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5章 齐龙(12)
    这一情况一出,我跟高佬对视一眼,高佬是老江湖,自然明白我意思,手中的竹杖朝我竹杖上扑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棍子下来,我手中的竹杖轻微地颤抖了几下,但依旧没能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跟高佬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那边的瘦猴,整个身体跟先前一样,朝倾斜,好在他死死地抓住莫梁的尸体,这才让莫梁的尸体没掉下去。

    玛德,再这样下去,估摸着尸体还没到堂屋,便会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要知道尸体落地可是大忌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立马将手中的竹杖丢了,一把拉住瘦猴。

    不拉他还好,我这边刚拉住他,入手传来一阵冰冷感,就好似拉到的不是人,而是冰块,我抬眼朝瘦猴看去,就发现他脸上起了白色的冰渣子,他整个人则瑟瑟发抖,颤音道:“九伢子,好似…有东西…拉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也没说话,猛地咬破食指,嘴里吟了几句词,朝他身后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失望的是,刚把鲜血甩出去,那瘦猴整个人朝后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高佬,快扶住他!”我朝高佬吼了一声,双手一把拉住瘦猴,可,不知道咋回事,此时的瘦猴好似数千斤重一般,我压根拉不住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朝地面倒下去。

    若说就瘦猴倒下去,问题倒不大,问题在于,瘦猴背后是莫梁的尸体,一旦莫梁的尸体落地,整件事会变得棘手。

    好在高佬见惯了风浪,一见这情况,他猛地朝瘦猴下边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待瘦猴倒地的一瞬间,不偏不倚,正好砸在高佬身上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是真怒了,脸色一凝,捞起地面的竹杖,摆好架势,打算用《纯阳剑法》来解决这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并不是很想用《纯阳剑法》,原因在于,一旦用了纯阳剑法,绝对会对周边的孤魂野鬼造成伤害,甚至会导致他们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作为抬棺匠,我深知这些孤魂野鬼也是可怜人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情况,实在是没办法了,只能用《纯阳剑法》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故作凶色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瘦猴边上,厉声道:“我数到三,诸位若是再诸多刁难,休怪我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死死地盯着瘦猴边上,紧了紧手中的竹杖,嘴里开始数数。

    “1!”

    “2!”

    “3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神色一禀,手中的竹杖开始挥舞起来,嘴里则开始念,“提剑归丹定五行。”

    刚念完这七个字,我手中的竹杖挥舞速度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周边的气温好似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瘦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,而原本他脸上那些像冰渣子似得东西,不到片刻时间,立马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见此,我面色一喜,就朝瘦猴问了一句,“现在感觉怎样?”

    他稍微感受了一下,沉声道:“那东西好像走了。”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松出一口气,也在我的意料之中,毕竟,那些孤魂野鬼一个个胆小的很,也正是这样,我们抬棺时,一般只要说几句狠话,都能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莫梁在外面仙逝,所以,周遭的孤魂野鬼胆子大了些,这才导致我用了《纯阳剑法》后,才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哭笑不得,便抬手将瘦猴拉了起来,高佬则也跟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俩站起来后,我在他们俩身上打量了一眼,就问他们俩有没有事,高佬说,他没啥事,而瘦猴则在浑身上下瞄了一眼,摇头道:“没事!”

    见此,我算是彻底放下心来,像这种孤魂野鬼闹事,很容易给人落下什么病根子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,阴阳两相隔,一旦人体阴气过盛,肯定会落下什么病根子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便将手中的竹杖交给瘦猴,又将瘦猴挂在胸口的竹杖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瘦猴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就问我:“九伢子,你这是干嘛呢!”

    我一笑,解释道:“这竹杖我刚用过《纯阳剑法》,阳气颇重,而你刚才应该是被孤魂野鬼也整了,把这东西挂在你胸口,能让你身体恢复快些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捣鼓了一根绳子,重新绑在竹杖上,然后替他挂上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时间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抬头看了看天色,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天空之上若隐若现的星沫子时不时会迸发一些光线出来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敢大意,脚下再次朝前边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用《纯阳剑法》的原因,还是咋回事,剩下来的四十米距离,并没有遇到阻拦,就连原本吠叫的那些狗,此时也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待我们一行三人来到堂屋门口时,就发现这堂屋内黑漆漆的,什么东西也看不见,按照我的想法是,把莫梁的尸体放入堂屋七分钟即可,至于有没有光线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但,却有一个问题摆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那便是怎样进入堂屋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得问了,进堂屋还不简单啊,抬腿跨进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只能说,理是这个理,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困难重重了,说白了,莫梁在外面仙逝的,这堂屋内的祖先肯定不会允许,甚至会刁难我们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若是没光源的话,我们很容易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我试探性朝堂屋两边的房子喊了一声,“老乡,能不能照点光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堂屋两旁传来一阵响动,但,失望的是,并没有光源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这村子的人也太抠门了吧,只是…。”瘦猴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我罢了罢手,解释道:“不是他们抠门,可能是他们不太希望莫梁的尸体进入堂屋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一般村子的村民都不喜欢仙逝在外面的人进入堂屋,或许是考虑我在掺合这件事,村民们不好说什么,只能用这种方法无声抗议。

    这让我羞愧的很,也没再说话,就准备摸黑进堂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