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13章 物是人非(下)
    一见到那郭胖子,我压根不敢相信,死劲擦了擦眼睛,再次看去,没错,站在我前面的不是别人,正是郭胖子。

    他一袭白色西服,脚下是一双白色皮鞋,头发梳的油蜡发亮,原本胖乎乎的面庞,此时却多了几分沧桑,特别是那双小眼睛,若说以前他的眼神贼猥琐,那么现在,他的眼神宛如浩瀚星海一般,令人看不穿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他整个人看上去,好似比以前瘦了一圈,显得有几分成熟。

    见此,我不由多看了几眼,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郭胖子会出现在眼前,便抬手拉了瘦猴一下,“猴子,能看到他么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抬手朝郭胖子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瘦猴一怔,好似不懂我意思,仅仅是朝前边瞥了一眼,立马扭过头,死死地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差点没暴走,又问了一句,“你能看到么?”

    瘦猴还是不说话,抬手朝我额头摸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是无语了,正欲打开他伸过来的手臂,就听到他疑惑道:“九伢子,你到底怎么了?死胖子不就站在那么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站在那?

    我有点不敢相信,主要是先前在巨坑下面时,我看到郭胖子后,问瘦猴看到郭胖子没,他来了一句没看到,而现在,他居然又看见了。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“真看到了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郭胖子笑眯眯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待走到离我十公分的位置时,他停了下来,冲我一笑,说:“九哥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主要是不知道说啥,双眼死死地盯着郭胖子。

    他再次一笑,说:“怎么?九哥,不记得我了?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说话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郭胖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了?

    那郭胖子见我没说话,微微一怔,估摸着是想到什么了,再次冲我一笑,淡声道:“九哥,看你这表情,应该把我的事查的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他,沉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一笑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笑道:“九哥,你我都是明眼人,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破,我这次过来,仅仅只有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瘦猴瞥了一眼,又将眼神朝我这边望了过来,继续道:“结巴跟温雪在我那,想要救他们,拿玄空盘来换,至于我的地址么,你应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朝前走了三步,抬手拍了拍我肩膀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什么也没说,转身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只觉得脑子是懵的。

    这真是郭胖子?

    难道真如王木阳说的那般,他是有目的性的一直潜伏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可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啊!

    就如他刚才所说的玄空盘,当年我将玄空盘放入老秀才的棺材时,郭胖子是知道这事啊,他没必要在我身边潜伏这么久才对啊!

    换而言之,也就是说,玄空盘应该不是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他的目标是什么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下意识喊了一声,“郭胖子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停下脚步,也没扭头,淡声道:“九哥,

    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九哥,谢谢你那些年的照顾,从今以后,你我只能做敌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我连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缓缓扭过头,在我身上盯了约摸三四秒的样子,微微一笑,说:“原因么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言毕,他没再说话,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,一动不动,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向我坦白?

    还是另有目的?

    难道我们当年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镜中花,水中月?

    难道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,皆是一场空?

    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更不敢相信郭胖子的变化会如此之大,甚至我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郭胖子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我眼帘内,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佛教中的一句禅语,恰恰用心时,恰恰无心用,无心恰恰用,常用恰恰无。

    或许…他真的无心吧!

    “九伢子,这郭胖子什么意思?”忽然,瘦猴拉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扭头看了一眼瘦猴,也没说话,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郭胖子刚才说过的话,整个人下意识抖了几下。

    以往跟郭胖子所经历的一切,仍旧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来了,你说的工作有没有花姑娘?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听说阿姨病了,也不知道买啥来看她,就买了一堆营养品,你别拒绝,咱们两兄弟,说啥感谢的话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的早餐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谁欺负你了,就是欺负我,走,我帮你报仇去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那王木阳敢抢你女人,老子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回忆,宛如昨日发生一般,在我脑海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风大了,还是眼睛进了沙子,我眼角忽然有些湿润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郭胖子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瘦猴又拉了一下,疑惑道:“九伢子,这郭胖子到底什么意思?什么叫结巴跟温雪在他那?你跟他不是最好的朋友么?怎么现在感觉怪怪的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抬手死劲搓了搓面庞,淡声道:“没什么,先不管他。”

    我怕他继续在这事纠缠下去,连忙岔开话题,说:“对了,瘦猴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他一怔,一脸狐疑地看着我,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就说:“帮我去看看高佬他们回来没?”

    那瘦猴好似想到我的用意了,就说:“九伢子,也别怪我这当叔叔的说你,那死胖子这些年给你惹了多少麻烦啊,私底下高佬都跟我说几次了,他说,那死胖子平常看上去一副色迷迷的样子,实则隐藏深的很勒!”

    高佬还说过这话?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瘦猴,难道高佬也看出什么了,忙问他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”

    瘦猴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,“第一次见那死胖子后,高佬就这样说了,只是当时碍于你的面子,不好说出来,这才隐瞒下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