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4章 心事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猛地朝莫梁喊了一声,“莫兄,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扭过头,冲我惨笑一声,“陈兄,认识你,不枉此生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知道是他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脸色稍微有了一丝血色,笑道:“陈兄,还记得来地下世界之前,我跟你说的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我心急如焚,想冲过去,但,每当我准备抬腿时,莫梁也会学着我的样子抬腿。

    这让我郁闷的很,心中实在不明白莫梁为什么会变成这般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啊!

    就好似陡然之际,他身子出现了状况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冲我笑了笑,说:“我曾告诉你,温姑娘跟蛇无缘,一旦下了地下世界,她会被青蛇弄死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没来地下世界之前,莫梁的确跟我说过这话,就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我在她身上动了一点手脚,这才导致她下了地下世界后,并没有引来青蛇的围攻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还真别说,温雪来到地下世界后,真没有遭到青蛇的围攻。

    起先,我还以为是那些青蛇不在的原因,而现在看来,很有可能是莫梁动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可,不对啊!莫梁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温雪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不可思议地盯着莫梁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他为什么要帮温雪,再者就是他既然帮了温雪,为什么不跟我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莫梁见我望着他,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次,他的笑容显得格外幸福,宛如三月的太阳照在人身上,暖洋洋的,有股说不出来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他说:“陈兄,还记得温雪喊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温雪喊他为什么?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想,要是没记错,温雪好似叫他,莫梁哥哥。

    难道…。

    不可能吧!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那莫梁未免也太缺乏亲情了吧?

    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死活不愿相信这事,然而,莫梁的一句话却令我彻底懵了,他一脸幸福地笑着说:“她叫我莫梁哥哥,嘿嘿,她叫我叫莫梁哥哥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傻笑两声,继续道:“陈兄,你可知道,我这辈子多数情况下是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驱蛇,一个人…一个人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声音愈来愈低,整个人更是低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也没说话,心里却隐约有些不安,总觉得莫梁这次的行为,不像是忽然的,而像是有谋而为。

    这让我仅仅地盯着他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难道莫梁真的因为温雪一句莫梁哥哥,便把温雪当成妹妹了。

    “莫兄!”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陈兄,或许你已经猜到了,我的确拿温雪当成亲妹妹了,有她这个妹妹真好,所以,请你放心,她跟结巴此时的安全,由小黄守护着,绝对没问题,因为,我不会拿我亲妹妹的

    安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下意识抬头朝上边看了看,足足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他缓缓收回目光,继续道:“陈兄,还记得这地下河流没干之前,我跟温雪所看到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我一听,脸色刷的一下变了,玛德,怎么忘了这岔子啊,当初他们俩好似看到一副场景,说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会死,唯有我会活下去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所看到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呼吸急促地看着莫梁,颤音道:“莫兄,你到底想表达什么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罢手道:“陈兄,也没什么,我就是想告诉你,当初我们看到的事情是真的,比真金白银还要真,但我却用了手法,将所有的‘罪’揽在我一个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徐徐开口道:“换而言之,只要我死了,温雪妹妹会安全,结巴会安全,老王会安全,祖师爷的后人会安全,同样,你也会安全,甚至连…王一秀也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实在想不明白莫梁到底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死了,我们所有人都会安全?

    特别他最后一句话,王一秀也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那王一秀不是死了么?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特意把一个死人指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一个人把所有的‘罪’揽在他身上?
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只觉得一个脑子两个大,甚至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,而那莫梁则看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莫兄!”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朝他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相信我,即便你不死,我们所有人也会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不,陈兄,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因为…因为…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,早在三年前便有…有…有人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我死死地盯着他,他这是什么意思,我现在所经历的事,莫梁在三年前就知道了?

    而三年前,正好是老王掉入地下世界的时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在老王掉下地下世界时,便有人找到莫梁,把未来要发生的事告诉他了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那莫梁好似知道我不会相信一般,笑道:“陈兄,我知道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,但事已至此,我也没必要再隐瞒你,等我死后,你会背着我的尸体从这通道内走出去,在这期间,你会摔倒三次,最后一次会摔在一枚尖形的石子上,更会摔出鲜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讲故事一般,又告诉我,说是我背着他的尸体出去后,会有三个人来找我,在这三人中,其中有一个人便是告诉他这件事的人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死死地盯着他,一动不动,颤音道:“莫兄,你…别跟我开玩笑了,真的,这…玩笑不好笑,真的,你别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话是那么苍白无力,且伴随着种种枯燥。

    “陈兄,等我迈出这一步后,你切莫犹豫,抱着我的尸体往外走就行了,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你能将我的尸体埋在我那小竹园里。”莫梁冲我喊了一句,左脚缓缓朝前边迈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