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4章 齐龙(11)
    那高佬听我这么一说,好似不懂我意思,疑惑地盯着我,“九伢子,你意思是…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莫梁指了指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估摸着是指莫梁会作怪。

    我晃了晃脑袋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毕竟,这事解释起来会没完没了,而我所以让瘦猴背尸,高佬跟后面,是打算先领着莫梁的尸体进入堂屋,再由堂屋出发,将莫梁的尸体背到莫梁的房子内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是能让这村子的祖先罩着莫梁,也算是一种祝福了。

    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你倒是解释一下啊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朝四周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:“莫梁死在外面,按道理来说,他的尸体不能进入堂屋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高佬脸色一凝,皱眉道:“九伢子,你这是打算…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没办法啊,倘若不让他的尸体进堂屋,我怕他死后会被孤魂野鬼骚扰,这也是无奈之下,就当我补偿给莫梁的吧!”

    高佬好似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说:“行了,就这样决定了,即便出什么事,我相信也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高佬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高佬,我知道这事干的不厚道,但,为了莫梁,我只能任性一次,还望你能帮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没直接回答我的话,而是看了看瘦猴,然后斟酌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万一出啥事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大不了,事后请个戏班来这村子热闹一番,再烧点黄纸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盯着他们看了看。

    那高佬还是没给个确定的答案,足足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他才开口道:“那行,九伢子,你自己可得注意一点,听说这死在外面的人,搬进堂屋的话,可能会…。”

    我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,主要是怕打坏彩头,就说: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高佬估摸着是意会我意思了,笑了笑,也没说话,就示意我朝前边走。

    见此,我深呼一口气,就准备抬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入行这么多年,我也算是老江湖了,这违反习俗的事,还是头一遭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主要是牵扯到莫梁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再次深呼一口气,紧了紧手中的竹杖,脚下缓缓朝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村口到堂屋大概只有一百米的距离,然而,我却深知这一百米的距离不好走,原因有二,一是莫梁死在外面,堂屋不是那么好进,二是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,阴气变重了。

    但,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脚下缓缓移了几步,瘦猴背着莫梁的尸体,跟在我后边,竹杖则被他用一根绳子绑住,挂在胸前,高佬则拿着竹杖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或许是考虑这路不好走,高佬紧握竹杖,一脸戒备之色。

    “都小心点,切莫大意。”我朝他们招呼一句,

    脚下再次朝前边挪了几步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也是邪乎的很,我们这边刚走了不到十步的样子,整个村子的狗全部窜了出来,不停地冲我我们吠叫,那叫声当真是要多大声,有多大声。

    一听这吠叫声,我们俩人懂明白这意思,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我们边上跟着什么脏东西。

    我神色一凝,再次紧了紧手中的竹杖,猛地朝地面扑了一棍,厉声道:“哪个不开眼的敢跟着老子,信不信老子请太上老君下来,将你们打个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骂完这话,我猛地朝前边吐了一口唾液,面色故作凶悍,再次朝前边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骂完这话后,那些吠叫声陡然低了下来,不少母狗都停止吠叫了,唯有那些黑狗不停地冲我们吠叫。

    见此,我神色稍微松弛了一些,再次挪步朝前边移了过去,瘦猴跟高佬紧追其后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三人小心翼翼地朝堂屋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六十米的样子,我们离堂屋仅仅只有四十米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我身体触觉出问题了,还是咋回事,我忽然感觉这村子的气氛好似有些不一样,就觉得整个人变得格外压抑。

    我扭头朝瘦猴跟高佬看了过去,就发现他们俩跟我情况一样,也是一脸凝重之色,要是没猜错,他俩应该遇到跟我一样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立马停了下来,高佬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:“你们俩站在原地别动,我捣鼓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脚下缓缓挪开二十七公分,紧了紧手中的竹杖,然后用竹杖在左边画了一条约摸一米的线,嘴里则开始吟词。

    我这次吟的词是过路咒,一般遇到穷凶极恶之人的棺材,都会用到这种咒语,其目的是镇住周边的孤魂野鬼,说白了,也就是起到震慑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过路咒,全文共计以白领八个字,待我吟完,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五分钟的样子,也不晓得是咒语起作用了,还是咋回事,先前那股压抑感好似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面色一喜,正准备挪步,陡然,我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从我前边一下子窜到我身后,紧接着,我身体猛地朝前边倾斜了一下,就好似被人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瘦猴站在我后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,先前那种感觉却格外真实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那些孤魂野鬼开始作祟了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原本站着一动不动的瘦猴,猛地朝我前边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哪里敢犹豫,一把扶住瘦猴,就听到瘦猴说:“九伢子,好似有人在拉尸体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脸色大变,没任何犹豫,举起手中的竹杖朝后边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棍子下去,我只觉得好似扑在什么东西身上,而那竹杖则停留在半空,我双臂再次发力,但,无论如何竹杖停留在半空中,愣是扑不下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瘦猴整个人猛地朝后面倒了过去,就好似被什么东西拉着往后扯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