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8章 齐龙(15)
    这种想法在我脑子持续了约摸几秒钟的样子,就在我脚下正准备朝后退时,高佬一把抓住我手臂,压低声音说:“九伢子,他是活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稍微松出一口气,但也仅仅是稍微松了一口气,压根不敢正眼直视前边那人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发现这房子内坐着一个人,严格来说,那人无论是长相,穿扮,还是神态跟莫梁毫无二致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跟莫梁回魂了一般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深呼一口气,强忍心头的害怕感,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,那人也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四目相对,我们谁也没说话,而高佬跟瘦猴则不停地扫视那人,整个场面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人缓缓开口道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颇为嘶哑,像是被什么东西破坏了嗓门一般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从这声音,我能分辨出来,此人绝对不是莫梁,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是人还是鬼?”

    他一笑,打量了我一眼,沉声道:“莫梁的双胞胎哥哥,莫骏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缓缓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走到离我三十公分的位置,他停了下来,再次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饶有深意地点了点头,说:“不错,还懂得将我弟弟的尸体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头在我肩膀拍了拍。

    他手头上的气力特别大,被他这么一拍,我只觉得肩膀上疼痛的很,就听到他说:“小兄弟,辛苦你了,剩下的事,我来搞定就行了,你们几个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也没说话,直觉告诉我,这人好似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那莫骏见我没说话,微微一笑,再次拍了拍我肩膀,然后绕过我,径直朝瘦猴走了过去,就准备伸手从瘦猴身上将莫梁的尸体弄下来。

    我神色一禀,连忙走了过去,一把抓住他手臂,沉声道:“莫兄,这样不好吧,莫梁生前曾招呼我,让我一手弄好他的身后事,另外,我从未听莫梁提过他还有个哥哥!”

    那莫骏好似早就预想到我不会同意一般,一把打开我手臂,声音陡然一冷,“小兄弟,你可知万事要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,看这情况,这什么莫骏是过来捣乱的,这让我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死死地盯着他,冷声道: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膀,笑道:“不想怎样,就想亲手操办我亲弟弟的丧事罢了,倘若有外人阻止的话,休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右脚猛地抬起,朝地面跺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房子晃动了几下,地面更是裂开一条条细微的缝隙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缝隙看了一眼,这地面用材是竹杖,一根根小拇指粗的竹杖排在地面,看上去古色古香的,颇有韵味,但被莫骏这么一跺脚,那一条条竹杖裂开一条细微的缝隙,令整个地面看上去极其刺眼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我心沉如铁,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暗示我,再管这闲事,就要让我好看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!”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“这是我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,

    也不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,就如那莫骏所说的,这是他的家事,我倘若强行插手的话,肯定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但,让我就这样把莫梁的尸体交给莫骏,我肯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陷入两难之地,我们一众人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外面挖墓穴的莫村长好似感受到房屋内有些不正常,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先是扫视了莫骏,眉头一皱,脸色刷的一下变了,紧接着,他脚下加快了几分,走到我边上,一把拽住手臂,说:“陈八仙,千万别把莫梁的尸体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朝莫村长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就说:“这莫骏跟莫梁虽说是双胞胎,但这两兄弟一直不对头,特别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怕被莫骏听见,朝我凑了过来,附耳道:“这莫骏多次想弄死莫梁,如今莫梁死了,他不请自来,要是没猜错的话,恐怕他是来拿虐莫梁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地盯着莫村长,颤音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他重重地嗯了一声,说:“陈八仙,我还能骗你不成,他…他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莫骏指了过去,神色颇为激动,吱吱唔唔地说:“他…他曾…把他父亲的尸体,亲手解剖了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倘若真如莫村长所说,这莫骏十之**是个变态啊!

    只是,有个事,我始终想不明白,为什么莫骏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,还有就是他为什么要解剖亲生父亲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种种疑惑,令我对莫骏生出一股恶寒感。

    那莫骏应该是感受到我们所有人的异样眼光,咧嘴一笑,“诸位,别墨迹了,赶紧把我弟弟尸体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伸手朝瘦猴后背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也是怒了,倘若没莫村长这番话,我或许不会对莫骏怎样,毕竟,他是莫梁的哥哥。但,有了莫村长这番话,试问一句,一个连亲生父亲的尸体也敢解剖的人,我如何放心把莫梁的尸体交给他,更何况这莫骏还曾多次想弄死莫梁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再次抓住莫骏的手臂,冷声道:“滚!”

    他扭头瞥了我一眼,狂笑道:“小子,你可知道你这一个字,将会给你带来什么灾难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,压根不想理他,直接朝瘦猴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把莫梁的尸体弄到床上去。

    那莫骏应该是看出我意思,在我们几人身上打量了几眼,也不说话,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,盘腿而坐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动作,我内心一紧,玛德,看这架势,他是不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现在咋办?”高佬凑了过来,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瞥了瞥他,又看了看坐在地面闭目养神的莫骏,心头一狠,说:“不管他,先把莫梁的事先搞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莫村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最后啥也没说,深叹一口气,朝外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莫村长离开后,我们三人也没敢耽搁,便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的事,而莫骏则一直坐在地面,大有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姿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