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5章 切影(中)
    说罢,小青草朝我靠了过来,一只手抓住我手臂,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。”她轻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另一只手朝我肩膀拍了拍。

    她拍我的动作格外轻,宛如春风拂面一般,令我有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轻声问了一句,“真能救下莫梁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点头,抬眼看了看老王,又看了看我,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另一只手缓缓抬起。

    在这时,老王陡然出手,死死地扣住她手臂,厉声道:“小姑娘,这事不是开玩笑的,你小小年龄,怎么可能有这手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。”小青草眨巴着大眼睛,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九伢子的父亲号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王应该是想到什么,戛然而止,沉声道:“不行,一旦你破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”小青草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可”老王还想说什么,但小青草没给继续说话的机会,“我认识你,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小青草也不再说话,死死地盯着老王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老王深叹一口气,沉声道:“行,一旦你破坏了十六阴阳柱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听着俩的对话,我只觉得一脑子雾水,压根听不懂们俩到底在说什么,不过,从们俩的对话,我还是听出了一些事。

    要是没猜错,应该是小青草说,她有办法能在不破坏十六根阴阳柱的情况下切断十六阴阳柱,从而救出莫梁,而老王不相信她有这个本事,甚至扯我父亲了。

    用老王的话来说,我父亲都做不到的事,小青草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但,小青草却是有把握做到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一点,我听老王的语气,好似对我父亲挺尊重的。

    这了怪了,根据老王所说,跟父亲同属十八罗汉里面的人,为什么会尊重我父亲

    想要出现这种现象,只有两个可能性,一个是我父亲的本事高很多,另一个便是我父亲的身份尊贵。

    至于是前者还是后者,我却是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我手头传来一股炙热感,低头一看,是小青草,她抓紧我手臂的那只手力度变大了,而她另一只手则缓缓抬起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我神色一凝,死死地盯着小青草,发现她将手臂抬到与肩头持平后,缓缓闭眼,嘴里开始念叨着一些什么词。

    她嘴里念出来的词,深奥难懂,压根听不懂半分,可,怪的是,随着她念词,我只觉得她抓住我的那只手臂愈来愈紧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感觉不是一条手臂抓住我,而是一根烧红的铁棍死死地贴近我手臂。

    这令我大汗淋漓,豆大的汗滴,宛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那小青草压根没停止,嘴里念词的速度愈来愈快,到最后,我已经听不清她念的是什么,觉得她的嘴唇在动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小青草到底什么身份,这么会如此神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她,压根不敢有半分松弛。

    同样,老王也是这样盯着小青草,没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这样的,我们俩人都盯着小青草,而小青草嘴里念词的速度愈来愈快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陡然停了下来,立马松开我手臂,然后猛地睁开眼。

    在她睁眼的一瞬间,也不晓得是我眼花了,还是咋回事,我居然看到一丝她眼珠闪过一道黄光,那黄瓜像极了蛇眼睛所散发的那种光线。

    咋回事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听到老王沉声道:“九伢子,这小姑娘的来头恐怕有点大,这事过后,你最好别跟她走的太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罢手道:“九伢子,相信我,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我望了望,又看了看小青草,也没说话,而小青草好似没听到我们的话,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墙壁,没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她怎么了,但老王说,有些人在施法时,不可被打扰,更不可被触碰。

    见此,我强忍心头的疑惑,也不说话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小青草。

    那小青草在原地足足愣了三十来秒的样子,这才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她这次吐字的速度极慢,每个字的拖音特长,宛如火车的鸣笛声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她念出来的每一个字,铿锵有力,整个地下世界都回响这声音。

    这令我跟老王面面相觑,谁也没说话,这是人能喊出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颤音道:“老王,她这是什么法术”

    老王没理我,双眼死死地盯着小青草,整个身体都开始打颤了。

    我拉了老王一下,又问了一次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望了我一眼,颤音道:“九伢子,这事过后,切记别跟她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说什么,但老王下一句话,令我哑口无言了,说:“记住,这不是招呼,而是命令,你敢违抗,我定让你父亲,关你十年紧闭,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听着的话,我的第一反应是老王这话不是开玩笑的,倘若我敢违背,我或许真的会被我父亲关十年禁闭。

    只是,让我不跟小青草一起,这未免太残忍了吧

    毕竟,小青草才帮了我。

    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小青草又有动作了,她先是将手臂朝十六阴阳柱指了过去,她手臂移动时,也不晓得是错觉,还是咋回事,我感觉好似有阵微风拂面而过。

    很快,她的手掌对准第一根阴阳柱,令我疑惑的是,她对准阴阳柱时,手指居然轻微的颤抖了几下,绝美的面庞更是溢出一点点细汗珠。

    咋回事

    难道是情况有变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老王看了过去,听到老王轻声道:“九伢子,莫急,要是没猜错,她这是用玄学的一种手段,以汗替物,一旦她成功了,或许真的能切断影子救出你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王也不再说话,双眼死死地盯着小青草,满眼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小青草,她双眼直视着第一根阴阳柱,手指轻微地颤抖着,嘴里则开始念词。

    她这次念得词,很怪异,只有一句话,那便是:“我认识你,我认识你,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,也不知道被她念了多少词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她猛地抬起左脚朝地面跺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脚跺下去,我只觉得脚下猛地晃动了几下,隐约能看到有泥土从墙壁掉下来。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