莫梁的尸体看了过去,也不晓得是我看错了,还是咋回事,我居然看到他眼角滑过两滴泪水。

    见鬼了。

    先前莫村长还说这莫骏好几次都想弄死莫梁,还有就是解剖亲生父亲的尸体,怎么现在居然掉泪?

    这不对啊!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他,就想看他到底打算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那莫骏盯着莫梁的尸体足足看了十来秒的样子,他缓缓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尸体边上,他…他竟然跪了下去,对着莫梁磕了三个响头,又在身上捣鼓了几下,最终摸不出来一个像锦囊似得东西塞在莫梁手里,沉声道:“生前,你我二人势同水火,没想到…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好似想到什么,深深地探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这是你生前最喜欢的东西,如今,哥哥把他送给你了,只希望你在下面能早日投胎,若有来世…,哥哥…还与你做兄弟,下辈子,哥哥什么事都让着你,依着你,哥哥…哥哥…哥哥…对不起你啊!。”

    说着,说着,那莫骏整个人宛如一滩软泥似得,软了下去,抱着莫梁的尸体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我满头雾水,这莫骏到底打算干吗?先前要打要杀的,如今却抱着莫梁的尸体痛哭,他意欲何为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