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7章 齐龙(4)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重重地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,仅仅是让老王自己注意点,便扛着莫梁的尸体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七八步的样子,我本来想回头去看看老王的情况,但想到老王先前的话,我强忍心头的冲动,头也不回地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很快,我走了十来步的样子,老王的声音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伢子,小心郭胖子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停下脚步,心中冷笑连连,就连老王都知道郭胖子有问题,看来,真的是我当局者迷了,也没说话,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不停地朝前走,身后则传来一阵阵轰隆隆声,像是老王跟青蛇交上手了。

    按照我以前的性格,肯定会回头去看,但这次,我愣是没回头,背着莫梁的尸体一直朝前走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来分钟,身后的声音已经愈来愈小,到最后,压根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将莫梁的尸体放在边上,我则挨着莫梁坐了下去,掏出烟,点燃,抽了一口,心中别提多复杂了,本以为这次下到地下世界能平安无事地将老王救出来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老王是救出来了,却搭上了莫梁的性命。

    倘若世上真有后悔药的话,我绝对不会叫莫梁去地下世界,甚至可以说,莫梁的死,我得负全部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莫兄,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啊!”我再次掏出烟,点燃,放在莫梁边,脑子不由想起莫梁临死前的一番话。

    他说:“她叫我莫梁哥哥,嘿嘿,她叫我莫梁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陈兄,你可知道,我这辈子多数情况下是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驱蛇,一个人…一个人…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陈兄,或许你已经猜到了,我的确拿温雪当成亲妹妹了,有她这个亲妹妹真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只要我死了,温雪妹妹会安全,结巴会安全,老王会安全,祖师爷的后人会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陈兄,我死后,我希望你把我安葬在小竹园里,不要弄任何仪式,把我静静地安葬在那就好,若有可能,每年清明节,你跟温雪妹妹来我坟头看看我,每年中元节给我烧点黄纸。”

    不想到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心里难受的很,莫梁之所以在关键时刻选择死,只能用两个字形容,孤独。

    或许,他过腻了那种孤独的声音,这令他害怕孤独,更害怕失去温雪这个妹妹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眼角有些湿润,丢掉手中的烟蒂,又朝莫梁说了一句抱歉,然后背着他的尸体,正准备朝前走,两道人影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定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高佬跟瘦猴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就问他们,“你们俩怎么会在这?我不是让你们先回家么?”

    高佬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九伢子,你觉得这样的情况,我有心情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九伢子,你真以为我们没心没肺啊!”瘦猴在边上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望了望他们俩,一想,也对,先不说遛马村发生的事,单凭先前听到老王的声音,足以让他们不会跑多远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苦笑一声,说:“要不,你们俩先回家?等我处理好手头上的事,再去找你们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我想先把莫梁的尸体安葬

    。

    高佬应该是看出我的想法了,沉声道:“先别提回家的事,我且问你,老王呢,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在看到高佬时,我就知道高佬肯定会问老王的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真心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,倘若把老王真实身份说出来,可能会招来高佬的一些反感。

    毕竟,老王从一开始就骗了他。

    可,如果不说老王真实的身份,让老王一个人留在遛马村,又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两头为难,压根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
    那高佬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他皱眉道:“九伢子,你不会把老王一个人丢在遛马村了吧!”

    我…我真的无语了,吱吱唔唔了几句,正准备说话。

    陡然,一阵阵汽鸣声响了起来,扭头一看,我有点懵,**辆老式东方牌大卡车宛如一条长龙般,径直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车身上边被一块块黑布蒙的格外严实,就连驾驶室的玻璃上都蒙着一块块黑布,整辆大卡车下来,说句不好听的话,就跟棺材似得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大卡车已经出现在我眼前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滚开!”大卡车陡然停在我们根前,从里面探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三十来岁的年龄,眉心至嘴唇处,有一条竖行的疤痕,显得格外狰狞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下意识问了一句,“大哥,你们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他一怔,好似没想到我会反问他,面色一沉,“滚!”

    我有些火了,玛德,我好心问了一句,至于这样么?

    我特么也不是好欺负的,先是将莫梁的尸体交给高佬,后是径直朝车窗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车窗边上,我捞起一枚石头,二话没说,猛地朝车窗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瞬间,只听到哐的一声,车窗玻璃哗的一声碎了,细碎的玻璃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那人脸色一凝,怒声道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干尸,别惹事,先去遛马村要紧。”另一个人探了出来,一把拉住那名叫干尸的男人。

    遛马村?

    难道是老王找来的救兵。

    一闪过这念头,我紧紧地盯着那干尸看了看,沉声道:“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记住我还能怎样?小子,你信不信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另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干尸,你再惹事,信不信把这情况,如实上报上去。”

    那干尸冷哼一声,抬手朝我指了过去,厉声道:“小子,算你走运,下次,再让我遇到你,定让你跪在地上给老子唱国歌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奉陪!”我冷冷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很快,那干尸摇上车窗朝,一脚油门朝前边开了过去,留下一长串灰尘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车子的背影,我紧了紧拳头,倘若不是因为他们去遛马村,我或许会跟那什么干尸再纠缠一会儿。

    但,考虑到老王一个人在遛马村,我强忍心头的不甘,朝高佬笑了笑,然后从他手中接过莫梁的尸体,径直朝莫梁的房子走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