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7章 惊变(下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的第一反应是小青草肯定发疯了。

    但,下一秒,我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,原因在于,我眼尖的看到王一秀右手露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正悄悄的朝老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老王正在跟王一秀聊着什么。

    随着小青草的尖叫声一声,老王眉头一皱,扭头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猛地喊了一声,“小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王一秀的匕首猛地朝老王胸口插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突兀的变化令我懵了,彻底懵了,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匕首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老王好似早就猜到王一秀会有所动作一般,一把抓住匕首,任由匕首刺穿他手背。
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怒吼一声,猛地跑到老王边上,正准备伸手朝王一秀抓过去,老王朝我罢了罢手,淡声道:“九伢子,这是我的家事,你别插手!”

    “可,老王,她…她…已经完全被洗脑了,压根没打算认你这个当父亲的啊!”我急了,死死地盯着王一秀,倘若她敢有进一步的动作,我绝对不会顾及老王,会第一时间弄死她。

    “秀…儿。”老王抬头瞄了王一秀一眼,“你真的要杀我!”

    那王一秀也不知道咋回事,也没开口,而是朝我看了过来,要是没猜错,她应该是暗示老王,我是外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生出这念头的一瞬间,果不其然,老王朝我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九伢子,你带那姑娘先去布一字长蛇阵,对了,你身体被胶水淋过,也算是净身了,可以大胆去布阵了,我还是先前那句话,你布一字长蛇阵时,一定要以法布阵,唯有这样,我们才有出去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望了望老王,又看了看王一秀,心中有些拿捏不准,直到老王再次开口道:“九伢子,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放下心来了,便朝小青草看了过去,就发现她愤怒地盯着王一秀,双眼瞪得大如圆珠,我死劲拉了她几下,她才回过神来,对我说: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沉声道:“没事,我相信老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一把拽住她手臂,朝前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四五步的样子,我停下脚步,也没回头,沉声道:“老王,别忘了,你家里还有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的意思是,倘若王一秀真的冥顽不灵,就让老王下杀手。

    老王应该是听出我的意思,不咸不淡地说:“九伢子,我心里有分寸,你放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抬步朝前边走了过去,而小青草嘴里则一直嘀咕着,我认识你,我认识你。

    由于担心老王,我脚下的速度极慢,短短的几十米距离,我愣是走了五六分钟,直至走到出口时,我才算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!”小青草在我边上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怔,扭头朝她看了过去,就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好似有些急了,抬手指了指西边的墙壁,又指了指我,说:“

    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,不过看到她的动作,我隐约猜到一些,应该是在催我快点布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一想通这个,我也没犹豫,立马蹲了下去,捞起老王事先弄好的石头,随意掂了掂,就发现这石头好像有些沉重,比普通的石头要重上几分。

    更为怪异的是,我拿着这石头时,这石头边上居然传来一阵炙热感,这种炙热感,不像是那种被太阳晒过的石头,而像是放在火堆里烘烤过一半。

    捏在手里越久,那种炙热感越重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郁闷的,哪里敢犹豫,立马将石头扔在地面,然后取出其中一枚石子看了看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石子正常的很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这石子会传来这种感觉,当真是怪异的很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我本来想把这石子研究透彻,毕竟,这石子仅仅是被老王淋了一些蛇酒,以及念了一些咒。

    可,这变化却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但,考虑到小青草催我快点,我也来不及细想,便开始着手准备布阵。

    说到这布阵,除了前文所说到的,静其心,净其身,精其神三样前奏准备,而布阵时,也是讲究颇多。

    可,就我们目前这种状况,压根不可能讲究那么多,就如布阵时,肯定需要一张法坛,以目前的状况,别说法坛了,就连一张八仙桌也弄不出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在地面画了一张立体的八仙桌出来,然后又在八仙桌上面画了一些贡品啥的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没急着布阵,而是挨着八仙桌的位置跪了下去,嘴里默念了一些话,大致上是说,目前情况弄不来那些东西,只好以画代实了,还望诸路神灵莫见怪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,我足足说了约摸十分钟的样子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,便在捣鼓出一副阴阳卦,打算先打个卦,问问意思。

    令我欣喜的是,一副阴阳卦打下去,显示出来的是宝卦。

    这让我一直悬着的心,总算落实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清空思绪,开始布阵。

    这次布阵,不同以往的布阵,一来是处在地下世界,二来是老王再而三的招呼我,一定要以法布阵。

    所以,在布阵之前,我心里那个忐忑啊,当真是不知道怎样形容,就知道我拿第一块石头时,手指不停地打着颤,直到小青草拉了我一下,我才稍微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死是活,就这一次了。”我嘀咕一句,紧了紧手头上的石头,然后扫视了附近一眼,就发现想要布置一字长蛇阵的话,得挨着墙壁才行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们目前所在的这地方,气场邪乎的很,唯独靠近墙壁的位置,有一处约摸两米长,三十公分宽的地方,气场稍微正常一些。

    没敢有任何犹豫,我抬步走了过去,缓缓下身,在地面画了一个精巧的小火炉,一叠黄纸、三柱清香。

    这几样东西,我并不是随便乱画的,而是按照一定的方式画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