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3章 突兀
    一看到那身影,我整个人处于石化状态,双眼死死地盯着她,颤音道:“你…你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那身影微微一笑,在我身上瞄了一眼,冷声道:“你总算落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死死地盯着她,双眼满是不可思议,要知道,就在一小时以前,我跟老王还说她失踪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这才多久,她便出现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一声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缓缓朝我靠了过来,她的脚步极轻,嘴角一直挂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渐渐地,她离我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我想动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四肢压根动弹不得,特别是双手,就好似被固定了一般,压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一秀,你到底想干吗?”我盯着她,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干吗,仅仅是想请你去跟阎王爷作伴罢了。”她丢下这句话,从后边摸出一把匕首,那匕首只有一寸长,匕首尖端的位置,锋利的很。

    “我跟老王是忘年之交。”我冲她吼了一声,“你这样做,对的起你爸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连连,“先弄死你,再弄死那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彻底懵了,这王一秀不会是鬼上身了吧?

    为什么反差会这般大。

    在来地下世界之前,她可是口口声声要救老王,怎么到了地下世界后,她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得。

    “一秀,你是不是被鬼上身了?”我颤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边上,拿起匕首在我脸上磨蹭着,笑道:“九伢子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左手握拳,照着我肚子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她手头上的力气格外大,仅仅是一拳,我只觉得腹部宛如火烧一般,难受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力气怎么这么大?”我强忍腹部的疼痛感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!你觉得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再次紧握拳头,照着我腹部又是一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,她手头上的气力,明显比上次更大,我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,差点没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要不要再试试?”她冷笑一声,紧握拳头,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她,厉声道:“一秀,别让我有机会,我势必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冷笑一声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“你觉得你有这个机会吗?对了,忘了告诉你,要是没猜错,我那个所谓的父亲,此时应该跟你一样,四肢麻痹了,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啊,老王是你父亲啊!”我吼了一声,实在是无法接受这突兀的变化,要知道平日里,王一秀一直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,特听老王的话。

    而我从小到大,也一直拿她当姐。

    可,残酷的现实是,她居然要杀我。

    我真心无法接受这一现实,倘若说小青草忽然要杀我,我或许不会这般愤怒,心痛,但,王一秀跟我是一起长大的啊!

    这事搁在任何人身上,谁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那王一秀一听我的话,冷笑连连,整张脸都快扭曲到一块了,“父亲?哈哈,你说父亲,你难道不觉得我的长相跟老王他们相差太大了吗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一沉,还真别说,王一秀从长相来说,既不像老王,也不像老王媳妇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我曾跟老王开玩笑说,说他是不是被他媳妇给绿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听着这话,直觉告诉我,这里面有故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沉声道:“难道老王不是你父亲?”

    她深深地瞥了我一眼,也不知道她咋想的,抬手就是一拳砸在砸在我腹部。

    这次,她的气力比上次更甚,令我整个身体都弯曲了,就听到她说:“九伢子,你可知道,为了这一天,我等了足足二十一年,二十一年啊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懂,本想问她为什么,不过,看到她脸色不对,我没敢问出来,而是开始考虑逃生的法子。

    那王一秀好似看穿我的想法了,死死地盯着我,说:“九伢子,别想着有人来救你,在整个地下世界,目前只有你,我,老王以及那个女人,如今,你跟老王皆成了木头人,你觉得还会有人来救你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哈哈一笑,也不知道咋回事,约摸笑了三四秒的样子,她眼角滑过几颗泪珠,颤音道:“九伢子,你可知道我亲生父母正是死在老王手里,倘若不是六岁那年被人告知真相,我这辈子都会当老王是我父亲,最最最最敬爱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我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,估摸着是有人在从中作梗,再有就是,她很有可能不是老王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事,我一直没听老王提过啊,而且老王这些年对王一秀也不错啊,一直视她为己出,没半点偏心,有些时候甚至偏爱于她。

    “一秀,你是不是被人忽悠了?”我忙说。

    “忽悠?”她一怔,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觉得我有那么好忽悠吗?我既然决定跟你下来,自然有了十足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好似在权衡什么,又好似在考虑什么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轻声道:“九伢子,我一直拿你当弟弟,若不是那个人让我杀了你,我绝不会杀你,对不起了,若有来世,我做牛做马,也会尝还今世所欠下的债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朝我微微弯腰,再次开口道:“有缘来世再见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手中的匕首,猛地朝我喉咙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急了,真的急了,身体下意识朝后边退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,也不知道那什么液体起了作用,还是咋回事,我双腿跟手臂一样,压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整个人猛地朝后边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到砰的一声,我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,浑身的骨头宛如散了架一样,值得庆幸的是,她的匕首并没有刺进我喉咙,仅仅是划破下颚的些许皮肤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缓缓溢了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