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6章 惊变(上)
    不想这个还好,一想到这个,我脸色立马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咋办?

    难道任由这些什么鬼东西敷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,我还得上去,还得去救莫梁跟温雪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深呼一口气,四肢缓缓用劲,想要挣脱出那种缚劲。

    可,无论我怎么使劲,缚在我身上的液体一动不动,将我整个身体死死地缚住。

    擦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只是一些癸尔胶加尸水,为什么会有这般威力?

    这不对啊!即便是再强劲的胶水,只要用水一冲,肯定会被冲淡一些。

    但,王一秀却是将这癸尔胶跟尸水掺在水中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坦诚而言,对于那癸尔胶,我了解不是很多,不过,对于尸水,我却是了解颇深,而根据先前王一秀所说,她在这里面加了怨气极重的尸水。

    用尸水加在癸尔胶里面,其作用应该不是让胶水变得更有黏性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可能性,那么,还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那便是,诅…咒。

    所谓的诅咒,是一种使用精神力,心力以及神识之力,最后再借助一些物质,便能达到诅咒的效果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说法,我仅仅是以前听人提过尸水的作用,说是用尸水能达到诅咒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怨念极重的尸水,能令诅咒的效果翻倍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明白先前老王的话了,难怪他会说,我身体会留有隐疾,难怪他后来又开始担心我的性格,捣鼓老半天,我这是被王一秀给诅咒了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直勾勾地盯着王一秀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特想冲过去打她一顿,这特么不是瞎闹么,仅仅是因为别人的几句话,居然开始怀疑自己的父亲,更是差点弄死我。

    那王一秀见我盯着她看,估摸着是觉得不好意思,立马低下头,也不说话,而老王则冲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伢子,秀儿刚才说了,再过一小时你身体的那股敷劲,便会消失,只是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我回了一句,“懂了,没事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也不再说话,老王则一个劲地朝我说:“九伢子,真心对不住你了,秀儿也是被外人蒙蔽了双眼,这才干出糊涂事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就朝王一秀看了过去,淡声道:“秀儿,可以告诉我,是谁怂恿你吗?”

    那王一秀一怔,死劲晃了晃脑袋,“我不知道,就知道那人每次找我都是一身黑衣服,他脸上明显没带任何东西,可,我看他脸时,总觉得他脸上好似蒙了一层厚厚的雾水,看不清他的五官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王好似想到什么,一把拉住王一秀,沉声道:“秀儿,你别说了,这事过后,你随我去一个村子,近十年时间都别出来,一旦出来,肯定会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,你是不是知道那人是谁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“知道,那人并不是现在的你,能得罪的,我只能告诉你,你目前能做的是,一小时后布一字长蛇阵,先逃出这里再

    说。”

    我本能的相再问几句,但,老王没给我这个机会,双目一闭,在王一秀边上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再问下去,只好躺在地面,静静地熬着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三人谁也没说话,整个场面静悄悄的,倒是一直愣在边上的小青草,也不知道她是多想了,还是咋回事,她看王一秀的眼神充满了杀机,就好似只要老王不在,她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过去,弄死王一秀。

    这让我很是想不明白,这小青草怎么会对王一秀这么大的仇恨,这不对啊!

    就在几分钟前,小青草看向王一秀的眼神,虽说有些厌恶,但绝对不会这般充满杀机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我本来想问小青草原因,但考虑到老王跟王一秀在边上,我也不好问出来,只能静静地躺在地面。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,你越是等它,你越觉得难熬。

    这不,短短的一个小时,于我来说,却宛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身体那股束缚感愈来愈轻,四肢微微用力,想要撑开,邪乎的是,虽说那股束缚感愈来愈轻,但无论我四肢如何使力,压根没半点反应,好像只能任其自动松弛一般。

    玛德,这到底是诅咒,还是胶水太好了啊!

    我不由暗骂一句,也懒得动了,躺在地面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七分钟的样子,涂在我身上的那层液体,宛如青蛇脱皮一般,从我身上陀脱落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我面色一喜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玛德,等了这么久,总算自由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起身,可,就在我起身的一瞬间,我立马感觉到身体上传来一阵异样感,那种异样感特别邪乎,说不清道不明的,就好似身上多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但,只要细细感觉,却又觉得浑身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诅咒?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隐瞒,就把我心里的想法,对老王悉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一听,冲我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九伢子,可能是诅咒的原因吧!”

    好吧,看这情况,很有可能真是诅咒了,这让我郁闷的很,但看在老王的面子上,我什么也不好说,只能淡声哦了一句,就说:“老王,那我先去布一字长蛇阵,你们父女俩好好叙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王一秀看了过去,笑道:“秀儿,我没事的哈,你千万别有心理负担,再有就是,老王对你真心不错了,小时候,我都羡慕你能有老王这么好的父亲,你可别伤透了老王的心!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王一秀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朝老王挤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跟王一秀好好说话,别因为我的事,导致他们父女俩的关系破裂。

    老王应该是明白我意思了,朝我说了一声谢谢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也不好再久留,便领着小青草准备去出口处布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走了不到七八步的样子,那小青草也不知道咋回事,赫然转身,猛地朝王一秀冲了过去,嘴里发出的声音,格外尖锐,直刺耳膜,令我下意识捂住耳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