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8章 齐龙(5)
    高佬跟瘦猴,见我离开了,立马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!”高佬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一边朝前边走,一边看了看边上的高佬,就听到他说:“你这是打算去将莫梁的尸体安葬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心里则开始思量怎样安装莫梁。

    从习俗方面来说,以莫梁此时的年龄,肯定不适合入棺材,就连丧事也不能弄,只能趁着夜晚将他的尸体安葬在小竹园内。

    可,从交情来说,我却是想让莫梁风光大葬。

    这两种想法在我脑海仅仅是徘徊了一会儿,我立马选择给他裸葬。

    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莫梁临死前曾招呼过我,让我将他安葬在小竹园边上就行,不需要弄什么仪式,二是因为莫梁的年龄不够,再有就是,听结巴所说,莫梁没啥亲戚,即便弄什么仪式,或许整个场面会显得异常冷清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得说了,为什么不多请点人。

    对此,我只能告诉你,你生活在大都市,周边全是人,你就没觉得孤独过吗?

    我相信多数人都会有那种孤独感,原因在于,芸芸众生,皆是陌生人,而自己熟悉的亲人,爱人却不曾在身边出现过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,我才会选择用裸葬的方式去告慰莫梁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朝高佬说了一句,“高佬,麻烦你给我准备三条麻绳,六块巴掌大的红布以及一张黄纸,记住这一张黄纸需要最正规的,黄纸的每个洞必须要清晰可见,准备好这些东西后,你再让刘颀来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刘颀二字时,我停了下来,考虑了一番,就说:“算了,我给刘颀打电话,你帮我准备好那些东西,再给我送到结巴的村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朝瘦猴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猴子,你留下来给我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招呼好他们后,高佬好似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,就问我:“九伢子,你要这些东西干吗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好似想到什么,颤音道:“你…你不会打算用这些东西安葬莫梁,这…这…这也太寒酸了吧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,毕竟,从乡下习俗来说,大凡安葬肯定得风光,还得人多,场面得热闹,但,我用的却是裸葬,有这些东西足够了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点,以莫梁临死前的遗言跟他的年龄来说,裸葬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肯定又有人会说我小气了。

    实则不然,这裸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的确花不了多少钱,但,从人伦学来说,却是最高的礼仪了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裸葬,说的便是以诚心入葬,将死者裸/体/葬入墓穴,让其与天地融为一体,能以最快的时间,让死者进入轮回道,进行转生。

    这个诚心,讲的便是在弄下葬时,当事人必须清空思绪,不能有任何杂念,然后对着死者的尸体念上三天三夜的《南华往生本命真经》。

    正因为

    念经的时间颇长,一般鲜少有人愿意这样做,再者,现在能做到心无杂念去念经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再加上念经时还有诸多讲究,这令整个念经过程变得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所以,在我们八仙眼里,这种裸葬很难,难到数十年未免会有一场裸葬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这种裸葬无论对我们八仙来说,还是对其它从事丧事行业的人来说,没任何油水可捞。

    所以,时间一长,很多人渐渐地忘了裸葬这么一种说法。

    而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么一种说法,是因为《六丁六甲·葬经篇》曾有提到,用那上面的一句话来说,山来者,众山攒集,水回者,群流环会。裸/身/者,其去无流。

    好了,闲话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且说,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问了一句,“九伢子,你不会真打算就这样安葬莫梁吧?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就把我所知道的裸葬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盯着我看了看,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脸色变了变,沉声道:“九伢子,倘若有一天,我死了,你能否用这种方式替我下葬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高佬,你搞什么勒,大白天的,说这话太不吉利了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笑道:“人嘛,终有一死,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就走了,这不是提前跟你打好招呼嘛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不想跟他扯这个问题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咱们大中国的百姓,历来喜谈生,厌谈死,就说:“行了,你先去替我准备那些东西,剩下的事,我来搞定。”

    那高佬听我这么一说,好似还想说什么,却被我一个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高佬也没说话,扭头朝另一边走了过去,应该是去镇上了。

    待高佬离开后,我跟瘦猴也没久待,径直朝结巴所在的村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瘦猴好几次想跟我说话,或许是考虑到什么,他一直未曾开口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背着莫梁的尸体在前边走,瘦猴在边上跟着,瘦猴偶尔也会帮我扛一会儿。

    由于是大白天,我们一路走来,遇到了不少人,但碍于我跟瘦猴是从事八仙这份职业,所以,那些人看到我们俩扛着尸体,也没做什么厌恶的表情,甚至会给我们俩递上几块钱的红包。

    说到这几块钱红包,是我们这边的习俗,一般在路上遇到有人扛着尸体,每个人都会给点红包,原因在于,我们这边背尸不叫背尸,叫负寿,而给红包的意思是,给点钱,让自己添点寿元。

    我们俩到达结巴的村子时,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,刚到村口,我找个干净的地方将莫梁的尸体放下,又找了一些树枝盖在莫梁的尸体上边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要将莫梁的尸体放在村口,原因很简单,背尸进村不吉利,得给村民们发点喜钱,也算是买路钱。

    这不,我刚莫梁的尸体弄好,就让瘦猴在边上看着,我则径直朝村内走了进去,打算找这村子的村长商量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