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6章 白光(上)
    一看到那白光,我下意识抬手挡了挡光线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在黑暗中行走的时间太长了,双眼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,乍一看到白光,令人眼睛不适应的很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缓缓放下手,死劲眯了眯眼睛,就发现那白光很是微弱,离我目前所在的位置,约摸三十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面色一喜,也没多想,立马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我身体疲乏的很,再加上背着莫梁的尸体,短短的三十米距离,我愣是走了三四分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我到达白光处时,直勾勾地盯着白光,就发现这白光处有丝丝微风,像是从外边吹进来的,而那白光不像是正常的太阳光或月光,而像是某种强劲的白炽灯所发出来的光线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难道有人在外边?

    我神色一凝,连忙朝外边喊了一声,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的声音在半空中不停地回荡着,失望的是,没任何声音回答我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难道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先是把莫梁的尸体放在边上,后是深呼几口气,让自己心情保持平静,然后伸手朝那白光处摸了过去,入手的第一感觉有点潮湿,像是长期被侵泡在水中一般,仔细一抹,隐约能感觉到有点滑手。

    这什么东西?

    怎么会这般滑手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借着那微弱的白光,定晴一看,就发现,我眼前是一块巨型石头,这石头足有六七个成人那般高,粗的话,至少有五米开外。

    而那白光点,不偏不倚,正好是从巨石靠下边的位置散出来的,约摸只有一个指头宽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令我眉头紧锁起来,咋回事?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块石头,再有就是这石头的白光又是咋回事?

    这种种疑惑令我郁闷的很,但压根想不明白咋回事,便再次深呼一口气,清空思绪,盯着那石头打量起来了,我先是抬手敲了敲石头,就发现这石头像是实心的,而靠近白光的位置,却有些松动,像是人工特意在这石头上凿出来一个洞似得。

    但,我盯着那白光的位置看了一会儿后,骇然发现,这小洞不像是被人凿出来,更多像是被什么东西滴穿的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想到了一个成语,滴水穿石。

    难道这石头上面的小洞,真是滴出来的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有些拿捏不准,不过,我也没多想,原因很简单,这石头是怎么来的,小洞是怎么来的,我压根没任何兴趣知道,而我所有的兴趣仅仅是怎样到达地面。

    所以,在发现白光是由小洞发出来的后,我先是试探性地推了推石头,纹丝不动,没有任何犹豫,我背起莫梁的石头,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是我走的太急了,还是咋回事,我脚下一痛,像是踩在什么东西上面,整个人猛地朝前面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我跟地面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。

    要说就这样摔倒了,肯定

    不值得说道。

    可,邪乎的是,就在我摔下的一瞬间,莫梁从我后背滑了下来,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嘴角滑过一抹微笑,像是在说,“我没说错吧,你果真摔跤了。”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虽说我是干八仙的,对于死尸并不是特害怕,但,莫梁是我朋友,再加上莫梁临死前,曾说过,我会在这什么鬼地方摔三次,这让我不得不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“莫兄,对不住了。”我嘀咕一句,抬手朝莫梁眼珠摸了过去,用力一摁,他双眼缓缓闭上,嘴角那抹微笑,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里咯噔一声,总感觉莫梁的死,令人心里有些瘆的慌。

    按说,以我跟莫梁的关系,他死后不应该吓我才对,再加上莫梁是心甘情愿以自身之死,去挽救温雪等人的性命,他的尸体不该出现这种怪异的现象才对啊!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没多想,再次将莫梁的尸体放在背后,又大致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就发现在离白光三米开外的地方,有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那通道呈半圆形,通道内的直径只有不到一米的样子,而高度的话,只有不到一米的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莫兄,抓紧了,我带你上路了。”我先是咳嗽几声,后是吆喝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脚下朝那半圆形的通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出现在半圆形通道边上时,我整个人离原本的白光处至少有十米的距离,邪乎的是,我站在半圆形的通道边上,隐约能感觉到一股微风吹过来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在这通道附近,一旦感觉到微风,只能说明两件事,一是外面有风吹进来,二是闹鬼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我的第一想法是外面有风吹进来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很简单,我背着莫梁已经走的足够久了,按照我当年来地下世界的经验而言,我走了这么久,应该早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,碍于这是昏暗的通道内,压根没时间观念,对地理位置更没方向感,所以,我才会对风如此敏感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是,先前站在那石头边上时,我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风。

    这让我面色一喜,要是不出意外,只需要顺着这半圆形通道继续朝前走,应该马上能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但我心里也没底,毕竟,对于未知的事,谁能说的准勒?

    当下,我紧了紧莫梁架在脖子上的双手,然后微微弯腰,朝那半圆形通道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进通道,我立马感觉到异样,这通道内好似有些积水,且异常寒冷,再往前走,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积水越来越多,约摸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那积水已经掩盖到我膝盖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见鬼了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难道我进来的不是通道,而是一个水池?

    带着种种疑惑,我背着莫梁继续朝前走,心里则打定了一个主意,那便是只要积水掩盖到大腿时,无论前边是什么,都必须退回去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莫梁的尸体不能碰到水,一旦在这种情况碰水了,意味着其下辈子很有可能会被淹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