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5章 尸水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名字,我脑子立马想起王木阳跟我说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按照王木阳当初所说的话,郭胖子一直跟在我身边,其目的很有可能是监视我,甚至有可能是为了谋杀我。

    可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我跟郭胖子的感情太久了,压根不是三言两语能表达出来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王一秀双眼一直盯着老王,颤音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那人告诉我,是你杀了我的亲生父亲,抢了我的亲生母亲,你是恶人,真正的恶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老王也不生气,笑道:“秀儿,你跟我相处了这么多年,你若认为为父是那种人,你拿匕首捅死我即可,你若认为父亲不是那种人,为父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,你以后照样是我的乖女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王缓缓闭上眼,也不再说话,就好似在等待王一秀的审判一般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里有些紧张,这王一秀从小便被人灌入一种思想,把老王当真了仇人,如今,已经过了十多年,那种情绪只会逐渐增长,并不是老王三言两语能压下去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敢犹豫,死死地盯着王一秀,只要她露出什么杀机,我绝对会第一次提醒老王。

    然而,令我没想到的是,王一秀盯着老王看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嘴里一直嘀咕着,“你不是我爸,你不是我爸,你绝对不是我爸!”

    足足过了一两分钟的样子,那王一秀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,还是咋回事,她手中的匕首很自然地滑落在地,整个人宛如泄了气的皮球,坐在地面,嘴里一直嘀咕着那句话,“你不是我爸,你不是我爸!”

    “秀儿!”老王缓缓睁开眼,抬步朝前边走了几步,缓缓蹲下,关心道:“秀儿啊,以你所言,我杀了你亲生父亲,你觉得以我的性格,既然杀了你亲生父亲,我还会收养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王一秀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头发,奋力晃了晃脑袋,乍一看,她整个人好似处在一种崩溃的状态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搞不懂他们俩人之间到底怎么回事,我更关心到底是谁在引诱王一秀,就朝老王喊了一句,“老王,找出背后凶手。”

    老王一听,抬头朝我看了过来,抛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我别操心这事,他会搞定。

    好吧,老王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躺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王估计是想到什么事了,暂时把王一秀撂在一边,抬步朝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望了他一眼,“老王,你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我说完,他朝我罢了罢手,然后伸手朝我身上摸了过来,待他手臂触碰到我时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浑身居然传来一阵酥麻感,就像是触电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咋回事?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般感觉。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连忙问老王:“老王,是不是这液体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他还是没说话,眉头却是越皱越紧,然后扭头朝王一秀看了过去,沉声道:“秀儿,这并不是普通的癸尔胶,你是不是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王一秀一听这话,扭头朝我这边看了过去,约摸看了七八秒的样子,他陡然哭了出来,颤音道:“九伢子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秀儿,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赶紧告诉我,你在这里面加了什么,否则,时间长了,九伢子会没命的。”老王估计是真急了,说话的语速格外快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在里面加了怨念极重的尸水。”王一秀颤音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吐出来,玛德,难怪我总感觉这水有问题,捣鼓老半天在里面加了尸水。

    等等,她平白无故加尸水干吗?

    还是加怨念极重的尸水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我脸色骤然一变,就发现老王整张脸都快拧到一块了,我问他怎么了,他也不说话,反倒是死死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差点没跳起来,又问了一句,“老王,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跟先前一样,盯着我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看老王的表情,我真心有点害怕了,主要是觉得这事太不正常了,以老王的性格,露出这种表情,足以证明整件事变得大条了。
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猛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王回过神来,朝我望了过来,颤音道:“九伢子,倘若你身体留有什么隐疾,还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别为难秀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具体是哪方面的隐疾,我还不知道,我只知道,你身体以后肯定会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真的郁闷了,这不是逗我玩嘛,就说:“那现在能帮我解开?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我奋力朝老王那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老王并没有急着替我弄开缚在我身体上的东西,反倒是沉声道:“九伢子,秀儿在癸尔胶里面加了尸水,想要令你身体恢复正常,一种是像我一样,用秘术解开,另一种是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说:“这个暂时先不说,等过了一小时,你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这不是瞎闹么,就说:“老王,就我俩的关系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王皱了皱眉头,“九伢子,相信我,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,这不是闹着玩呗,以我跟老王的关系,不相信他,还能相信谁,就说:“老王,你刚才不是说你有秘术能解开这玩意么?”

    这次,老王压根没说话,而是歉意的笑了笑,然后扭过头,盯着王一秀,沉声道:“秀儿,这次,九伢子出事的话,即便我要保你,也难留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,老王这语气是我会遇到性命危险啊!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刚才老王还说,我仅仅是身体出现一些隐疾,怎么现在却说会伤到性命。

    这令我有些摸不清老王的意思,不过,直觉告诉我,缚在我身上的液体应该有些来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