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6章 齐龙(3)
    这种混乱不堪的场面,足足持续了约摸两分钟的样子,直到刘颀说了一句,“行了,停止射击,小马,你跟我过去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老王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在场这么多人,估摸着就老王跟青蛇接触时间长,也懂得青蛇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不,老王一把拉住刘颀,摇头道:“带着你的人先走,剩下的事,我跟九伢子来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作为人民警察,我必须…。”刘颀好似想说什么,却直接被老王给打断了,老王说:“行了,这里真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也不知道咋回事,老王语气格外阴沉,更多的有几分厌恶在里面,就好似他格外讨厌警察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这老王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早些年老王不这样啊!

    犹记得老王当初坐郎高的警车回去时,那表情别提多高兴了,跟花姑娘上花桥似得。

    而现在,老王先是让我跟警察保持一定距离,后是用这种语气对刘颀说话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老王看了过去,正欲说话,老王下意识拉了我一下,示意我不要说话,而刘颀则紧盯着老王,皱眉道:“老王,你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老王冷冰冰地来了一句,“不走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老王朝我伸手过来,意思是找我要手机,我耸了耸肩膀,下地下世界之前,我把手机放在结巴家了,哪里有什么手机,就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老王的反应很奇怪,他先是盯着我看了看,后是陡然朝刘颀边上一名警察抓了过去,一把抓住那警察,顺手捞出手机,随意摁了几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通了,老王淡声道:“把刘颀叫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立马挂断电话,将手机朝先前那名警察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,令我有些摸不清老王的意思,甚至可以说,我觉得此时的老王特别陌生,陌生到我好似不认识他一般。

    不到三十秒,刘颀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刘颀没急着接电话,而是盯着老王看了看,这才掏出手机,仅仅是瞥了一眼,他脸色赫然大变,双眼惊恐地看着老王,支吾道:“老王,你…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走吧!”老王罢了罢手,好似不太想跟刘颀说话。

    而刘颀则摁了一下通话键,紧接着,手机传出一道声音,“给你一分钟时间,立马撤离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我死死地盯着老王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刚才给谁打电话了?

    然而,老王好似没事人一般,一双深邃的双眼,直勾勾地盯着青蛇。

    我想喊一声老王,让他说话委婉点,毕竟,我跟刘颀关系颇为不错,但老王好似丝毫没考虑到这一点,又来了一句,“还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小九!”那刘颀好似考虑到什么,挂断电话,朝我看了过来,苦笑一声,说:“既然这里不需要我,那我先走了,不过,小九,有句话我得告诉你,甭管老王什么身份,千万不能让周围的百姓受到丝毫伤害,否则,即便他是天王老子,我也得让他脱一层皮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刘颀语气中夹杂着一种毋庸置疑的情怀在里面。

    老王听着这话,微微颔首,也不说话,我则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你放心,有我在,绝对把这事办得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那刘颀听我这么一说,也没再说啥,大致上招呼了我几句,说是让我有时间去他家坐坐,然后他领着一票警察朝警车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刘颀领着一票警察走了,整个场面就剩下我跟老王两人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老王叫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轻声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就听到老王继续道:“你是不是在纳闷,我为什么这样对待刘颀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有些不爽,原因在于,老王跟刘颀也算是相识,但老王先前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眼,无一不在抗拒刘颀。

    老王应该是看出我的疑惑,抬手拍了拍我肩膀,笑道:“九伢子,等你以后成熟了,你自然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我暂时只能告诉你,时代不同了,我这样做,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深呼一口气,脚下缓缓朝青蛇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他停了下来,也没扭头,淡声道:“如果可以,九伢子,我希望你就此离开,至于这边的事,我一个人来处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…”我下意识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等会还有人过来,你带着莫梁的尸体先离开的,对了,要是没猜错,你父母应该离开坳子村了吧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老王怎么知道这事?

    老王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淡声道:“看你表情应该是我猜对了,看来,这坳子村真的不能住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令我更郁闷了,想开口询问几句,但老王却没给我这个机会,罢了罢手,说:“好了,九伢子,处理完这事,我或许要追寻你父母的脚步去了,你以后好自为之,切莫因小失大,还是那句话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,剩下的事情,一切随缘而起,随缘而灭即可,你无须过多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有些急了,我父母离开就算了,毕竟,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他们是我父母,对于他们的生活,我却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但,老王不同,他跟我一样从事着抬棺匠,甚至可以说,是他带我入行的,而对于老王,我也是了解颇深。

    可,现在的老王却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你要知道每个人活在世界上的任务不同,你的任务是当好八仙,而我跟你父母的任务却是另有它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王径直朝前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那青蛇,或许是因为先前的射击,那青蛇的头颅上满是那种子弹留下的小孔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那青蛇的咆哮声丝毫没减弱,且隐约有种要暴走的趋向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确定你能搞定它?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也不太想再跟老王说道下去,或许就如老王所说,每个人存在世间的任务不一样,或许我存在世间的意义真的只是当好一名八仙。

    那老王听我这么一说,淡声道:“放心的去吧,这事我能搞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