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82章 净身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缓缓抬头,朝老王看了过去,颤音道:“这地方好诡异!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喜,颤音道:“你感应到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把刚才所感悟到的东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皱眉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你等会布阵的时候,恐怕得加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扭头朝边上瞄了一眼,脚步朝左边走了过去,在地面捡了十来颗石头,又掂了掂石头的重量,说:“就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我边上,将那些石头摆成一个卐字,又摸出他从石洞带出来的那酒壶,拧开瓶盖,嘴里念叨了一些听不懂的词。

    邪乎的是,随着他念词,原本黯淡无光的酒壶居然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惊的,连忙擦了擦眼睛,定晴一看,奇怪的是,那酒壶依旧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咋回事?

    是我刚才看花眼了,还是咋回事?

    我嘀咕一句,正欲开口询问,就发现老王猛地提起酒壶朝嘴里倒了一点酒水,紧接着,他一手摁在那些石头上面,也不说话,像是在感应什么,又像是在做什么法事。

    约摸过了半分钟的样子,他忽然张嘴,一口酒喷在石头上面。

    他这是干吗呢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令我诧异的事情发生,但见那些原本圆润的石头,毫无征兆地裂开一条细微的缝隙,紧接着,那缝隙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那石头竟然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老王对那些石头做了什么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

    古有吹毛断发的说法,而现在老王仅仅是喷了一口蛇酒,便将那些石头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完全超脱了我对自然界的认知。

    不对,肯定是我看花眼了。

    我死劲擦了擦眼睛,再次定晴看去,没错,那些石头真的一分为二了。

    “老王!”我颤音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冲我一笑,说:“没什么,一点小把戏罢了,对了,九伢子,我拿你当自己人了,这才在你面前没什么隐瞒,我们出去后,你可别把这里面发生的任何事说出去,否则,不但我会遭遇灭顶之灾,就连你父母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惊恐地盯着老王,颤音道:“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他重重地点了点头,说:“九伢子,这世界很大,万事都得小心为上,否则,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或许真如老王所说的那样,这世界很大,就说:“好,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任何事,我绝不会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王补充了一句,“即便是你那些兄弟,也不可提及。”

    我一怔,就想问他原因,却听到老王说:“别问为什么,相信我,我绝对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老王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就说:“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老王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:“行了,别墨迹了,赶紧拿这些石头布一字长蛇阵,记住,一定要一边感悟周边的气场,一边布置,一旦发现任何不对劲,立马停下手头上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老王又招呼了我几句,大致上让我布置一字长蛇阵时,一定要注意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对于老王的话,我一一铭记在心,也没多问,便开始着手布置一字长蛇阵。

    按照阵法所言,想要让阵法的威力变大,有三个条件,其一,静其心,其二,净其身,其三精其神。

    这三个条件的第一条件,我已经达到,可,第二个条件净其身却是有些难办了,原因在于,下到这位置后,我压根没看到什么水源,没看到水源,拿什么来净其身,至于第三个条件,精其神,这倒好做,主要是让自己的精神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朝老王看了过去,问道:“老王,这附近有水源没?我想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洗澡?”老王一怔,紧接着,他好似想到什么,忙说:“你等会,我给你提桶水,顺便给你加点料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王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在原地钻研了一下一字长蛇阵,约摸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老王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,老王手里多了一样东西,是一个袋子,不过,他手里的水桶不像是我们平常用的袋子,而是由几张蛇皮构成的袋子,长约六十公分的样子,宽度约摸三十公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这水珍贵的很,你省着点用。”老王将袋子朝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伸手接过袋子,邪乎的是,这袋子居然异常沉重,仔细一感受,至少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让我抬头看了看老王,就想问他为什么这么重,但老王没给我机会,说:“别耽搁时间了,再耽搁下去,我们恐怕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问,提着袋子,找了一处还算隐秘的地方,洗了一个澡。

    这洗澡有个讲究,不能像我们平常那般随意洗,而是需要将自身所携带的秽物除掉。

    而这个秽物说的并不是身体上的污垢等脏东西,而是一种气,严格来说,是一种霉气,用《易经》上面的一句话来说,出涕沱若,戚磋若,身。

    这话的大致意思是指人从出生起,便自带了一种霉气,想要除了这股霉气,得用无根之水除之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句话,不少地方的新生婴儿,出生后的第一件事,都会用露水给孩子洗个澡,再后来随着社会的推进,便将露水换成了温水。

    不过,时至今日,依旧有不少地方,保持着用露水给新生婴儿洗澡的习俗。

    而在这地下世界,想要找到露水显然不可能,只好随便找点水用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客气,打开那袋子,照着头上往下淋了下去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也不知道老王在水里加了什么东西,仅仅是淋了一下,我立马感觉到这水里有异样,原因在于,我发现我四肢竟然出现麻痹的状态,特别是双手,就好似被人涂了一层什么东西,将双手死死地黏住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老王在搞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正准备喊一声,偏偏在这个时候,一道我万万没想到的身影出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