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0章 离开(下)
    我这样说,倒不是不相信老王,而是老王的话,真心令我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若说王一秀杀老王,我信。

    但若说老王杀王一秀,我却是不信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虎毒尚且不食子,更何况老王向来随和,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老王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九伢子,你觉得一个彻底扭曲的人,值得我继续留着她吗?倘若真的继续留着她,不但我会出事,你会出事,我媳妇会出事,我儿子会出事,就连你父母也会出事,在这种情况下,我只能忍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他猛地蹲了下去,抱头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我心里咯噔一声,看这情况,老王是真的杀了王一秀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我还是有些不相信,直到小青草拉了我一下,说: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有几分伤感的情愫在里面。

    这让我彻底信了老王杀了王一秀。

    只是…一时之间,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若说王一秀不是老王的女儿,我或许会好接受一点,但,只要一想到王一秀是老王的亲生女儿,却被老王给杀了,我心里总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或许,就如老王所说的那般,若不杀王一秀,很多人会收到牵连。

    又或许,这就是古人所说的,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大义灭亲。

    看似简单的四个字,能做到的人,却是少之又少,扪心自问,至少我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情有些沮丧,挨着老王蹲了下去,也不知道说啥话,就知道,此时老王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难受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,“老王!”

    他好似恢复了一些,扭头朝我看了过来,然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笑道:“没事,对了,你差不多可以布阵了,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我盯着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没事,当年一秀她亲妈也是我亲手杀得,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令我再次对老王刮目相看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老王到底是怎样的人,还有就是,他为什么会杀王一秀的亲妈?

    若说老王是绝情之人,我第一个不相信。

    而老王之所以这么做,估摸着是因为一些事,至于是什么事,我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能知道老王的事,估摸着只有几个人,一是老王自己,二是我父母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深呼一口气,也没往深处想,毕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就如我也有自己的故事,不然也不会有《抬棺匠》这本书。
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叫了老王一声,“那…我去布阵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朝我罢了罢手,示意我去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便打算着手布一字长蛇阵,由于先前老说,那些什么生存蚁会改善气场,我这次布阵也没捣鼓什么花俏的东西,直接那些圆石子拿了过来,然后盯着眼前的地方扫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次,我打算将一字长蛇阵布在我脚下,原因很简单,我脚下这片地方属于中心地带,将一字长蛇阵布在这个位置,能最大程度的压过别人布置的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打定这个主意,我先是将一颗石子放在地面,后是每隔三公分的位置,再摆上一颗石子。

    这一字长蛇阵不比其它阵法,极好布置,不到片刻时间,我将手中大部分的石子按照一字型摆好,而此时我手中仅仅剩了七颗石子。

    这七颗石子不能像先前那般随意摆弄,而是需要以法布置,说白了,我是打算用这七颗石子做一字长蛇阵的阵眼,只要不出意外,一旦我将这七颗石子布置下去,或许,我们三人真的能脱困而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