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7章 白光(下)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我在行走时,一直注意着脚下,生怕地面的积水忽然掩盖到大腿,从而让莫梁的尸体上沾着水。

    好在,我一路走来,地面的积水一直维持在膝盖的位置,这让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也没多想,闷着头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走啊,走啊!走啊!

    约摸走了小半小时的样子,我忽然发现脚下的积水好似少了,若说先前那些积水盖到膝盖的位置,那么现在,这些积水仅仅只能掩盖住脚板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是积水少了?

    还是这位置的山势高了?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再次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仅仅走了一步,我脚下忽然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感,像是踩在什么锋利的刀片上一般,令我眉头紧锁,正欲抬脚。

    陡然,也不晓得咋回事,像是有股无形的双手在前面推了我一下似得,我整个人猛地朝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我慌了,我摔倒事少,莫梁可是在我背后啊!

    一旦我摔下去了,他的尸体十之**会触碰到水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陡然使力,整个身体猛地朝左边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眼瞧就要摔倒了,我也是真急了,没半点犹豫,再次使力,整个人侧着朝地面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想到莫梁,在离地面仅剩下不到三公分的样子,我猛然使力,整张脸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,特别是鼻子处,疼痛的很。

    不幸中的幸运是,此处水位极低,即便我摔下去,但由于我是面部落地,莫梁浑身上下没沾半点水。

    我强忍心中的郁闷感,缓缓起身,按照我的想法是,查清楚刚才是怎么摔倒的,再有就是先前脚下传过来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,一想到莫梁临终前曾对我说,说我在出去时,会摔三次,而刚才这仅仅是第二次,也就是还有第三次。

    一想到第三次,我压根没啥心情去研究这次是怎么摔倒的,紧了紧后背上的莫梁,又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鼻梁,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我走的路途好似不长,因为我仅仅是走了不到十步的样子,居然隐约能听到一些鸡叫声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

    难道快要出去了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倾耳听去,没错,的确是鸡鸣声。

    可,邪乎的是,我压根听不出这鸡鸣声是从哪个方向发出来的,就像是从四面八方一般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一道剧烈的狗吠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汪!汪!汪!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更郁闷的,这声音像是在我耳边发出来的,可,我身边除了空落落的一面墙,压根没什么狗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令我浑身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说:“行了,你们几个别因为是大半夜就想偷懒,我可告诉你们了,一天没找到九伢子,你们一天别想休息,就算是死,也得陪着九伢子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再熟悉不过了,是高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高佬!”我扯开爽门猛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失望的是,我的声音宛如石沉大海,没半点回音,而高佬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“瘦猴,你打什么盹?赶紧挖啊,还有你二牛,看什么看,就是说你,赶紧挖,我可跟你们说了,九伢子父亲说了,九伢子还没死,能不能活下来,就看我们能不能挖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他们要挖到我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我死了?

    这让我下意识看了看自己,不对啊!我站在这里好好的,没死啊!

    可,高佬为什么会说,要挖到我?

    玛德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!

    “高佬!”

    “高佬!”

    “高佬!”

    我一连喊了三四次,跟先前一样,毫无任何反应,而高佬的声音,却好似在耳边一样,不停地回响着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愈发没底了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只好愣在原地,直勾勾地扫视着周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强劲的白光,紧接着就听到高佬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快,挖到了,九伢子在这,快过来帮忙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